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三八章壞壞的小雪花

第五三八章壞壞的小雪花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18 14:51  字數:3429

他不走,她走!

賀雲飛見她下車,喊了她一聲便也跟著鑽出車去,然而,就在他從車尾繞到她那邊時,如涵卻又鑽回了車裡,急切地對司機說:

「師傅,快開車!」

「如涵!」

司機速度也快,腳下油門一踩,計程車如利箭般射出,賀雲飛撲了個狗吃屎,待他從地上爬起來,出租早已絕塵而去。

望著計程車消失的方向,他眸底滲出一層陰冷:

「如涵,我不會讓姓辰的搶走你。」

「師傅,到辰氏集團!」這是如涵最先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

從計程車上下來時,逸雪正和一個男人在公司門口說話。

他身姿挺拔,笑意清淺,雙手插在口袋裡,有風吹過,衣角輕舞飛揚。不知是感覺到她的目光,還是早已知道她來了,她的目光剛停落在他身上,他便轉頭,深邃的眸子朝她看來。

他朝她勾勾唇,墨玉的眸掃過她脖子上的絲巾時,眸底划過一抹壞壞的笑意,轉頭對那男人不知說了句什麼,對方笑笑,然後轉身離去。

如涵下意識地拉了絲巾,才抬步朝他走去。

逸雪頎長身軀往身後的大理石牆上隨意一靠,神色慵懶地看著朝他走來的如涵。這小丫頭,難道是想她了!

「如涵!」

又一輛計程車在路邊停下。車裡的男人一下車便疾步朝前面身著職業套裙的如涵追去。急切的叫喊聲引起了三兩個行人的側目。

逸雪眸色遽然一深。兩道英挺的眉凝出一分鋒利,前一秒還悠閑慵懶的男人下一刻發散出的氣息便沾染了一絲凌厲。

好一個賀雲飛,竟然還敢出現在如涵面前!

如涵也是一怔,驚愕轉頭,清眸觸及快步走向她的賀雲飛時,秀眉擰成了一線,強壓下心裡的怒意,冷冷地問:

「賀總。你跟著我做什麼?」

賀雲飛眼睛瞟向幾米外的頎長身影,心思微動,伸手就去抓她的手,如涵似乎防著他,身子立即往旁一避,他落了空,也不惱,反而語重心長地說:

「如涵,你仔細考慮一下,要知道。我比辰逸雪更適合你,你應該和我在一起。」

「賀雲飛。我們沒有任何可能的,你走吧!」

公眾場合,如涵強壓著滿心的火,轉頭看向那人,見他噙著一抹譏諷站在原地未動,一雙黑眸深幽莫測,她心頭突突一跳,不再理會賀雲飛,快步朝他走去。

「如涵,等等我。」

賀雲飛臉色變了變,急忙追著她的腳步。

如涵離逸雪五步遠的時候,他身上的冷冽氣息斂去,薄唇微勾,抬步上前,骨節分明的大手伸過去握住她的手腕,動作自然而然,那柔軟細膩的觸感透過掌心傳遞到大腦時,他心裡不由一軟,溢出薄唇的嗓音低沉中多了許多溫潤:

「怎麼不上班,到我這裡了,是為了躲他嗎?」

如涵身子微微一僵,看來逸雪都猜到了,他凝視著她的目光深邃魅惑,似強烈磁場吸引著她,無法移開。

微怔間,逸雪修長的手指伸向她耳際,動作輕熟地取下絲巾,露出她脖頸上清晰的粉痕。

「涵涵,這條絲巾不適合你,我送你條合適的。」

耳畔鑽進逸雪促狹的嗓音,如涵驀然回神。

他微翹唇角,把有著她氣息的絲巾放進口袋裡,眼角餘光掃過身旁賀雲飛陰沉的俊臉時,輕聲說道:

「涵涵,不要理他,當他是空氣!」

賀雲飛心裡燒了一把嫉妒的火,俊美的臉龐青一陣白一陣,如涵脖頸上的吻痕映在他陰鷙的眼眸里,立即化為鋒利的刀子射向逸雪握著她的那隻大手,恨不能把他的手給跺下來。

「辰逸雪,你放開如涵,實話告訴你,你別以為我會在乎你,我不會放棄如涵的!」

賀雲飛伸手就想把如涵拽過來,卻不想,他的手連如涵衣角都沒沾住,她眨眼間便被拉進了逸雪懷裡,某人剛才還抓著她手腕的大手此刻竟然攬在她纖細的腰間。

對方動作之快,讓賀雲飛震驚又惱怒。

如涵臉色很難看,顧不得攬在腰間那隻大手和此刻與逸雪的曖/昧姿勢,惱怒地瞪著胡言亂語的賀雲飛。

「涵涵,你會給他機會嗎?」

逸雪唇際溢出低沉的笑聲,半眯的眼睛裡卻是點點冰冷,垂眸,溫熱的氣息噴洒在她耳際,握著她手的力度悄然加重。

「不會。」

如涵吃痛地蹙眉,看也不看賀雲飛便否定了他的一廂情願。

「那他來幹嘛的?」

「不知道!我想他該離開了」

逸雪俊眉斜挑,清冽的眸子里漾起一抹贊同的淺笑,映著從雲層里折射下來的暖陽,本就精緻的五官俊美得眩人眼目。

如涵被晃得心神再次一恍。

賀雲飛氣得要炸了。

她居然和姓辰的你一言我一句,撇清和他的關係不說,還視他為空氣。

心頭的火要是不發泄出來,他覺得自己肯定會立即死掉。

「要想追涵涵,要先問問我同意不同意,賀雲飛你聽好了,涵涵是我的,休想打她的主意!」

逸雪終於轉過臉,正眼看他,話語里的嘲諷和不屑不加掩飾。

賀雲飛眼裡閃過殺人的恨意,伸手再次朝如涵襲去,有著不把她搶回來誓不罷休之勢:

「辰逸雪,你放開如涵!」

和剛才一樣,逸雪攬著如涵往後退開一步,他抓了個空,滿心地不甘和嫉妒化為惱怒的低吼,見周圍很快有人駐足來看,他眼裡閃過陰鷙,繼續說:

「辰逸雪,你也聽好了,我說不放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