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二百六十七章:轉移治療!

第二百六十七章:轉移治療!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7-11 05:47  字數:3322

第二百六十七章:轉移治療!

李英傑這邊正暗自詫異著,那邊李蒔瑜對監護李英傑治療艙的工作人員說道:「幫我打開治療艙!」

「這個……」工作人員遲疑地看了組長一眼,不敢馬上聽從命令,儘管李蒔瑜是軍醫研究專業的首席生,等同於他們的半個領導人,可這關係到學生的治療情況,工作人員不敢輕舉妄動。

組長見狀,忙解釋道:「李首席,這個學生目前正在進行治療,若現在中斷可能會影響到最後的恢復時間。」

李蒔瑜聞言,舉起右手,打開聯絡器認真地輸入一些內容,然後才說道:「請放心,我已經向軍校申請接手李英傑的治療,很快你們這裡就能收到轉移手續。」

作為軍醫研究專業的首席生,李蒔瑜有權力申請接手治療中心的任意一名傷患。當然軍校本著對兩人負責,會跟蹤整個治療進程,杜絕任何危害彼此雙方的事件發生。無論誰犯錯,都將受到軍校的嚴懲。

聽到李蒔瑜的解釋,組長放下心來,很快組長那裡接到了轉移命令,便吩咐工作人員中斷治療艙的治療進行,然後就將治療艙打了開來。

這裡的異動,引起其他等候在治療中心的一年級學生,他們紛紛靠攏過來,看到治療艙突然被打開,紛紛變色,其中一個正是凌蘭吩咐陪同李英傑治療的謝宜,他一臉憤怒地質問道:「你們想要幹什麼?難道不知道,中斷治療會影響他的恢復嗎?」

組長忙解釋道:「這個學生將轉移到軍醫研究中心那裡治療,你們放心,那裡的治療藥劑要比我們這裡好上數倍,他的傷勢不僅不會受到影響,甚至可以提早恢復健康。」

謝宜狐疑地看向李蒔瑜他們,這些明顯是高年級的人真的那麼好心嗎?不能怪謝宜多想,畢竟他們剛與高年級的雷霆對決,據趕來的團員通知,蘭老大剛剛打敗了雷霆的格鬥第一人,正式拿下比賽的賭鬥,擺不準雷霆的人惱羞成怒,乘他們這裡沒個准信,想來陰的。

李蘭楓見狀,笑著解釋道:「我們是無極機甲團的,而這位李首席是軍醫研究專業的,若你了解我們軍校,就知道軍醫專業是不會參與各大勢力的爭鬥的。」

因為軍醫是救死扶傷的聖者,對待傷患必須一視同仁。所以不管軍校還是軍部,是絕對禁止軍醫戰士涉及各大勢力爭鬥的,因為一旦軍醫涉入其中,就無法保證自己的心,特別是在戰場,若因為歸屬於不同勢力,一個怠慢延誤,就可能造成一次傷亡,這是軍部不能接受的。

謝宜原本就是一個包打聽、八卦王,知道對面那位學長說的沒錯,若對方真的是軍醫專業的,倒是可以放心,不會對李英傑下黑手。所以他就退了下來,不過依然警惕地看著李蒔瑜幾人,要是發現不對,一定要在第一時間裡制止他們傷害李英傑。

這個時候的謝宜還是比較單純,並不清楚,軍醫也是人,也有喜怒哀樂,特別是對某些又愛又恨的人,就算會認真負責的治療,在其中也會想盡辦法地『折磨』對方,儘管這種折磨對病人也有好處,但毫無疑問,沒有一個病人願意去承受。

當治療艙完全打開的時候,裡面滿倉的治療液同時被倒吸出去,很快,李英傑的身體被顯露了出來,幾秒之後,身上的軍服被烘乾,就好像他從未被治療液包圍浸透的樣子。

這時候李英傑才有機會開口,他問道:「二堂哥,你怎麼在這裡?」

「哼,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李蒔瑜冷哼一聲,對待李英傑,他可沒有對待大堂哥那樣有耐心,這小子他怎麼看就怎麼討厭。

李英傑頓時無語,他發現自己問的這個問題的確很白痴。李蒔瑜在這裡,還穿著首席生的軍服,當然就是這所軍校的學生了,而能成為第一男子軍校的學生,當然得考進來。難道他剛才被擊傷的時候,不小心傷到腦袋了?

「好吧,算我問錯了,我應該問,你來這裡幹嘛?難道是來看我笑話的?」李英傑神情不渝地瞥了一眼李蒔瑜,他與二堂哥的關係可不好,他可不會自戀到以為二堂哥過來與他兄友弟恭的。

「算你有自知之明,還知道你是個笑話,是的,我是來教訓你的,在擂台上表現的那麼差,真是丟了我們李家的臉。」李蒔瑜恨鐵不成鋼地罵道,就算李蒔瑜拒絕成為李家的繼承人,也不表示他不承認自己是李家人,所以看到李英傑表現的這麼遜,讓他是極為不滿。

李英傑聞言猛地翻了一個大白眼,他怎麼忘記他的二堂哥天生一副毒舌,只要一見面,他的二堂哥就將他批的一錢不值。當然他也不想白白乾受著,一直企圖起義反抗,可惜對方比他年長數歲,從小仗著比他多學幾年的格鬥術強勢鎮壓,讓他起義多次失敗,至今還沒機會翻身。

原本四年前很有機會翻身的,可惜李蒔瑜卻因為拒絕繼承人,與爺爺翻臉,直接搬出了李家大宅,也讓他沒有機會與對方再見面,將起義進行到底……

李蒔瑜也不管李英傑會不會因為他的話而生氣不滿,他直接吩咐道:「等一下,就跟我去軍醫研究中心,接下去,你的傷勢由我負責。」

「不需要,既然這裡也能治好,我幹嘛要去那裡?」李英傑高傲地回絕道,他才不要欠這個討厭的二堂哥的人情,情願在這裡多受點罪。

李蒔瑜聞言,一臉陰沉地俯下身,拍了拍治療艙中還不能動彈的李英傑那張不服氣的臉,低聲說道:「我接手治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