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三七章賀雲飛大鬧

第五三七章賀雲飛大鬧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17 00:00  字數:3541

第二天一早,不知這男人幾時醒來的,待如涵睜開眼睛,已不見了他的蹤影,只在桌上留下了紙條:「涵涵,牛『奶』和麵包在冰箱里,記得吃。」

如涵舒展了一下身體,披了件衣服,去洗手間洗漱,看到鏡子里的自己,不禁被嚇到。

脖子上的吻痕不僅變得鮮活嬌艷,還密密麻麻的布滿了白嫩的頸項,她抬手『摸』向唇邊,紅唇咬了又咬,終是忍不住埋怨:

辰逸雪,你個壞蛋,要害死人啦!這該怎麼出門呀!

他居然連她唇邊也留下了吻痕。

還那麼清晰,醒目,只要不是瞎子和白痴,定然一眼看出那是吻出來的。

從樓上下去時,保鏢告訴她,逸雪已經出門了,說是下午回來接她去機場,如涵的下意識拉了拉衣服,到餐廳吃了早餐。還沒到中午,逸雪便打來電話,讓她在門口等他,帶她吃過飯再上飛機。

「好,我收拾完行李,就到門口等你。」聽逸雪說可以回海城了,如涵自然高興,在她心裡,還是更喜歡他們在海城的家,有家的味道。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37

「行李不用收拾了,就放在這裡吧,有時間咱們再過來玩。你穿好外套,出門就好。」如涵樂得輕鬆出門,換好衣服,到小區里的公園等她,保鏢聽從逸雪的吩咐,與如涵保持著幾米的距離,跟在她身後。

兩人乘坐下午的飛機,兩個多小時後,回到了海城,幾日不見姑姑,如涵唯恐她擔心。下了飛機,和逸雪道別,直接到了姑姑家。

年休假也到時間了。第二天如涵便回周刊上班了,剛進辦公室。秘書便跟了進來彙報工作:

「沈經理,崔總回來到他辦公室去一趟,他有事找你,還有一個人,這幾天常過來找你……」

劉秘書有些遲疑,如涵抬起頭,清眸淡淡地掃過她眉間的猶豫,片刻後。淡然開口:

「是誰?」

「是賀雲飛……」

秘書知道些如涵和賀雲飛之間的瓜葛,暗自為她擔心,卻不好說出口。

如涵唇角彎了彎,只是笑意未達眸底便隱退,輕緩平靜的聲音,滲著一絲涼薄之意:

「哦,他再來找我,就一直說我不在。」

賀雲飛,口口聲聲說喜歡他,卻一直用一種她不能接受的方式。試圖得到她,實際上卻傷害她,她根本不想理會這個男人。視他為空氣,就是對他最大的蔑視。

「沈經理,賀雲飛說找你有公事,但我覺得,他只是找了個借口,你要是不想理會,就別搭理他了。」

李秘書比如涵年長,除去秘書的身份,她待如涵還像大姐姐一樣。賀雲飛的所做所為實在讓她看不起。

「放心吧,我會掌握好分寸的。」如涵把手中的文件放在桌子上。便起身向外走。

李秘書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咽了回去。只是目光追隨她離去的背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37

一大早就聽到賀雲飛這個名字,如涵心中憋悶,只想出去透透氣……

天涯周刊對面的咖啡館裡,賀雲飛和一名金髮男子臨窗而坐,聽秘書說如涵不在,他心情不佳,回答金髮男子的問題也心不在焉。

「賀少對沈小姐還是有情的吧?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把她搶過來?」

金髮男子名叫戴維,是賀雲飛最好的朋友,他把他的心不在焉看在眼裡,藍眸瞟向對面的大廈,低沉的話語字字觸動他的心:

「你對她難以忘情,就該想辦法把她追到手,你又不比那個叫辰逸雪的差,怕什麼!」

賀雲飛眼底閃過一絲掙扎,他是對如涵沒有忘情,這些天他和情人在國外玩,心裡總是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如涵的臉,回到海城後,看到逸雪和如涵在一起的新聞,實在受不了,他才到天涯周刊找如涵。

說話間,賀雲飛望向窗外,側目,不經意一看,正好看見魂牽夢繞的女子從對面大樓里出來,他眸『色』一亮,抬手指向窗外說:

「她就是如涵。」

金髮男子哦了一聲,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身著職業套裙的窈窕女子從天涯周刊大樓出來,她杏眸清亮,肌膚白皙,舉步間柳腰款擺,分明風情萬種,卻又讓人覺得淡雅高貴。

「原來如涵小姐那麼漂亮又有氣質,難怪你難以忘懷!」

金髮男子嘴角輕勾,藍眸里浮起一絲興味和驚艷,他一向喜歡美的事物,美女更是他所愛,憑他閱歷美女無數,在他眼裡,這個叫沈如涵的女人絕對正點。

賀雲飛的心跳突然加快了速度,定定地盯著走出公司大樓的如涵看了幾秒,突然起身,丟下一句「戴維,你等我一下!」

話音未落,人已然離了座,朝著門口方向小跑而去。

戴維唇邊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看了眼賀雲飛離去的方向,又轉頭看向窗外……有好戲看了!

「如涵,等一下!」

見如涵坐進計程車,賀雲飛顧不得急馳的車輛便沖向馬路對面,急切的聲音混著尖銳的喇叭聲鑽進如涵耳里,她眉心微微一蹙,抬眼,看見一道白『色』身影從一輛車後跑過來。

「如涵,我們聊聊好嗎?」

如涵只是微怔間,賀雲飛已撲到計程車前,氣息不穩地雙手按在車租車頂上,垂眸,目光灼熱地凝視著車內的她,話音未落,又伸手拉開車門。

「我有事,改天吧!」

如涵的冷漠好似一盆涼水給他當頭澆下,賀雲飛俊臉僵了幾秒,反應過來後,似乎覺得她生自己的氣是應該的,便又開口道:

「如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