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二百三十二章:蟒蛇一族!

第二百三十二章:蟒蛇一族!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6-06 06:32  字數:3254

第二百三十二章:蟒蛇一族!

巨型蟒蛇終於停止了扭動,巨大的蛇頭猛地掉落了地面,又砸起來一些塵土落葉,機無不修小心翼翼地道:「它死了……」

「還沒有!」凌蘭冷冷地回道,這種小把戲怎麼能騙過她?在原始深林中,什麼凶獸沒見過,有些甚至比這條蟒蛇更加狡詐。

「啊……」機無不修驚愕地看著那蟒蛇,這樣子還沒死?

凌蘭從兔子兩隻後肢外側各抽出一把短刃,左手猛地一甩,一把短刃狠狠地被丟了出去,呼嘯聲中直切蟒蛇的頭部。

眼看就要擊中的時候,蟒蛇突然抬頭,張大嘴巴惡狠狠地咬住那飛來的短刃,就聽到『咯』的一聲,那把高堅性能剛製成的短刃被它直接碎片,可見蟒蛇的咬合力量是何等的強大,要是凌蘭親自走上前,一個不查被它偷襲到要害,恐怕會機毀人亡。

不過這可怕的一擊也是這條蟒蛇最後一次的攻擊,因為第二把短刃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被凌蘭悄然無聲地射了出去,在蟒蛇咬斷第一把短刃的時候,第二把短刃直接刺入蛇目之中,洞穿了整個蛇頭。

蟒蛇臨死之際,似乎是痛極,裂開大嘴仰天怒吼,發出一陣刺耳的嘶鳴聲之後,蛇頭這才重重地砸落在地面上,再次濺出了一絲塵土。

看到這一幕,凌蘭操控著兔子機甲往前一跳,機無不修見狀心驚膽戰,猛地大喊:「凌天一線,小心它還沒死。」萬一對方再來一次假死,兔子機甲這麼上去不是很危險嗎?

「這次已經死了。」凌蘭淡淡地回道,走到蛇頭那裡,將釘住它要害的紅蘿卜劍刃拔了出來,放在兔嘴中咬好,再拔出蛇頭上的短刃,在地上擦了幾下,這才嫌棄地插回後肢。沒辦法,實習機甲上的武器實在太少,凌蘭可捨不得不拿。

當凌蘭做好這切準備離開的時候,機無不修再次說話了:「那個,戰利品你不拿嗎?」

前面時刻,兔子機甲幹掉其他變異猛獸時,就從不拿變異怪獸身上的戰利品,這讓他心疼死了,要知道那可是積分啊……雖然每個只有零點幾的積分,可積少成多啊,那麼多凶獸,都收集起來了,怎麼地也有幾十個積分了。

在機甲世界裡混,沒有積分那可真是寸步難行,要是他有無數積分,便不會可憐兮兮地被困在三洋小鎮,直接拍出一萬積分,就算雷王,也沒辦法阻止強者將他從三洋小鎮帶出去。

「戰利品?」凌蘭好奇地問道,她還真不知道這些事情。

「對呀,怪獸身上有許多好東西,只要收集下來,就可以到兌換商店兌換積分,比如這蟒蛇的牙齒,一個可以有3積分,四個就是十二積分,像你一路上打的兔子毛皮,一張零點二個積分,野狼毛皮零點三個積分……」機無不修對戰利品真是了如指掌,扳著手指一一闡述凌蘭這一路來的浪費。

凌蘭聽了半天,原來機甲世界還有這樣累積積分的,不過她看了看那個蛇頭,好吧,她沒有興趣跟那醜陋的身體再接觸,於是便道:「你收集吧!」

機無不修以為凌蘭是讓他幫忙收集,於是高興地嗯了一聲,便動身去收集蛇頭上的那四隻尖牙。凌蘭這一路恐怖的戰力讓機無不修明白,他那些獎勵根本不足以聘用如此強悍的機甲士,他很想用其他東西來彌補,若能幫對方收集戰利品,多點積分,他感覺虧欠會少一點。

機無不修一邊收集牙齒,一邊看著蟒蛇中段變成肉沫的那段唉聲嘆氣。這是凌蘭高空墜落,利用機甲自身的重量與重力,一掌將蛇身擊成肉沫,這一招無論在時機上還是精準上都無懈可擊,證明凌蘭的操控機甲的能力已經到了機身合一的地步,這是特級師士的特徵,這也證明機無不修的猜測是準確的,眼前這架實習兔子機甲的操控者,絕對是一個神秘且強大的特級師士。

當然機無不修並不驚嘆對方的實力,而是惋惜那段蛇皮被凌蘭蠻力破壞了,他暗暗想到,這麼巨型的一張蛇皮,要是完美剝下來,怎麼說也能兌換30積分,這已經算是兌換戰利品中極高的數額了。好吧,為了累積積分,聘請高手,機無不修無疑有些積分控了。

機無不修的收集能力還是很強的,四枚牙齒用時不到兩分鐘,可就算如此,凌蘭還是覺得不合算,或許這也是小四沒給她提議的原因,殺猛獸或許只需要凌蘭幾秒的時間,可收集卻要浪費她很長得時間,這絕對不是凌蘭想要的。

凌蘭看到機無不修收集好了,便不再遲疑,繼續前行。雖然一路謹慎,卻再也沒有碰到什麼凶獸,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這種詭異的情況讓機無不修忐忑起來。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前面兔子機甲不慌不忙地蹦跳著,每一次蹦跳距離都是一樣,動作弧度以及韻律完全一致,這種精準的操控讓他的心情慢慢地恢復了平靜……

行了大約五分鐘的行程,突然,凌蘭停下了腳步,開口道:「小心。」

機無不修雖然選擇學習的方向不是正式的機甲戰士,可這些年來自力更生,讓他的戰鬥經驗極為豐富,聽到凌蘭的提醒,已經擺好了防禦姿勢,四周的情況分多個視角布滿了機甲的屏幕,可是除了安靜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異動。

不,其實還是有聲音的,是那風聲吹動樹葉時的拍打聲,可這是極為正常的一幕……機無不修的額頭還是冒汗,越是安靜正常,越表明危險正在臨近。

機無不修此刻還未察覺,他無條件地信任著凌蘭,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