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二百七十七章:找死!

第二百七十七章:找死!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7-21 00:16  字數:3348

第二百七十七章:找死!

很快,洛浪呻吟了一聲,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就看到白衣青年正一臉笑意地看著他。洛浪臉色猛地一變,知道最後他還是沒有逃離現場,被對方活捉了。

他掙扎了一下,就聽到頭頂傳來叮呤噹啷的聲音,洛浪抬頭一看,就看到自己的雙手被鐵鏈扣住,而麻醉劑藥性還沒完全過,依然感覺軟弱無力。

「你是誰?哪個團體的?為什麼要抓我?」洛浪很快冷靜了下來,開口問道。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也有些虛弱,聽在施明義的耳中,卻覺得自有一股誘人的味道。

「施明義,四年星艦指揮專業的首席生,天機機甲團的副團長,至於為什麼抓你?」施明義笑容滿面地伸手撫摸洛浪的臉蛋,一臉痴迷道,「是因為我喜歡你……」

洛浪厭惡地想要閃過施明義的手指,卻沒有成功,隨機又被施明義的話說的一愣,很快他明白了,暴怒道:「放開我,你這個變態。」

「變態嗎?若喜歡你真要變成變態,我甘之若飴!」施明義臉上露出一抹苦笑,這副表情讓洛浪再次愣了愣,不過很快清醒了過來,罵道:「你當然是變態了,否則怎麼可能做出擄人的行為?」

施明義身體一震,猛地按住自己的額頭,閉目養神了一下,這才張眼。此時原本看似真誠笑容已經不見了,只留下陰沉以及一絲猙獰:「還是不行嗎?沒想到你的精神力這麼強,竟然再次反噬了我,看來,必須先讓你嘗到那如仙欲死的歡愛,你才肯臣服於我。」

說完,他開始脫去自己的衣服,洛浪眼神猛地一縮,他潔白的牙齒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企圖用疼痛來驅逐麻醉劑的藥力,在體內拚命地運轉氣勁,希望能夠恢復氣勁,做最後的搏殺。

是的,洛浪準備同歸於盡,他不甘受此屈辱……

原本空蕩蕩的體內,突然感覺到了內勁的存在,洛浪眼中驚喜一閃而過,但很快他臉色再次變化,原本蒼白的臉很快布滿了紅暈。

「哈哈,有感覺了吧,這是特效春藥,會讓你求我給你一次又一次的,你將變成一名**……」施明義見狀笑了起來,他剛想扯掉洛浪下身衣物的時候,一道冰寒的氣息突然籠罩了整個房間……

「找死!」一個冰寒的聲音在施明義耳邊響起,讓施明義原本yu火高漲的狀態中,直接被澆了一頭冰水,迅速冷卻下來。

而床上,原本想要同歸於盡的洛浪,此時眼露驚喜,因為他的視線,無意間對上了天花板的鏡面,在門口的布簾下,一個冰冷的身影正站在那裡,正是凌蘭。

「老大……」洛浪激動地喚了這一句,眼眶竟然無法控制地一紅,原本憤怒悲愴冰寒的心頓時化為一潭柔水。原來這就是老大,值得他依靠的老大,在最關鍵的時候趕來救他了。

施明義驚愕地回過頭來,看著眼前那個熟悉的身影,臉色微微一變道:「凌蘭!竟然是你……」他下意識地看向凌蘭的身後,明目設置了密碼,魯永光不是說過沒有人能破譯,只能靠暴力破門的嗎?為什麼對方能無聲無息地潛入?讓他半分感覺都沒有?

「你惹怒我了……你,必須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凌蘭臉色陰寒一片,她看到洛浪此時的摸樣,心中的殺意越來越濃。一直深藏在體內的血色煞氣猛地爆發出來,直接佔滿了整個房間。

齊隆洛浪這幾個從小跟著她的小夥伴們,在凌蘭心中,地位是不一樣的。凌蘭將他們當成自己親弟弟一樣照顧培養,甚至在凌蘭心中,有養兒子的感覺,她付出的感情絕非尋常。

凌蘭的煞氣極為濃郁,可她控制的也極為精準,沒有外泄在外面一絲一毫。作為主要承受者的施明義頓時覺得自己進入了一個充滿血色的世界,無數刀光劍影向他襲來,他感覺自己被無數把刀凌遲而死,又感覺到自己被人一點點砍斷手腳,剖腹挖心,可他總死不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自己的五臟六腑最後化為一灘灘血水,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不僅是身體的痛楚,更是心靈的折磨,有一段時間,他甚至想咬舌自盡,不想承受這份無盡的痛苦……

事實上,他真的咬舌了,也許他力量不夠,也許他潛意識裡並不想死,總之他是咬了舌頭,只是咬破了而不是咬斷。不過這卻讓他誤打誤撞,劇烈的疼痛,讓他從地獄般的折磨中蘇醒了過來,回到了現實。

不過就算如此,氣勢原本壓砸過來的力量,讓施明義直接受了內傷,蘇醒的那一刻,一道血劍從他口中**而出,整個身形搖搖欲墜。

這個時候,施明義已經清楚,他根本就不是凌蘭的對手。關於氣勢他是有所了解的,知道那是氣勁後期才擁有的能力之一,他曾經研究過,也體現過,會有一種迫人的壓力直接承受在被承受者的身上,起到壓制的作用。他從沒有遇到過這種氣勢,它的威力不僅僅體現在肉體上,還體現在心靈上,若不是他誤打誤撞,很可能直接沉淪在無邊無盡的折磨中直至死亡。

施明義知道這次他失策了,沒想到看起來好欺負的洛浪,竟然身邊有這麼一位強大的老大,他並不想死,於是他決定使用他的底牌……

「凌老大,我想這是個誤會。」施明義強忍口中的疼痛,硬是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道。

凌蘭聞言一挑眉:「哦?」她已經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奇怪的精神力,正企圖侵入自己的精神領域。

這應該是精神攻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