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三百九十二章:不再是李慕瀾!

第三百九十二章:不再是李慕瀾!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11-03 00:28  字數:3293

第三百九十二章:不再是李慕瀾!

李蒔瑜極為明顯的嘲諷笑容讓老人的臉色頓時僵了僵,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兩人相對無語數秒時間,最後老人才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疲憊,他輕聲說道:「我雖然是你們的爺爺,可也是李家的家主,我必須為整個李家負責。」

老人這句話的意思很明了,儘管他是李蒔瑜幾人的親爺爺,可他不能不顧著李家全族的利益,而獨斷獨行,為此他不得不做出讓步。

老人的神情讓李蒔瑜的心臟猛地一抽,他似乎感受到了自家爺爺在面對李家長老團壓力時的無奈,他神情頓時陰冷了下來:「長老團嗎?」

「不要埋怨,他們也是為了整個李氏家族的未來,你大堂哥的身體實在太糟糕了,而且……」老人威嚴的臉上泄露一絲遺憾。

可惜老人再怎麼想解釋,李蒔瑜心中已經給長老團定了罪,他直接打斷道:「爺爺,不用多說了,我什麼都明白,總有一天,我會……」李蒔瑜說到這裡,便果斷中斷與爺爺的聯絡。他眼神中第一次出現一絲血色煞氣。

李蒔瑜從不想萬事做絕,他內心總留有光明,這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所以他能為了大堂哥,為了心中的親情而拒絕成為第一順位的繼承人,而這一點,也是凌蘭能成功拐他入隊的最大原因。

但這一次,李音菲事件直接擊碎了他內心保留的純真,他終於明白,沒有實力沒有勢力沒有了利用價值,家族就會毫不留情將你拋棄……他第一次感覺到了痛恨,痛恨那些無情放棄大堂哥,並做出侮辱了大堂哥決定的長老們,也是第一次,想到了報復,他絕對不會放過那些長老們的。

老人看到手中被中斷的信號,忍不住搖了搖頭,低聲嘆了一口氣:「蒔瑜啊,你還是太嫩了點。」

掛斷信號的李蒔瑜難忍自己滿腔的怒火,匆匆地趕回自己的實驗室,將自己關在裡面,閉關了一個多月。

李蒔瑜很清楚,長老團這種行為,代表自家大堂哥在李家已經徹底失勢,現在在李家恐怕已經寸步難行,若最終爺爺抵擋不住來自長老團的壓力,被放棄只是時間問題。他必須要加快速度,就算不能研究出徹底解決大堂哥體質問題的良藥秘方,也要找到能緩解的藥劑,儘可能地幫助大堂哥度過這次危機……

不提李蒔瑜那邊心急如焚,李蘭楓這邊,原本絕望冰冷的心,因為凌蘭手掌上的溫暖,終於恢復了過來。原本顫抖的身體也逐漸恢復了平靜,雙眼變得清冷一片,整個人顯得冷靜無比。

凌蘭原本想詢問李蘭楓要不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卻被李蘭楓那雙看向李音菲的冷冽雙眼給制止了。

李音菲的歌還在繼續,當李音菲唱的越好,讓整個大球場都為之瘋狂的時候,李蘭楓的眼神就更加冰冷無情。

不得不說,為了打造李音菲這個靈魂歌者,她的經紀公司的確花了大成本,所唱的五首歌曲首首經典,曲風更是包羅萬象,讓軍校生們聽的如痴如醉。當然,李音菲絕世容顏也佔據了大半功勞,雖然這個時代,因為基因藥劑改造等原因,每個人不管男女都長的很不錯,但像李音菲這種天上人間絕無僅有的美麗還是百年難得一出的。

這場演唱會,宣告了李音菲的成功,她的歌聲與她的容貌,經過虛擬世界的傳播,一舉成為華夏聯邦萬千軍民的偶像,成為最知名的靈魂歌者之一。又因為她的歌曲幾乎都是關於戰爭軍人的題材,所以在軍人之中,更是大受追捧,成為了據凌霄之後,又一個全軍偶像。

演唱會中,凌蘭一直擔心李蘭楓的身體,怕他支持不住,可李蘭楓到後面,情況越來越好,到最後,就與他一開始時沒有什麼差別。不過,感覺靈敏的凌蘭還是感覺到了,李蘭楓身上明顯多了一份決然。

演唱會一結束,李蘭楓就與凌蘭匆匆道別了,似乎有急事。李蘭楓一離開,常新源便來告訴凌蘭,李蒔瑜在演唱會半途時就離開的事情,這讓小隊其他幾人好奇起來,不知道是誰提出,李音菲會不會與李蒔瑜李蘭楓有關係,畢竟他們都姓李不是嗎?

當然這個問題,很快被大家拋開了,就算李音菲與李蒔瑜他們有關係,又能如何?謝宜與齊隆雖然喜歡聽李音菲的歌,但也僅限於此,根本沒有其他什麼想法。好吧,齊隆謝宜還年少,一直被凌蘭老大壓迫,時刻想變強的他們,還沒到情竇初開的時候。

不過,外向的謝宜還是忍不住好奇,找了李英傑探了一下口風。李英傑對此卻一頭霧水,根本不清楚李音菲是誰,不過謝宜的提醒也讓他心生疑惑,李音菲的名字的確很像他們李家的人。

李英傑的回答讓謝宜十分鄙視,嘲笑李英傑連自家人都無法確認是不是,這讓李英傑氣極,原本不怎麼關心李家亂七八糟事情的他,終於決定,有機會要好好掌握一下李家旁系子弟的名單,免得讓謝宜這混蛋給鄙視了……

李英傑沒想到因為謝宜的這次詢問,讓他有了這麼一份心,竟然幫他在未來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李蘭楓一回自己的住宿,就進入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房門,確定一切安全之後,就撥通了與自家爺爺的通信。聯絡器的虛擬屏幕中,出現了一位老人的形象,正是與李蒔瑜通話的那一位。

老人看到對面的李蘭楓,一改與李蒔瑜交談時的淡然,臉上帶著一絲苦笑,嘆道:「蒔瑜已經跟我聯繫了,我還在想,你究竟什麼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