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三百九十一章:相同的臉……

第三百九十一章:相同的臉……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11-02 00:08  字數:3317

第三百九十一章:相同的臉……

隨著李音菲的聲音,整個舞台的燈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所有人都看清楚了李音菲的摸樣,卻讓整個現場發出了重重的嘆息聲。原來李音菲的臉上此時正遮著一塊薄薄的面紗,只露出她那雙嫵媚到極致的丹鳳眼,眼神流轉之間,竟然帶著一份勾魂之意,就算不見真容,所有人都知道,李音菲必然是一位絕色妖姬。

當永不屈服的歌聲響起,李音菲再次讓軍校生們動容,這首歌十分鏗鏘有力,李音菲唱的激情洋溢,好像要告訴軍校生們,敵國的入侵不會打倒華夏人的錚錚鐵骨,在場的所有人在歌聲的煽動下,紛紛站了起來,所有軍校生激動地握緊拳頭,高聲附和那副歌部分的永不屈服,大聲唱了起來。

此時凌蘭就算再遲鈍,也知道,這個李音菲必然是屬於軍部的人,否則不可能連著兩首歌都這麼貼切地迎合軍校的這場戰爭。軍部果然好算計,李音菲的到來,這兩首歌,必然將軍校生對入侵者的仇恨提升到了一個極點,可想而知,這裡所有的軍校生,未來必然是反擊這些入侵者的中堅力量。

就在最後時刻,唱到最振奮激昂的時候,李音菲猛地扯下自己的面紗,露出了她絕世面容……所有還在高唱永不屈服的軍校生們,猛地靜下了聲,在那一瞬間,他們被李音菲絕世容顏徹底震懾住了。

這就是李音菲,有著震蕩人心的聲音不說,還擁有魅惑全民的絕世容顏!

李音菲的真容讓現場所有人震驚了,原本一臉淡定的第二排喬霆,見到李音菲的真容,心臟猛地跳動起來,他無法抑制內心的一股慾望:「這才是配的上我的女人,我一定要得到她!」

李音菲的絕世容顏,同樣讓凌蘭愣了愣,作為一枚女生,凌蘭竟然也被李音菲的容貌瞬間吸引住了。不過凌蘭畢竟是女生,加上在學習空間被五號導師各種變態折磨,讓她的心變得堅定冷硬,不會輕易被迷惑。

冷靜下來的凌蘭再次注視李音菲那張傾城傾國的臉龐時,卻發現那張臉讓她有種不舒服的感覺,雖然美麗到極致,魅惑到極致,稱得上舉世無雙,可偏偏凌蘭感覺有些怪異,少了那份該有的自然圓潤,這是怎麼回事?

凌蘭眉頭微微一皺,心中正在困惑之時,坐在她身邊的李蘭楓,整個身體竟然無法自控地發生顫抖,不僅如此,他放在膝蓋上的雙手,同樣無法自控地發抖……

凌蘭心中一驚,不由地想起入侵空襲戰,李蘭楓坐在她機甲副座上,曾發生的一幕。難道豹子讓人揪心的體質又出現問題了?

心中擔憂的凌蘭,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按住李蘭楓顫抖的雙手,這舉動讓李蘭楓身體猛地一震。他猛地回頭看向凌蘭,赤紅的雙眼竟然滿含著絕望與傷痛,甚至還有一絲瘋狂,那眼神,就好像他被整個世界拋棄……

「豹子,你沒事吧?」凌蘭感覺到了李蘭楓的不妥,神情嚴肅地問道。

凌蘭的問話,似乎拯救了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李蘭楓,他眼神迅速清明起來。恢復理智的李蘭楓反手抓住凌蘭的右手,他握的很緊,就如抓住救命稻草那樣,不肯放手,那力道竟然讓凌蘭感覺到有一絲疼痛。

凌蘭一向討厭與人肌膚相親,她正在考慮要不要甩掉李蘭楓的大手時,卻感覺到李蘭楓的手心竟然布滿了汗水,她聯想到李蘭楓剛才瘋狂絕望的眼神,心中忍不住一軟。

想想自己現在的身份是個男生,被同為男性的夥伴抓一下也很正常,加上李蘭楓很需要夥伴的安慰……好吧,就當日行一善,貢獻一下自己的右手安慰安慰對方,反正自己的手又不會因此少一塊肉。凌蘭很阿Q地想著。

就這樣,凌蘭強迫自己無視李蘭楓抓住她的手,她繼續面無表情地看向舞台,專心研究她剛才發現的問題……呃,就是那個李音菲,美的那麼不自然,真的沒問題嗎?

也許凌蘭的注意力都在李蘭楓的身上,在最邊緣,原本被李音菲的聲音吸引住的李蒔瑜,此時的表情竟然驚恐無比,這驚恐,絕不是為了對方的絕世容顏,而是像看到魔鬼一般……

「噌」的一聲,無法自控的李蒔瑜猛地站立起來,驚醒了同樣被李音菲容貌迷住的常新源,常新源看到李蒔瑜驚恐的表情,馬上知道不對勁了,很快李音菲的容貌被常新源拋之腦後,關心地問道:「蒔瑜,發生了什麼事?」

李蒔瑜右手猛地掩住自己的嘴巴,似乎怕自己驚叫起來,他好不容易讓自己鎮定下來,這才放下右手,匆忙地回道:「新源,我突然想起有件重要的事情沒有完成,我得馬上離開,等一下,請你幫我向隊長請個假。」

李蒔瑜嚴峻的表情讓常新源明白,對方肯定有什麼要事,他連忙點頭,表示一定將話帶到。而李蒔瑜再也沒有耐心留在演唱會現場,匆匆忙忙地跑出了大球場。

一到大球場外面,清新的風吹來,讓李蒔瑜原本被震驚的腦袋頓時清醒了許多,因為軍校所有人都在專註李音菲的演唱會,不是在現場看演唱會,就是在自己的住宿里登陸虛擬世界看實況直播,此時,整個大球場外,空無一人。

李蒔瑜三步並兩步,很快走到一個四處都是樹木,絕對安靜的地方,他迫不及待地在自己的聯絡器上面按下一串號碼。那號碼在這四年來,他從沒有主動聯繫過,可卻一直深藏在他的內心,沒有遺忘過。

「瑜兒,想不到你也有主動聯絡我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