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二百五十九章: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第二百五十九章: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7-02 23:57  字數:4069

第二百五十九章: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霍老大猛地站起,驚喊一聲:「峰銘,住手!」

擂台上的唐鈺臉色乍變,身形一動,整個人已經撲了上去,準備制止聶峰銘這個殺傷力十足的絕招。在他主持的格鬥比賽中,要是出現了重大傷亡,就是他大大的失職了……

「啪」的一聲,局別於拳頭擊中**的沉悶聲,這一道聲音明顯清脆許多。所有人驚愕地發現,不知何時,擂台上竟然多出了一個人。

他站在聶峰銘與齊隆中間,單手一掌輕鬆地抓住了聶峰銘的拳頭,那還在飄動的衣角證明此人剛剛趕到。

拳頭被對方手掌抓住,聶峰銘第一個感覺對方的實力就如那探不到底的深海,他拳頭蘊含的爆裂力量衝擊對方的時候,卻如一顆石頭掉入死海,一點水花都沒有激起,就好像他的力量被那無盡無邊的深海吞噬的一乾二淨。

這種感覺只是一剎那,聶峰銘又感覺對方強悍的猶如一座高山,只是站在那裡沒做任何反擊,卻讓他進退不得。

更讓聶峰銘心驚的是,對方此時散發著一種極致的冰冷氣息,聶峰銘不小心掃到對方的雙眼,就看到了無盡的血色與殺意,原本聶峰銘精神體力都已經到了一個極限,心理的抵抗力處於最低線,竟然讓這股血色殺意順勢傾入內心,帶來無盡的驚恐,他的身體竟然無法控制地開始顫抖起來。

唐鈺上校此時已經趕到了聶峰銘的身邊,卻晚了一步。當他看到聶峰銘的攻擊被一個路人甲攔截了,頓時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很快冷靜下來,就被一個事實驚到了,因為離聶峰銘最近的人其實是他,可對方卻比他早到一步,這是不是證明對方的實力要比他強?

唐鈺驚愕地看向對方,只見那人一身普通的綠色軍校服,不高也不矮。整個人身形顯得有些瘦弱,卻不像洛浪那樣有種柔弱感。挺拔的身形似乎蘊藏了無數力量,否則也無法將聶峰銘的攻擊輕而易舉地攔截下來而毫髮無傷。

最讓人意外的是他雖然看到看起來極為冷酷無情的,可依然無法掩飾他那張還未完全長開的稚嫩臉龐,陌生的樣貌加上普通至極的新生軍校服,唐鈺上校頓時明白了對方的身份。

唐鈺並不准備訴斥對方,畢竟剛剛聶峰銘那一招的確太狠,作為一個團隊里的隊友,想要救助夥伴是天經地義的,唐鈺是認可的。

不過還未等唐鈺詢問對方。台下已經反映過來的學生們紛紛驚呼起來:

「那個人是誰?」

「他怎麼突然出現在擂台上的?」

「對啊。他什麼時候上去的?」

因為來人速度太快。很多境界沒到的學生,只能看到擂台上憑空出現了一個人影,卻看不到對方運動的軌跡路線,這也是他們茫然的原因之一。

「那個人的速度幾乎到了人體的極限!」包廂中有些眼力的人都承認了這一點。心中震驚無比,雖然不知道對方的來歷,卻不約而同地都記下了這人的容貌,決定回去就要查出,對方究竟是誰……

唐鈺臉色很快恢復正常,對那人說道:「這位同學,多謝出手幫助,不過比賽還在進行之中,請你離開擂台。」

「不必了。這一局,我們新生團輸了。」凌蘭淡淡地宣佈道。

唐鈺一愣,不知道對方能不能代替新生團,就聽擂台下面,新生團的代表武炅高聲喊道:「沒錯。這局我們新生團認輸!」

既然新生團的代表都認敗局,唐鈺便不再多話,直接大聲宣佈道:「第三場,五年聶峰銘勝利!大局雷霆機甲團二比一領先新生團。」

唐鈺剛剛宣布,凌蘭就轉頭看向身後依然站立不倒的齊隆,心中有股酸痛流淌而過,雖然她想讓齊隆突破,可她並不想看到齊隆弄的這麼慘,傷的這麼重,要是她沒能及時攔截聶峰銘的攻擊,那力量絕對會讓齊隆根根骨頭斷裂粉碎,就算恢復過來,齊隆原本強悍的身體素質也會降下幾個等階,甚至抹殺了齊隆未來的無限可能。

想到這裡,凌蘭心中怒火燃起,痛恨對手的狠毒,也痛恨自己的大意和想當然,幸虧沒有發生憾事,否則她會終身悔恨。

凌蘭深吸一口氣,強忍心頭的這股怒火,輕輕地對齊隆說道:「齊隆,比賽已經結束,你可以休息了。」

原本站立不動的齊隆聽到齊隆這話,就好像得到了什麼命令,整個人倒了下來。唐鈺反應極快,輕巧地接住了齊隆,為他檢查了傷勢,他臉色微微一變,大聲喊道:「工作人員,快點送治療中心!」沒想到齊隆的內傷傷的這麼重,而他竟然還戰鬥了那麼久,到最後都不肯倒下,這到底是什麼精神在支持著這個少年?

唐鈺不由地想到了前面的洛浪與李英傑,都是這樣,幾乎扛著無法承受的傷勢,做出最恐怖的反擊……他忍不住看向眼前這個臉色冰冷的少年,就算對方沒有說明,他也知道,新生團真正的領袖恐怕就是他了。

很快,齊隆被送到了治療中心,作為他的死黨,韓繼軍當然坐不下去了,沒等凌蘭他們吩咐,就自動地陪同前往……

這個時候,沉浸在血色殺氣中不能回醒的聶峰銘,終於憑著他優秀的意志力衝破心魔,重新清醒過來。

「你醒了?」凌蘭表情依然冰冷無情,可她的雙眼中,原本壓制的怒火,隨著聶峰銘的清醒再次燃燒起來。

「這場比賽已經結束,請這位同學放開這位選手吧。」雖然聶峰銘最後的那個氣動拳有些陰毒,可畢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