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二百八十六章:誤診

第二百八十六章:誤診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7-26 00:33  字數:3353

第二百八十六章:誤診!

「感覺不是那麼強烈了,征服極致冷感人格後,那個藥效就緩和了許多,果然極致冷感人格是對付春藥的必殺手段。」一臉無知的洛浪興奮地說道。

這讓站在一邊的凌蘭,那張冰凍的臉忍不住微微顫了顫。好吧,她是個壞人,絕對不會告訴洛浪真相,說,其實你這一夜的傷是多餘的。

「你的傷怎麼樣?」凌蘭還是有些不忍,撓了撓鼻樑不好意思地問道。

洛浪聞言頓時苦笑道:「不怎麼好,傷的挺重的,看來必須去治療中心去治療一番了。」

「還是去軍醫研究中心吧。」凌蘭說道。

洛浪臉上的笑容一僵,似乎想到了什麼。凌蘭挑眉問道:「想到那個人渣了?害怕了?」

洛浪搖了搖頭道:「不是,那個人渣老大都收拾過了,我害怕什麼?」說道這裡他臉上露出一抹冷意:「我相信他此時一定生不如死。」

洛浪很信任凌蘭,知道自家老大不會這麼輕易地放過對方。雖然可能為了不引起軒然大波,自家老大不會要了他的性命,但一定會以其他手段來毀了對方,比如對方的未來……這種報復手段也是他想要的。恨一個人,不一定非要讓他死,將他最在意的東西毀掉,那才叫痛快。

「放心,他會一輩子渾渾噩噩地度過,沒人知道你被人劫持過,你只是去了一次軍醫研究中心而已……」凌蘭幾句話就告訴了施明義的結局,也告訴他,這件事到此為止,沒有後續。

「謝謝老大!」洛浪聞言笑了,儘管臉部青紫,可漂亮的五官,依然讓人覺得他笑的很美麗。

「時間不早了,我們早點去軍醫研究中心。早點治療,你也好早點回來。」凌蘭示意小四打開房門,準備帶洛浪去軍醫研究中心。

洛浪的笑容再次僵了僵,苦笑道:「老大。能不能不去那裡?」

「為什麼?」凌蘭好奇地問道。

洛浪的身體此時忍不住抖了一抖,臉上微帶一絲害怕道:「李蒔瑜給我們用的那個藥劑太折磨人了?」他將藥劑在身體內的反應一一告訴了凌蘭,凌蘭眼神微微一閃,意識海的小四也一臉驚訝,洛浪說的那個藥劑,怎麼那麼像基因藥劑的增強版呢?

難道,李蒔瑜用了類似於這樣的藥劑?凌蘭摸了摸下巴,一臉沉思,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洛浪的身體有了質的升華,看來那個李蒔瑜。比她想像中還有有貨啊。

「小四,你說,讓那個李蒔瑜成為我們小隊的專屬軍醫,是不是很不錯啊?」這樣一個有能力的軍醫,可不能讓他逃走了。

凌蘭嘴角彎了一個很明顯的弧度。配合著那個算計的眼神,小四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忙道:「是啊,李蒔瑜很不錯,老大英明!」

反正他也不認識那個李蒔瑜,管他落入自家老大手裡會是什麼結果呢,他只要哄好自家老大就行。小四果斷將李蒔瑜推入了火坑!

解決了小隊軍醫問題的凌蘭,心情極好地帶著洛浪趕去軍醫研究中心。一到門口,卻碰到了一個人,凌蘭淡淡地瞥了對方一眼,第一感覺對方似乎有些眼熟。

當然,凌蘭並沒有放在心上。她剛想進入大門時,那人卻一臉笑意地主動招呼了:「早啊,凌蘭學弟!」

凌蘭不得不止步,儘管凌蘭表面很冷,渾身散發冷氣。一副不能接近的摸樣,其實內心是一個很講禮貌的好孩子,一般只要友好招呼的,凌蘭不會不給面子。

「早,學長!」凌蘭淡淡地回道。

「呵呵,看來學弟不認識我了,我是四年機甲操控特級班的李蘭楓,上次你們擂台戰之後,在治療中心見過面。」李蘭楓聽到凌蘭的回答,便知道對方並不清楚他是誰,便好脾氣地自我介紹,並提醒他們何時見過一面。

凌蘭終於想到了眼前這個人是誰了,當時在治療中心,是他一言讓李蒔瑜最終爽快地接手了她三個兄弟,想到這裡,凌蘭便點頭道:「原來是李學長,你好。」

「學弟今天怎麼來這裡了?」李蘭楓好奇地問道,他的視線掃向站在身後一副鼻青眼腫凄慘摸樣的洛浪,頓時驚疑地道:「咦,這位學弟怎麼這麼慘?」他認真地盯了幾眼之後驚呼起來,「這不是洛浪學弟嗎?你前幾天不是傷好回去了嗎?」

洛浪尷尬地笑了笑,凌蘭代替他回道:「今天我們一早去格鬥館切磋了一下,發現了洛浪身上有一點小問題,所以來找李首席了解一下。」

「我正好也找蒔瑜少爺,我們一起去吧。」李蘭楓感覺到凌蘭心中焦急,忙建議道。於是三人就直接步入軍醫治療中心,尋找李蒔瑜。

此時的李蒔瑜已經在檢查昨夜齊隆與李英傑的各項監控數據,看到數據一天比一天好,他心中也鬆了一口氣,看來基因s改,的確對人體素質有些顯著的提高,甚至在傷口復原上,也增加了數倍,只要再過十來天,估計齊隆與李英傑就能完全康復,回去繼續參加體能訓練了。

正在他心情極好的時候,就聽到身後有人正在喊他:「蒔瑜少爺,你好!」

李蒔瑜回頭一看,是李蘭楓,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蘭楓,你來了啊。」李蘭楓在這段時間,有空就來看望他,這讓兩人的交情變得極好。

不過李蒔瑜的好心情看到李蘭楓身邊的那個人時,就截然而止了。

「你來幹什麼?」李蒔瑜狠狠地白了一眼凌蘭,整張臉頓時陰沉了下來,他還記恨著凌蘭威脅他的事情呢。

凌蘭似乎沒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