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三百零零三章:兔子?豹子?

第三百零零三章:兔子?豹子?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8-11 00:33  字數:3378

第三百零零三章:兔子?豹子?

李蘭楓心中忐忑地等著中級機甲回答,沒想到對方並沒有出聲,格鬥密室中變得沉默一片。

李蘭楓的心越來越失落,這是不是代表對方否認了?就在這時,他的機甲操控艙里突然響起了信號的提示音,李蘭楓反射性地點開,就看到是一封請求好友加入的信息,名叫凌天一線,裡面還有一句話,寫的竟然是:豹子,我們以後再聯繫。

李蘭楓心中頓時被一股狂喜佔滿,他想點擊通過,可原本靈活無比,甚至可以完成高級機甲士最難技能的手指,此時竟然變得虛弱無力且遲鈍無比,連續點了三下屏幕,竟然都沒有準確點中。

李蘭楓深吸了一口氣,左手猛地捧住自己的右手,然後狠狠地往通過那一個提示上按了下去。

當看到自己好友欄中出現凌天一線的名字,李蘭楓整個人便虛脫一片,眼睛開始酸楚起來。他猛地仰頭,讓即將流出眼眶的欣喜淚水倒流回眼中……

尋找了這麼久,終於讓他又重新續回了中斷了七年的友誼!上天,就算你讓我的命運成為鳳凰後命,可此時,我依然要感激你,感激你給我這次機會!

趙竣看到那中級機甲沒有回答好友李蘭楓的問題,便下線了,頓時氣憤地道:「靠,怎麼這樣冷酷無情,難道回個是或者不是就那麼難。」當然他也只是說說,畢竟想不想回答是對方的權力,他只是替好友李蘭楓遺憾,儘管李蘭楓從沒有對他說起過,趙竣還是隱隱知道,這四年來,李蘭楓在機甲世界中,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趙竣氣憤的話讓李蘭楓從驚喜中回醒過來,忙道:「不。趙竣,他告訴我答案了……」

「啊?」趙竣直接傻了,明明對方沒有回答啊……

李蘭楓沒有解釋,只是興奮地道:「以後再告訴你。我們離開這裡吧!」說完他便離開了這間密室。

趙竣無奈地撓撓後腦勺,既然李蘭楓說以後告訴他,他必然要等以後了,雖然他現在就很想知道,可碰到一個嘴巴像鋸嘴葫蘆的朋友,他也無可奈何,幸虧這幾年他的耐心已經被李蘭楓訓練的極其好,否則一定會胸悶致死的。想到這裡,趙竣唯有輕嘆一口氣,跟著李蘭楓離開了密室。

凌蘭看到對方通過了好友。便直接下線了,她不是不想與對方一敘舊情,不過,父親剛剛下線趕去考核現場,她留在這裡也不妥當。畢竟名義上,她是來陪伴凌霄的。

凌蘭跟父親告別之後,就回到自己的住宿,此時齊隆五人還沒從訓練課堂上回來,凌蘭也沒有等他們,就直接登上了機甲世界。凌蘭相信,那隻傻豹子肯定在機甲世界中等著她。

果然。她上線之後,就收到了念天由人的語音簡訊:「兔子,你在哪裡?」丫的,她現在還是兔子嗎?以前就跟他說過,別叫她兔子,可這傢伙就是不改。到現在依然如此。

凌蘭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很想當作沒聽到,不過她聽出了對方焦急的心情,想想七年不見,兩人相逢的確十分不容易。便決定饒他這一次了。於是凌蘭冷冷回道:「豹子,來機甲格鬥大廳。」

一分鐘不到,她就看到一架高級機甲從格鬥大廳門口進入,然後直接竄到他這裡:「兔子,我來了。」高級機甲很騷包地向她揮了揮手,而跟他一起的那架特級機甲卻不見了。

「豹子,你朋友怎麼不在?」凌蘭好奇問道。

「我不知道你介意不介意,所以我讓他先走了。」豹子機甲,現在是念天由人,笑著回道。

凌蘭用凌遲的眼神看向念天由人,丫的,她就這麼小心眼,再說,豹子機甲只是虛擬世界無意碰到的一個路人甲,不知道對方怎麼這麼有底氣,認為自己就一定將他放在心上了?會介意他有朋友了?哼哼,要知道她身邊可是無數一起長大的小夥伴,其中五位更是貼心的不得了……

果然,豹子機甲與她十分有默契,似乎感覺到了凌蘭的想法,忙解釋道:「我是想得到你的允許之後,再介紹給他認識……」

這句話讓凌蘭龍心大悅,果然,豹子是極尊重她的,就如當年一樣,沒有改變。

於是凌蘭便說道:「其實沒什麼,以後你想帶著就帶著。」

聞言,念天由人笑意更深,大大地回道:「知道了!」

凌蘭無奈地撓了撓眉心,又問道:「剛才你怎麼認出我的?」這是她與小四同樣困惑的問題,畢竟七年時間了,而且都換了機甲,不是當初的樣子。雖然對方是虛能力者,但小四肯定對方沒有用虛能力窺探過他們,沒理由會認出她來……

「你的踐踏術可不是普通的踐踏術,每次考核,你都會用,我怎麼會忘記呢?」念天由人笑著回道,「你不用這個,我就沒辦法認出你來了。」念天由人心中不由地慶幸,機緣巧合讓對方施展了這些基礎操控,從而讓他找到了他。

念天由人的話讓凌蘭小四頓時明白了,原來是凌蘭的習慣動作出賣了她。

「我相信,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才會這個技能,七年前我們失去了聯絡,也讓我找了你整整七年,總算被我找到了。」念天由人感嘆道。

凌蘭有些不好意思了,話說這七年時間,她沒上過機甲世界,一直在完成學習空間里的任務或者自己父親的傳承,念天由人這七年時間算是白費功夫了。

「那個王級師士是你師門的人嗎?」念天由人好奇地問。

「呃……是的。」凌蘭愣了一下就回道,她不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