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三三章不遠萬里來看你

第五三三章不遠萬里來看你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12 22:12  字數:3459

ps:感謝毒哥、970856的禮物,么么噠

坐了兩個多小時的飛機,如涵抵達了虹橋機場,天色漸晚,走出人流洶湧的機場,他提著行李叫了計程車,將地址告訴了司機。追小說哪裡快

黃昏的上海,霓紅閃爍,非常熱鬧,如涵目光一直落在窗外,這樣一個城市,與海城有著完全不同的風格,更加現代、時尚,讓人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它!

計程車行駛了近40分鐘,抵達了一處高級住宅區,如涵付了車費,提著行李沿著紙條上寫的編號逐間逐間地找了起來,逸雪房子是八巷五幢八號,那她還要走三條巷口然後找到逸雪的房子。走在漆黑的小道上,如涵沒有任何的恐懼,反而心底多了一抹喜悅,是很快能看到他的喜悅。

「小姐,這裡是住宅區,沒有出入證,不能進去!」

剛巡邏到四巷的保安立刻把如涵攔了下來,如涵聽不懂上海話,忙地取出紙條,保安掃了眼紙條上的內容,然後取出手機拔打了一組號碼,響了數聲都沒有人接,保安把如涵帶向保安室,這時一部跑車駛了進來,保安立刻向車主行了個注目禮。

人高馬大的保安站在她前面,如涵並沒留意開車的人。打了幾次手機,逸雪的手機都是關機的,時間一分一秒地流走,待在保安室的如涵坐立難安,絞盡腦汁想竄出保安室,前腳一出,保安後腳踏了回來。如涵那張俏臉頓時出現了沮喪的神色。

逸雪哥。你在哪?!

……

「涵涵。真的是你嗎?」

正當她感覺緊張無助的時候,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如涵循聲望去,正是逸雪站在門口。

「真的是你!我剛剛開車過去,看到一個女孩兒特別像你,原來真的是你!」

看著彷彿從天而降的逸雪,如涵立刻飛奔到他懷裡,可憐兮兮地說:「小雪花。我好想你,打你手機打不通,我好著急!」

「額,一定是手機沒電了,一直在忙,沒注意手機,你這丫頭……」看到如涵的剎那,逸雪的心情沒法用言語來表達,她的到來讓他又氣又開心,氣得是她不顧安全。獨自一人來找他,開心的是。闊別幾天,又能看到朝思暮想的她。逸雪把如涵緊緊地抱在懷中,溫暖的擁抱讓如涵眼淚更加洶湧,逸雪俯身,一一把淚吻干,只分開幾天,在他們感覺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般久,兩人離開了保安室,一前一後走在漆黑的小道上,上海的夜還是很冷的,在外邊呆了這麼久,如涵不禁打了個噴嚏

「怎麼,凍到了吧,你這個小壞蛋!偷著跑過來,也不告訴我一聲!」

「……」

如涵委屈地扁了扁嘴,抓著逸雪衣角的小手緊了緊,這細微的動作讓逸雪硬不起心腸,這丫頭都是因為忍受不了相思之苦,所以千里迢迢來找他,他能氣什麼?!

「洗個熱水澡,暖和一下冰冷的身子。」

逸雪把如涵領進門,一邊說一邊往主卧走,幾分鐘後,浴缸被放滿了熱水,如涵進了浴室,脫了衣服,將自己沒入在浴缸里,泡起熱水澡,逸雪則出了主卧,往廚房走去,煮了壺薑汁。

如涵完暖身的熱水澡,出了主卧,薑汁的濃香勾起了她的食慾,肚子咕嚕咕嚕地敲打著抗議聲,如涵垂著頭,不好意思地拖著步伐往餐廳走。

「逸雪哥!」

「過來喝點薑汁,袪寒!」因為如涵的不聽話,逸雪雖然軟下了心,但語氣還是有點冷,這讓如涵有點難受,她沒有接過薑汁,只是直直地望著板著臉的逸雪。

「喝了吧,喝了就好了。」

「我……」

「是不是讓你生氣了?」

如涵將薑汁喝剩最後一口的時候,扯著逸雪的衣袖說:「好哥哥,你不要生氣了……好嗎?」

「你這個不聽話的丫頭,你知不知道,你一個人出門是不安全的?看我今晚怎麼懲罰你!」

「晚上!懲罰!」天哪,他不會是想……

如涵把頭低的很深,沒看也知道,自己的臉一定是通紅的。

「涵涵做錯了,願意接受懲罰,可是,能不能先填飽肚子再說?」下了飛機,如涵還沒吃飯,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計。

「好,先把你這小饞貓的肚子填飽了,看我怎麼罰你!走,吃飯去!這附近有家上海菜館,相當不錯!」

聽逸雪說有好吃的,如涵馬上有了精神,拿起大衣,興沖沖地跟在他身後。

逸雪帶她去的餐廳,店面裝修並不豪華,卻透露著少有的溫馨,老闆也很熱情,坐在原木色的座椅上,看著穿著旗袍的店員,一時間有種錯覺,彷彿置身於那個充滿傳奇色彩的老上海。

逸雪點了店裡的招牌菜:雙包鴨片、生煎包,糖醋魚、鹵糟豬腳、芙蓉鮑魚。如涵吃了許多菜,又吃了三個生煎包,才心滿意足地放下筷子,逸雪則吃相很斯文,細嚼慢咽,專註而享受的表情讓人以為他吃的是頂級美味。

兩人一起走出餐廳時,已經九點半了。

秋天的夜,帶著絲絲涼意,但並不冷,夜風拂過如涵頸上的絲巾,吹得它貼上下頜,肌膚輕微的癢。

她正想抬手去撥開,身旁的人卻先她一秒,骨節分明的大手伸向她頸間,下意識地幫她挑開絲巾,竟如老夫老妻般默契。

兩人邊走邊聊,回到了家,剛一進門,如涵來不及有任何反應,直接被逸雪撲倒在沙發上,吻上了她粉嫩多汁的唇,把她當成了飯後甜點:「涵涵,你吃飽了,該到我了!」

僅僅是一個吻,逸雪已經被撩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