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四零章莫憐思子

第五四零章莫憐思子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19 17:43  字數:3571

(ps:感謝毒哥,哈哈嗯啊的禮物,么么噠,食指的傷口不大,可是打字還有點痛的,~~~~

莫憐腳步未頓,大步衝過去。。。人剛靠近車邊,立即感覺有酒氣鋪天蓋地而來,不由皺鼻。

車窗是打開的,她的前男友蕭言坐在駕駛座上,車裡正放著熟悉的旋律,沉浸在回憶中不可自拔。曾經的溫柔甜蜜,回憶彷彿穿過千山萬水踏行而來。

熱戀的第三個月,他們一群人去ktv,莫憐點了一首《有你的幸福》,握著麥克風唱著情歌,他當時喝的有些多,與她對唱,四目相交,情深意濃。

急促的腳步聲把他從回憶中帶離,緊閉的眸子突然睜開轉頭看向她,目光深情眷眷,時間彷彿倒回。

「蕭言,天天在哪裡?快告訴我!」

美好被打破,天堂跌至地獄。

「快說呀,天天在哪裡?」

想當初,莫憐年少不更事,一次不小心,有了這個叫天天的孩子,可他們當時都是十幾歲的年齡,孩子沒養多久,便被蕭言偷偷丟在了一個小區門口,待莫憐得知了情況,再回去找,孩子已經不見了。一氣之下,她和蕭言分了手。趙剛只知道莫憐有過男朋友,卻不知,她還有一個兒子。

莫憐見他不說話,語氣更急了幾分。拉開車門,身體微向前傾,手用力的扣在他的肩膀搖晃。近在咫尺的臉,還是讓他如此怦然心動。酒意侵襲。借著酒意。蕭言手臂突然攬上她的腰。帶著酒氣的薄唇貼上她一張一合誘/惑著他的紅唇,攫取屬於他的幽香。

跌進蕭言的懷裡,莫憐第一反應就是抗拒。手抵在他的胸口,身體往後退。蕭言不容她掙扎,手緊扣著她的腰身,一手穿在她的黑髮里壓向他的薄唇。

緊閉的牙關,莫憐眼底染上怒意,掙扎的身體突然安靜了下來。牙關緊閉僵硬的趴在他懷裡。

吻的熱情的蕭言急切的橇著她的牙關,察覺到掙扎的嬌軀突然安靜下來,激烈的吻也溫柔下來,有耐心的舔著她的唇角,誘哄她打開牙關。

本以為她順從了,可哄了半天莫憐還是緊閉著牙關,蕭言這才察覺到不對勁。酒意朦朧的眸子突然睜開,借著車內的燈看著一臉怒容的莫憐,心下一沉,禁錮著的力道不由鬆開。

「蕭言。你太過分了。」

手背用力的擦過唇角,憤怒的聲音帶著輕顫。莫憐氣的身體都在抖,他怎麼能拿天天的下落來騙她。不再看蕭言一眼,莫憐咬著牙,紅著眼眶轉身就走。

「憐憐。」

心中一慌,蕭言立刻下車要追,酒喝的過多,酒意上腦,下車過急頭一陣暈眩。手撐在車門上,那股昏眩過去後,莫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視線里。

夜深人靜,都已入睡。蕭言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吵到別人,剛剛莫憐的眼神著實讓他慌。無節奏的一邊敲門,一邊叫著莫憐。

「憐憐,開門。」

門內莫憐一回來就直接走進書房,坐下後氣也未消,胸口不停上下起伏。天天的下落對她來說有多重要,他不會不懂。為了半夜讓自己下去見他,他竟然拿這個為借口,實在太過分。

僵持不下,她不開門,他就不停的敲門。耳邊隱約聽到門外傳來怒罵聲,是同一層其他戶的用戶半夜被吵醒,三字經都罵出口了。

「蕭言,你鬧夠了沒有,我不想見到你,再鬧我就報警了。」

說完,就要甩上門。

「唔……」

門縫被什麼卡住,她關門的力道很大力,在看到讓她無法關上門的是他腿時,莫憐推門的力道一松。趁機,蕭言人已經跛著進了門,順手關上。

「出去!」

莫憐眉頭一皺,伸手就要拉門。

「憐憐。」

手還沒碰到門把,蕭言已經一手扣住莫憐纖細的手腕,剛扣上卻被莫憐一把甩開,目光含怒的看著蕭言:「我說出去!」

「我沒騙你!」

蕭言腿上一陣陣痛楚襲來,臉色也是白的嚇人。一手撐在牆壁穩著自己的身子,目光專註的看著莫憐。

心,有鬆動。雙手慢慢握成拳,努力的壓下心中再次湧起的激動,害怕又失望不敢寄予太大的希望。可又太想找到天天,不想放過任何的希望。矛盾,讓莫憐情緒起伏的厲害,唯有用力的咬著唇瓣來讓自己鎮定一些。

音顫的厲害,心口無法壓制的酸澀,她真的好想孩子。

「天天,在哪?」

激動之下,她竟然暈了過去……

夜,漸深。

莫憐昏昏沉沉入睡,這g,睡的並不是很安穩。鬢角細細的汗滴,又墜入無邊無境的噩夢中。

「天天……天天……」

喃喃輕語,眼角濕潤。蕭言坐於g邊,酒早已清醒,看著陷入噩夢中的莫憐,心底最後一點掙扎也被壓下。

側躺下,環住她纖細的雙肩。安撫的拍著她的後背,感覺到懷裡因噩夢輕顫的身子慢慢平靜下來,黑暗中那雙單鳳眸顯得越發深沉,眼底儘是痛楚。這半年多,他究竟做了什麼。

****

清晨五點多,天還蒙蒙亮,兩人一前一後沉默的出門下樓。他的秘書已經拿著機票等在樓下,莫憐先上的車,蕭言隨後上車,兩人坐好車已經向機場開去。

「你的腿……」

昨天她關門的力道有些大,雖然後來有做簡單的處理,可是一早起來,腫的很厲害。她心繫天天,收拾簡單的行李的時候,明明看到他的腿腫的厲害,走路都是一跛一跛的,可……

「沒事。」

蕭言淡淡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