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三二章相思成災

第五三二章相思成災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12 22:12  字數:3298

幾個人說笑著,不時到餐台上拿些自己喜歡的吃食,宴會還在繼續,音樂也依舊演奏,賓客的聲音也此起彼落,逸雪避開人群,站在夜幕下的陽台處,如涵一直挽著逸雪的胳膊沒有鬆開過,兩人並肩站著,在逸雪身邊,她已經很適應了。她的心裝滿了一個叫辰逸雪的男人,不再是表哥身後的小跟屁蟲了。

遠遠地看著他二人,卓君心頭竟有種莫名的醋意,他雖然希望妹妹幸福,但還真捨不得她那麼快嫁人,成為一個男人的妻子,哪怕,這個人是他的好哥們兒。

「可以回家嗎?」如涵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儘管逸雪把自己西裝給她穿,她還是很冷。

回家,觸動了逸雪的心弦:「回哪個家?」

回哪個家?這個問題問倒了如涵,對哦,是回逸雪家還是回她家啊?此刻心底聲音響起:如涵,哪裡才是你最想去的家,哪裡才有家的溫暖?

跟著感覺走的如涵,低下頭,略顯羞澀地說:「回我們的家!」

對,他的家是他們的家!

「好,我們回家!」如涵的回答讓逸雪笑逐顏開,反手握著那隻柔嫩的小手走出陽台,和朋友們道別離開了宴會場。

一路上,逸雪的心情都很好,如涵也受到了感染般心情大好。原來。逸雪的心情可以輕易地左右她的喜樂哀怒。她不想看到那張臉龐有失望、傷心的表情,那不是她想看到的。

回到家,逸雪剛想說什麼,放在他身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接起手機,走向窗邊,等著對方說話,眼眸直直地定格在玻璃窗倒映出來的畫面。羞澀的如涵低垂著頭頗,一顆顆地扣著扣子外套的紐扣,胸前的美景漸漸地掩沒在衣衫里,阻隔他那道灼熱、深邃的目光繼續探索。

「辰總,上海分公司那邊出了點事,董事長讓您過去一下。」手機那端傳來一個男人急促的聲音,逸雪聽後,臉色立刻冷沉,對對方吩咐說:「幫我訂最快的機票。」

「是,辰總!」秘書收到指示。立刻掛斷通話鍵,幫上司訂飛往上海的機票。放下手機。逸雪臉色沒有緩和,沉色地對如涵說:「公司出了些狀況,我得去上海一趟,你乖乖地等我回來。」

「幾天?如涵望著逸雪那張陰沉駭人的臉色,擔心地問,她窮追不捨地跟著逸雪身後回到卧室,幫他整理著行李。

「快一個星期,慢一個月說不定,總之,你乖乖地等我回來!」逸雪多想將如涵帶到上海,可是,又怕她不願意,思前想後,還是作罷,畢竟是公司的事兒,恐怕沒時間陪她。

如涵將行李遞到逸雪手上,然後抓住衣角,說:「我會乖乖等你回來。」想著即將的分離,如涵心裡頓時湧起一股說不出的不舍,好想、好想跟著他離開……

「我不在的時候可以去沈阿姨家,記住,別讓我憂心,嗯?」

「我會在家裡等你回來!」她哪裡都不會去,她要在這裡等他回來,這裡才是他們的家!

「涵涵。」逸雪輕輕叫了一聲,如涵立刻抬起一雙紅紅的眼眸看著他。「你願意跟我去上海嗎?」最後,逸雪還是問出了口,因為不舍,因為不想,但更多的是怕,怕他一不在,如涵被那些蜜蜂給勾走。

「我……」如涵遲疑了兩秒鐘,然後堅定地點頭,說:「我願意。」如涵的眼眶依舊泛著紅,心情激動,逸雪聽到如涵說出那三個字,心情比她還激動。

「涵涵,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我去那邊,恐怕會很忙,沒時間照顧你,你還是在家裡吧,有沈阿姨,有卓君,我也放心,嗯?」

「好!」面對分離,讓如涵懂得了珍惜,兩人上了車,逸雪驅車前往機場,望著進了登機室的男人,如涵難過得哭了,站在一旁的逸雪的助理溫柔地安撫著。

「沈小姐,別難過,相信辰總很快就會回來的!」

「嗯。」如涵抽了抽酸酸的鼻子,兩人踏出了機場,坐上車後,助理開口問:「沈小姐,你去哪兒,去辰總哪兒嗎?」

「嗯!」如涵輕不可聞地點了下頭,人是會長大的,尤其在分離期間,長得更快,也懂得更多,珍惜得更多。

回到逸雪家,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如涵很失落,這一夜,她輾轉難眠,感覺好像有幾天那麼長,第二天,也無心工作,索性請了年休假,準備回家裡看看爸媽。

可是,回到家還是睡不好,一大早,頂著一雙熊貓眼出現在家裡,一入座,媽媽就關心地問道:「怎麼回事?一副沒有睡好的樣子,失眠了?想逸雪了?」

「媽,你想哪兒去了,我只是最近很少在家裡住,有點不習慣而已。」如涵當然不會承認。

媽媽慈愛地笑了笑,她知道,這丫頭不是昔日只會纏著她的小屁孩,小屁孩長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了。

「涵涵,你和逸雪交往了,怎麼不告訴我一聲,也讓媽媽高興一下,要不是看了報紙,我還不知道呢!」媽媽拿過日報,提頭一問,立時引起沈峰的詢問、好奇的目光。

「不錯,涵涵很有眼光,逸雪是個不錯的孩子,秦朗和卓君都很喜歡他,外界對他評價也很高!」對如涵和逸雪的交往,沈峰自然是完全贊成的。

「涵涵,好好和逸雪相處,過些天,等逸雪回來,帶他到家裡吃個飯。我還真挺想他的。」媽媽眼裡含著淚花,如涵心領神會,母親的心,她何嘗不懂,經歷了慘烈的初戀,母親太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幸福了。

「好,放心吧,一定把逸雪哥給你帶回來,他可是個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