|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四一章不要說不

第五四一章不要說不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21 06:19  字數:3604

蕭言聽到聲音轉頭看向兩人,在莫憐之前上前一步說道:「我是蕭言,這是我的妻子莫憐,我們是來找我們的兒子。就是小區門口,你抱走的孩子。」

他竟然說她是他的妻子,莫憐顧不得生氣,上前一步:

「大姐,我是孩子的母親,求求你,讓孩子回到我的身邊。」

說著說著,眼淚已經滾了出來。見兩個人不說在,莫憐雙膝一軟,就要跪下。

蕭言大手扣住她的手臂不讓。

「憐憐。」

莫憐一把揮開,直接跪了下去。

「求求你們,求求你們。」

「你別……別這樣……快起來……我們沒說不讓……」

那婦人和男人看到莫憐突然跪下的時候,立刻有些慌了,手忙腳亂的去拉莫憐起來。

「大姐,你真的肯讓我帶走孩子嗎?」

莫憐哭的眼睛紅腫,聽了婦人的話一臉驚喜的看著她……

「我們願意,只是……」

「只是什麼……」

莫憐的心再次被懸了起來……

「前天,我們去忙農活,孩子就和隔壁的孩子一起玩,我們傍晚回來孩子就不見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找到……」

雨,一直在下,淅淅瀝瀝……

「天天!」

病chuang上發高燒昏迷了兩天的莫憐突然睜開雙眼坐起身……

「憐憐。」

蕭言看著臉上沒有血色的莫憐,不由心疼的伸手……

莫憐無力抬手揮開,只是側臉避開了蕭言的碰觸。兩天未進食。身體很虛弱。空氣中熟悉的消毒藥水味道。天花板一片白。她在醫院。最後的記憶停在婦人說孩子不見了,一直沒找到……

心,沉入無黑暗裡,無邊無跡。

緩了一會兒,莫憐直接拔了點滴,掀開被子。

「憐憐,你在做什麼!」

蕭言伸手不及,只見莫憐手背上被拔掉的針管。血珠從針孔里滲出來。莫憐沒應他,腳踩地,頭重腳輕,差點跌倒的坐回chuang上,眼前一陣陣發黑。

「躺下,再休息一會兒,我們去機場。」

蕭言伸手要扶莫憐躺下,莫憐避開他的手,轉頭看向蕭言。眼底一片沉似寒譚,深不見底。面上無一點血色。唇瓣乾裂,有些艱難的蠕動著唇瓣。語調很輕的說道:「我要找天天。」

不是請求,而是決定。

「你,不能去。」

蕭言開口……

莫憐臉色變了,身體因湧起的怒氣而輕顫著,手撐在chuang上,用力的捏緊被單……

飛了六個多小時回到虎林,莫憐坐在計程車的後車座,閉上雙眼,身體好像已經綳到極點,靠著一股意志力支撐著。

人最怕就是有希望,再失望,這種感覺會讓人絕望。

如同,有天天的消息。

心底的難過一層層堆積,讓她很累。只是,她還不能倒下。莫憐只覺得傷痕纍纍的心又被戳了一刀,氣血翻湧,眼前又一陣黑……

****

醫院

vip病房,窗檯邊插著一束黃玫瑰,香味隨著微風飄散在整個房間,讓病房裡的消毒藥水味散了許多。病chuang上,莫憐安靜的躺在上面,毫無血色的小臉,瘦的已經只有巴掌大了。本來明亮的眸子,整個深凹下去,盡顯憔悴。

一邊的點滴正以緩慢的速度在輸著營養液,她還沒有蘇醒的跡象。蕭言坐在病chuang邊,這兩天,不僅莫憐沒有睡好,他也沒有睡好,昨晚更是為了照看她一會兒也沒眯眼。

大手憐惜的撫過她蒼白的小臉,他沒想到小溪會暈倒,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躺在chuang上的人,總算睜開雙眼。

「憐憐,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蕭言也是一臉憔悴,在看到莫憐睜開雙眼的時候,臉上難掩驚喜。莫憐的臉上沒有任何變化,雙眼安靜的盯在某處,其實醒了一會兒了。

「你現在很虛弱,起來做什麼?躺好,醫生說你需要好好休息。」

蕭言見莫憐直接撐著雙臂要起身,立刻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微用力,用不傷害她的力道不讓她從病塌上起身。

莫憐的身體很虛弱,蕭言用了一點力道,她便不能再動彈。試了一下,用盡全力也沒撼動他分毫反而讓自己整個虛弱無力的癱在chuang上。

「我餓了。」

開口,聲音乾的厲害。蕭言一聽莫憐要吃東西,立刻從一邊拿過保溫盒打開,倒出裡面的粥,一邊把病塌搖起來。端著粥坐到一邊略帶強勢的說道:「我喂你!」

「我自己可以。」

莫憐聲音很虛弱,每個字都很輕。

「憐憐,別逞強。」

蕭言沒把碗遞過去,她現在虛弱的根本就不能自己吃東西。舀起一勺子粥送到她的嘴邊,莫憐沉默了一秒,沒再反抗的張嘴把粥咽了下去。

一勺又一勺,她吃的很慢,蕭言喂的也很有耐心。遠遠看來,很像一副美麗的畫,男人情深,女人嬌柔。

虎林趙剛家,趙剛摟著馮雪躺在chuang上,心裡惦記的卻是莫憐,幾天沒有她的消息,他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想什麼呢,好獃呀——」馮雪嬉笑著,把手在趙剛眼前晃了晃,試圖喚起他的注意力。

「額,沒什麼……」

她滑膩的肌膚在他手指碰觸的同時,忽地僵了下,微用力抬起,趙剛端詳著她,「寶貝兒,要不要來一次。」

馮雪屏住了呼吸,惶恐的看著他,她剛做完人/流沒多久。還不敢做那事兒。久久。牙齒間迸出兩個字,「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