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三百二十四章:真相!

第三百二十四章:真相!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8-31 04:10  字數:3987

第三百二十四章:真相!

這個時候,在另一個房間里,已經登記完畢的凌蘭與李蘭楓,此時正躺在床上閉目眼神。

不久之後,凌蘭便受到了一個短消息,她打開一開,十分激動,下一秒就極不客氣地踢了上鋪的李蘭楓一腳。

感受到床鋪傳來的巨力,李蘭楓愕然坐起,還未詢問下鋪的凌蘭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聽到凌蘭說道:「二號他們有消息了,趕緊收拾一下,我們找他們。」

李蘭楓眼神一亮,套了一件外套便跳下床來,跟著凌蘭往齊隆所住的地方走去。

凌蘭之所以這麼快得到消息,不是因為小四的能力。當然若齊隆他們的信息被登記,已經潛伏在迅龍基地網路之中的小四絕對能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只是凌蘭為了讓一切看起來理所當然,所以在登記的時候,狠狠地賄賂了迅龍基地的後勤人員,當然她還讓李蘭楓用他那種能自然而然獲得旁人好感的能力,狠命刷對方的好感度,順利地讓對方答應了下來。

事實上,齊隆他們的資料在那邊剛剛登記時,凌蘭就被小四告知了,只是凌蘭很淡定,依然躺在床上當什麼都不知道,直到她收到這名後勤人員發來的信息,這才假裝激動起來。

當然,對方做這些,並不違反基地什麼規定,畢竟凌蘭他們只是想找到失散的戰友,並不是想探聽基地的秘密。而現在的迅龍基地,這種現象不僅僅凌蘭這邊才有,很多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而與原來隊伍失散的軍人,同樣提出了這些要求。只是凌蘭提出要求的同時,額外地送上了一點微薄的報酬。

這報酬很簡單,只是一瓶凌蘭隨身帶來急救用的高度烈酒。早在小四的幫助下,凌蘭便知道這人的愛好就是喝酒。

為什麼凌蘭身邊有烈酒呢,咳咳。其實這也是凌蘭上一世在病榻上遺留下來的習慣,習慣傷口要用酒精消毒一下的她,實在不適應現在這個世界,什麼都不處理。直接用治癒藥劑噴洒上去就完事的做法。

凌蘭對這種治療方法,心理一直有些陰影,萬一有什麼破傷風之類,不是找死嗎?所以習慣性地往自己背包里添上幾瓶高度烈酒,若意外受傷,便會打開一瓶酒消毒一下,這才噴上治癒藥劑……

對凌蘭這種習慣,齊隆他們雖然不解,卻不會去質疑。他們只是偷偷猜測,是不是老大好酒。家長卻不同意,才找了這麼個不是理由的理由?

只能說,有些東西已經成為凌蘭的習慣,想要改變,一時之間也是改變不了。所以凌蘭在不知不覺中。在隊員眼中已經成為了一名好酒之人。

而當凌蘭拿出烈酒悄然遞給後勤人員時,李蘭楓也忍不住暗自扶額,懷疑凌蘭是否是一隻好酒的兔子,所以才會想到要用烈酒賄賂。

不過不管什麼原因,總之,凌蘭送的報酬太讓那名後勤人員中意了,帶來的結果就是對方極為給力。幾乎第一時間就給了回應。這讓李蘭楓再次嘆服,兔子看似亂來的行動,總能起到極好的效果。

兩人很快找到了齊隆幾人的休息處,敲了敲門。

開門的依然是楊一龍,誰叫他睡在離門最近的床鋪上呢,他打開一看。發現兩個陌生的人,便問道:「你們找誰?」

「羅英他們在不在?」凌蘭冷冷地說道,那冰冷的視線讓楊一龍覺得一股冷意直襲心頭,他忙閃到裡面,喊道:「羅上尉。有人找。」

齊隆聞言,眼神一亮,猛地從上鋪跳了下來,三步並兩步的走到門口,看到了自家老大熟悉的臉,頓時激動萬分:「隊長,你終於來了。」

齊隆這一聲隊長,就讓房間裡面其他幾人激動地跳了起來,紛紛跑了出來。

楊一龍見狀暗暗咋舌,可一想到門口那人給他的感覺,心中明了為什麼這些機甲隊員這麼激動了,也只有那樣的人,才能將這群驕傲的機甲兵收服。就那麼一眼,楊一龍就知道那名隊長絕對是一名強者,因為在雷光戰隊的隊長身上,他曾同樣感受過那種壓力。

看到另外兩名夥伴探頭詢問他對方是什麼來頭,楊一龍悄悄表示不要多話,繼續躺著睡覺不要打擾他們。

隊長級的人物,對於他們這些機甲後勤兵來說,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不想惹那名隊長不滿。

齊隆幾人興奮地與凌蘭一一擁抱,然後才看到站在凌蘭身邊那張一直微笑的熟悉面孔,除了機無不修外,其他人都免不了愣了一愣,特別是李蒔瑜,臉上更是僵了一僵。

李蘭楓見狀苦笑道:「八號,當初我因為嫉妒,所以設計搶走了你跟隨隊長的位置,是我對不起你。這次大難,我想明白了,地位等級都、什麼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夥伴們,請你原諒我吧。」

李蒔瑜聞言只是哼了哼,別過頭去,沒有說話。他知道自己的表情有些不對,要是有監視器正好拍下來,恐怕已經出現破綻了,李蘭楓無疑在幫他掩飾過去,只是他不習慣演戲,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

謝宜見狀拉了拉李蒔瑜的手臂說道:「我們幾個人能活下來,已經是一份幸運,還想以前的事幹嘛呢,你說是不是啊,八號。」

李蒔瑜看著所有人一臉笑意地看著他,他只得硬著頭皮回道:「算了,以前的事情就不要說了。」

李蘭楓這才鬆了一口氣,他走上前,猛地抱住李蒔瑜道:「謝謝兄弟你的包容與體諒……」只有李蘭楓知道,他說這話的時候並不是在演戲……他真的希望,將來的某一天,李蒔瑜能同樣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