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二百二十二章:憑什麼?

第二百二十二章:憑什麼?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5-27 21:13  字數:3445

?

第二百二十二章:憑什麼?

景韌少校不滿道:「每次經過這裡,你都不下來到我這裡坐坐。」

「你也知道,我和天方總要有一個留守柒角號。」駱仰少校苦笑。

「當初就不應該讓你跟著天方,跟著我,現在你也應該是大校了。」景韌少校冷眼瞥著天方,似乎埋怨天方誤了駱仰的前程。

天方大校只得摸摸鼻子不敢吭聲,當初的確是他拉著駱仰,讓他幫他,因為他清楚,性格大大咧咧的他根本沒辦法處理好那些瑣事,必須要找個信任的好友來幫他,而駱仰是他的唯一選擇。

「不過,這次怎麼能下來了?」景韌好奇地問。

「因為柒角號正在系統重置,我在那也沒什麼事。」駱仰回道。

「重置?」景韌臉色微微一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除非發生大事,或者系統混亂,否則根本無需重置系統,看來柒角號的確發生了大事。

駱仰與天方相視了一眼,苦笑起來,最後還是駱仰回答道:「其實這事可大可小,我們的飛船被多哈的軍校新生給控制了。」

「人員的控制?」景韌看到兩者一臉苦笑,頓時臉色大變,「難道飛船的主控權被轉換了?」

天方大小苦笑道:「正是!」要不是這個原因,誰能控制得下他這個領域級的高手。

好久,景韌變幻莫測的臉色才稍微恢復過來,他臉色凝重道:「這件事,可不能讓軍部知道,否則你們兩人都會受到處罰,甚至一個不巧會送上軍事法庭。」

「那麼多軍校生,這件事恐怕沒辦法控制下來。」駱仰說道。「不過只要有一個人願意出手,我們就會沒事。」

景韌聞言神色一動:「怎麼說?」

「只要凌霄大將願意將這件事抗下……」

「凌霄大將!」景韌驚叫起來,「這怎麼可能?他憑什麼出手幫我們?」

「因為。將柒角號奪下的軍校新生領袖就是凌霄大將的兒子,我們不找他解決。找誰?」天方大校直接丟出了一個炸彈。

「什麼?凌霄大將有兒子了?」景韌不能置信,他左手掩住自己的額頭,擺擺右手道,「等等,先讓我整理一下頭緒,這個信息有些大,我腦子的cpu一下子處理不過來。」

終於。景韌少將恢復了冷靜,他想了想,的確能夠出手,也願意出手幫他們的只有凌霄大將了。不過景韌少將還是有些擔心地道,「凌霄大將會為了他兒子插手此事嗎?」

天方大校笑道:「臨行時,凌蘭曾暗示讓我去找凌霄大將!」

「凌蘭就是凌霄大將的兒子了?他難道已經想到後果了?」要是如此,凌蘭這個少年可見不簡單了。景韌的眼中迅速閃過一抹精光。

「無論實力與計謀都很強,未來的成就很可能並不遜色於凌霄大將。」駱仰對凌蘭的極為佩服。認為他未來無可限量。

「那小子膽大包天,心夠狠,無論對自己還是對夥伴,讓我都感覺有些膽寒……」天方大校神情凝重地摸摸自己下巴,「我很擔心他會走入極端。」

天方大校卻持有不同意見。他怕凌蘭這一次得逞之後,越發沒有顧慮,要是碰到一個比他更狠的人物,很可能會一敗塗地。

「他才十六歲。」駱仰提醒天方道,「未來還有太多可能,我們不能就此下決定!」

天方沉默了下來,可憂心卻沒有完全消失,凌蘭各方面的確出類拔萃到妖孽程度,可越是妖孽的人一旦走錯方向,引發的後果也要比普通人更加慘烈。

「呵,你在擔心什麼?他不是凌霄大將的兒子嗎?」景韌提醒天方,有凌霄這棵大樹護著,就不要杞人憂天了。

天方恍然大悟,頓時失笑起來,心中隱隱有些凜然,沒想到凌蘭給他的印象深刻到讓他遺忘了凌霄大將,這是多恐怖的存在感,竟然壓下了他的偶像……

此時,凌蘭一伙人浩浩蕩蕩氣地殺進特別給學生們安排就餐或者休息的場所——要塞大餐廳。他們已經被引導工作人員通知,下午五點時分,將會登上新的飛船,進行新的旅程。

「蘭老大,果然如你所料,這裡是一個中轉站。」韓繼軍低聲說道。自從凌蘭知道目的地是這裡時,就判斷這可能是一個中轉站,現在證明,凌蘭的猜測沒錯。

餐廳一下子湧進如此龐大的人員,穿著的服裝也不是聯邦的軍服,就知道這些人是軍校新生。只是這批軍校生每個人臉上笑意濃濃,輕鬆自在,進來時也不像其他人那麼安靜,不少人正開心交談著,熱鬧非常。

餐廳其他新生頓時將視線集中到他們身上,紛紛猜測這些人來自哪個星球。

大廳的角落的一個大圓桌上,一夥大約十個人左右的新生正看著他們,其中有一個氣質溫文爾雅的少年正若有所思地想著什麼。

「周亞?你有什麼發現?」身邊一個神情慵懶的少年看到夥伴一臉凝重,便開口問道。

少年一下子被叫醒過來,他暗暗蹙了蹙眉,道:「王輝,這批人很不簡單,要是沒事,我們不要去惹他們。」周亞瞥了一下身邊的夥伴一眼,開口提醒道。

「哦?」王輝並沒有聽進夥伴的提醒,神情十分地不以為然。

「這批人沒有分散,選擇做的位置都在一起,這就表示他們之中必然有一個主心骨,或者實力強大到讓他們信服的強者……我們剛進軍校,在不知道對方底細之前,不要隨意開罪他們為好。」周亞不認為他們十來個人就可以與這數百人相抗,就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