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三四章吃遍天下美食!

第五三四章吃遍天下美食!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13 17:13  字數:3506

(ps:我的夢想之一:和我的他,視每一天為初見時,沒有爭吵,沒有埋怨,心裡唯有彼此,相扶相依,吃遍天下美食!最後一句是重點,哇咔咔,on_no哈哈~

逸雪額頭划下三條黑線,嘴角抽搐,強忍住笑:「正好趁這個機會可以減肥!」

「逸雪,我恨乃!」

「恨也是不許吃!」

「嗚嗚……我要離家出走!」如涵赤/裸裸滴威脅。

「小丫頭,想離家出走是嗎,那我問問你,離家出走你住哪裡?」還差一點點,逸雪就要笑崩了。

如涵扁扁小嘴,說:「住旅店,吃泡麵!」如涵委屈的模樣讓逸雪看了一陣心疼,這樣根本是找虐受!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菜都做好了,快吃你的肉去吧,真是不肉不歡的小饞貓!」逸雪把一盤桂花烤鴨放在桌上,立即吸引了如涵的目光。

「哇,看上去真不錯,一定是酥酥嫩嫩的。」

小饞貓拿起一隻鴨腿,臉上滿是享受的表情。

「涵涵,吃完飯我還要去公司,你自己在家,如果悶了,可以出去走走,但不要走太遠,這附近人少,恐怕不安全。」逸雪一邊吃面一邊叮囑如涵,小丫頭只顧吃,哪裡聽得進去,只是「嗯嗯」的答應著。

逸雪走後,如涵看了會電視,覺得無趣,索性睡了一覺,中午隨便吃了點早上剩的菜,便眼巴巴地盼著逸雪回來,因為逸雪許諾,晚上回來接她,去餐廳吃大餐。

逸雪是個守諾的人。只要說到,便會做到,天色剛暗。他便打來電話,讓如涵穿好衣服。準備下樓,他二十分鐘後就到。在屋子裡悶了一天,如涵換了件外套,就早早出門等候了,走著走著,到了一座小亭子前,微微涼風襲來,顯得更為幽靜。

如涵只顧欣賞住宅區附近的精緻。卻沒注意到,有兩個人早就盯上了她,見四周無人,便湊了上去。

「小妹妹,幹什麼,一個人出來,不悶嗎?」一個瘦高個的男子先湊了上來。

看這男人的相貌,聽他說話的口氣,如涵立刻警覺起來,她料定。此人並非善類。

「妞兒,陪哥哥們玩玩,怎麼樣。一個人多無趣,哥哥們保證讓你欲/仙欲/死!」

「你們走開,我男朋友馬上就會來找我了,我在等他。」

如涵一臉緊張的看著面前流里流氣的兩個男人,剛打完電話的她手裡還緊緊捏著手機,話音落,其中一人便把咸豬手伸了過來,試圖摸她的臉蛋,笑得無比齷/齪:

「你想要男朋友啊。哥哥一會兒給你當男朋友,放心。哥哥一定很溫柔很溫柔地對你。」

她頭一偏,男人的手落了空。臉色不禁一變,如涵急切之下,緊張地說:

「你們要我陪,也不是不可以,不過——」

「不過什麼?你說,哥哥都滿足你!」

那個男人臉上剛浮起的陰冷立即退了去,換上一臉淫/盪的笑,色/眯眯地看向她胸/部,雖然光線昏暗,但如此近的距離,他當然能看清這是個絕色美女,那性/感的身材,光看看就銷/魂,更別說嘗了……

「是啊,有什麼要求趕緊說,說完趕緊陪哥哥們玩……」

如涵被兩人盯著,胃裡一陣噁心,面上卻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眨著眼睛說:

「我要是陪了你們,能做你們的女朋友嗎?」

「可以,這麼漂亮的妞,做哥的女朋友。」

「做我女朋友,我喜歡!」

那兩個男人同時開口,然後又相互對視一眼,臉上浮起不滿。

「可是,我只能做你們其中一人的女朋友!」

如涵清澈的水眸定定地看著站在右邊的男人,說道:「打倒他,我就是你一個人的了!」

昏暗的光線下,如涵如水的眸子說不出的清亮璀璨,那個男人臉上有瞬間的恍惚,然後轉頭,惡狠狠地看著身旁的同伴,二話不說,揮拳就朝對方臉上招呼……

「你為什麼打我!」

「誰讓你跟我搶女人,打的就是你,美人兒你退開幾步,別傷著你。」

「好,你以為我怕你,誰贏了這妞就是誰的。」

這變化太戲劇性了,可是如涵沒有心思站在原地看他們打,等他們分出勝負。

雖然她用計控制了那個男人,讓他對同伴出手,但她心裡沒底,不知道能控制對方多久,見他們打在一起,她轉身就溜。

那兩人越打越惱,一時間無心顧忌她,連她拔腿跑掉都不知道。

如涵跑出好遠又回頭去看,見那兩人已經滾在地上,都不讓對方起身,她長長地吐出一口氣,放慢腳步,心裡又得意起來。

雖然看著兩個混混讓人作嘔,但現在能輕易的控制那個混混的心智,這也是值得她興奮的。

她低著頭,想得太過出神,連前方有障礙物都不知道,直直撞上那堵堅硬的冰牆,撞得她鼻子生疼,哎喲一聲,驚愕抬眼,看清面牆這堵牆時,小臉驀地一變,結巴地道:

「逸雪哥!」

「怎了,涵涵,跑的這麼急?」

逸雪高大的身影如一道陰影籠罩下來,搶走她頭頂上那朦朧月光。

如涵很快調整好心緒,抬頭對上他關切的眼神,無辜地搖搖頭,又垂下眼帘,再開口,聲音里滲著隱約的後怕:

「我也不知道,剛才那兩個混混攔住我的去路,讓我陪他們玩玩,後來我用了點小計謀,他們就自己打起來了。」

「哦,是嗎?」

逸雪的眸子幽深莫測,抬眼看向遠處還沒分出勝負的兩人,心中憂慮,他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