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二百三十三章:武器不悔!

第二百三十三章:武器不悔!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6-07 06:19  字數:3362

第二百三十三章:武器不悔!

「嘭!」又一聲巨響!

原來巨型蟒蛇再次撲了過來,凌蘭操控機甲整個跳起,後肢猛地向前一踹,蟒蛇被機甲後肢兇狠地力量再次踹回,兩者一觸即分,分別落於兩地,再次對峙起來。

「警告,機甲後肢超負荷使用,已損壞7%,請謹慎使用,愛惜機甲!」操控艙中,機甲的主腦馬上提出了警告,操控者的野蠻行為。

剛才那一踹擊,雖然將巨型蟒蛇踹開,可因為巨型蟒蛇實在太大太重,讓機甲承受了超越它反震最高係數的能量,讓機甲出現了一定的損壞。

「切,這樣也不行嗎?」凌蘭本來想利用機甲自身的攻擊來彌補武器的不足,現在看來並沒有那麼容易,她鬱悶地拍了拍操控桿,道,「這實習機甲真tmd太脆弱了。」

小四在意識海中忍不住抹汗,凌蘭的機甲格鬥風格從學習之初就已經凸顯野蠻徵兆。還記得因為她超負荷使用機甲,讓機甲傷痕纍纍,最後不得不花了好多榮譽點去修復機甲,才能保住機甲沒有徹底崩潰。所以,就算再結實再彪悍的機甲,落在凌蘭手中也不會好到哪裡去的。因為凌蘭永遠會琢磨出機甲的最大戰力,甚至超強戰力,機甲會不損壞那才叫怪呢。

機無不修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強忍胸口還在翻湧的腥味,操控著機甲從地上爬了起來,而操控艙中,早就充數著機甲主腦不停地提示機甲受到了猛烈攻擊,局部出現了損壞的警告。他毫不吝嗇地拍出一個低級的修補套裝,讓機甲在極短的時間內修復完好。

當然他做這一番動作的時候,目光從沒有離開過三十米開外的戰場。當他看到兔子機甲只剩下一把短刃武器時,心中不由地焦急起來。因為他明白,要是兔子機甲干不掉這個巨型到讓人膽寒的蟒蛇。他們兩人絕對會命喪此處。

「不,好不容易找到如此強大的機甲士帶我去信陽城。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裡,半途而廢!」機無不修當然不肯就此認命,他打開包裹,拚命尋找包裹內還有沒有兔子機甲能使用的冷兵器。此時他有些慶幸自己是在野地,而不是在格鬥場。要知道在格鬥場,是不允許臨時更換武器裝備的。

當他看到一把漆黑的武器,不由地愣了一愣:「要用這把嗎?」

機無不修看著這把他在三洋小鎮中自己改造出來冷兵器。形狀像遠古時期的唐刀摸樣,但是刀尖部分,不是唐刀光潔的斜切斷面,而是呈顯一個極為明顯的凹形。這凹形從刀尖深槽逐漸變淺,延生至整個刀面。

整把刀顏色烏黑一片,似乎不像其他明亮的兵器來的引人注目,可無形中散發的一種煞氣,卻讓人知道這把刀並不是一把普通的刀。當然也僅僅止於此,真正知道這把刀的可怕之處,除了製造它的人之外,也只有使用它的人能明白了。

這是機無不修用三洋小鎮所採集到最好的原料製作而成的兇器,當初製作成功。就讓他從一個實習機甲改造師連跨兩級變成高級機甲改造師。當時的他年少輕狂,得意地忘記了再還沒有變得強大時要韜光隱晦,高調地爆出了自己的姓名,也讓雷王清楚了他的底細,最後,無論現實還是機甲世界都用他的勢力強迫讓他加入他的組織。

而他不肯屈服的後果就是從此被對方限制在三洋小鎮之中,動彈不得,要是今年無法通過考核後更會被無情地驅逐出第一男子軍校。雷王就是這麼狠的人,不服從他的人,必然會被他摧毀璀璨的未來。

機無不修從沒有想過要賣掉這把冷兵器,雖然一些強者因為好奇這把武器的數據,曾出了極高的價格,他也知道賣掉這把刀,或許可以讓他有希望離開三洋小鎮,可他在還沒面臨絕境之前,還是選擇留在身上。不是因為這是他的榮譽,更是為了提醒自己,他的無知,他的狂妄,他的弱小,他的恥辱,以及他當初的不屈。

「我將它取名不悔,是為了提醒當初我的選擇不會後悔,同時也希望這把武器能在一個讓它同樣不悔的機甲士手中徹底展露風華,也許,它的主人出現了!」機無不修看著眼前那個矯健的兔子身影,銀牙一咬,果斷拿出了對他意義深重的不悔刀。

不悔的實體出現在密林之中,原本已經十分陰森的密林,溫度突然再次降低了一線,讓機無不修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機無不修留戀地摸了摸不悔的刀面,再次抬頭時,眼神充滿堅定。他很清楚,若凌天一線真的信守諾言,帶他去信陽城,絕對會得罪雷王。雖然凌天一線還沒完成任務,可機無不修卻有種莫名的信任。短短的相處,讓他明白對方儘管冷酷霸道,但絕對是一個負責的男人。

所以,他相信,他的不悔不會從此蒙塵,在凌天一線絕高的操控之下,絕對會發出它耀眼的光芒,他更希望,若某天凌天一線與真得雷王對上了,所持的武器就是這把不悔……

機無不修雙眼精光一閃,猛地大喊一聲:「凌天一線,接刀!」

機無不修用力操控機甲將手中的不悔丟了出去,凌蘭只見一道烏光飛來,她冷靜地操控兔子機甲的右手用力一握,就感覺手中的武器很沉,讓準備不足的她差點沒站穩。不過凌蘭的應變能力那是超級強悍的,瞬間,右側引擎猛然開啟,用巨大的推力,將機甲側傾的身子穩住。

「這是什麼武器,竟然這麼重?」凌蘭好奇瞅了一眼兔子手中那把像刀不像刀,像劍也不像劍的冷兵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