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二百二十一章:敬禮!

第二百二十一章:敬禮!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5-27 01:13  字數:3332

第二百二十一章:敬禮!

少校看到凌蘭一個人施施然地離開了船長室,而自家的船長卻一個人傻站在那裡,他無語地走了過去,推了推自己的死黨:「幹嘛傻站著?」

天方大校苦笑道:「我們輸的不冤啊。」

「為什麼這麼說?」少校奇道。

「凌蘭是凌霄大將的兒子啊……」天方大校喃喃地說道,剛才他竟然說要去教訓凌霄大將,這絕逼是找死的節奏啊……

少校聞言大吃一驚:「什麼?」不過他很快冷靜了下來,細想凌蘭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以及威脅天方的那種絕然與狠戾,絕非普通學生能幹得出的……

他低聲嘆道:「也只有凌霄大將才能養得出這麼妖孽的孩子……果然虎父無犬子。」說罷他與天方大校對視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激動與心喜,知道崇拜的強者後繼有人,無疑讓他們極為興奮,原本的挫敗感也降低了許多。

凌蘭此時已經來到了主控制室,主控制室目前由韓繼軍暫時負責,他看到凌蘭來到,忙迎了上來,問道:「蘭老大,有什麼吩咐?」

「要是玩過癮了,我希望下一次能準時降落到起落架上。」凌蘭語氣極淡,似乎只是來告之一聲。

凌蘭的話讓韓繼軍的臉猛地一紅,他馬上回道:「知道了,蘭老大,下次絕對降落成功!」

正如凌蘭說的那樣,韓繼軍這裡的軍校新生的確玩瘋了,因為操控飛船精準降落是極其難得的一個實踐,讓主控制室里的學生們不想馬上結束,於是就造成了飛船幾次降落都沒有成功事實,因為他們還想再來一次。

凌蘭與韓繼軍的這段話,天方大校與少校是沒辦法得知的,因為小四早就屏蔽了這一幕。其實在船長室中,凌蘭對飛船幾次沒降落到位也很有意見,不過她不能給自家小弟拆台,所以就硬著頭皮裝作毫不在意的摸樣,唬過了那兩人。

而這個時候,要塞的指揮塔中,引導柒角號的引導員忍不住火大地關閉與柒角號的聯絡器:「MD,柒角號到底在搞什麼鬼,是不是操控員都喝糊塗了,竟然降落失敗了這麼多回……」以前柒角號可沒那麼麻煩,一個坐標過去,趕緊利落地降落了事,用得著他這麼一遍遍地怒吼坐標嗎?

「耐心點,柒角號的天方大校可不是好惹的,他最護短了。」身邊同樣是引導員的夥伴小聲提醒他道。

「我知道,要不然我就不關閉聯絡器,直接開罵了。」引導員鬱悶地道。

「好了,你看,柒角號好像找准位置了……」另一邊的夥伴無意間看到柒角號的運動方向,馬上提醒道。

「丫的,總算搞定了,我真的要被他們氣死了,還沒見過這麼笨拙的飛船操控員,他到底有沒有拿到過資格證?」柒角號引導員在嘀咕聲中再次打開聯絡器,進行下面的引導,當然在打開麥那一刻起,他的聲音變得冷靜有耐心,似乎剛才的不渝只是錯覺。

「注意,監控台那裡傳來信息,又有飛船來了……」指揮塔上的接收信息員提醒手有空的引導員引導新來的飛船。

「我來吧!」一開始提醒夥伴的那位引導員接下了這個任務,然後接通了與對方的聯絡信號:「你好,我是起源要塞的引導員,編號72……」

柒角號這一回乾淨利落地降落到了要塞飛船碼頭的起落架上,因為韓繼軍直接用凌蘭的原話警告了興奮過度的軍校新生們,讓他們頓時收斂下來,乖乖地聽從韓繼軍的命令,不敢再亂來了。

這讓一直看戲的飛船工作人員有些失落,不過他們也暗暗佩服凌蘭在軍校新生中的崇高地位,當然對韓繼軍能利用凌蘭的威嚴迅速掌控主控室的行為也極為欣賞。

而與柒角號一起降落的,還有一艘比柒角號小上一號的飛船,停靠在他們相鄰的那個碼頭上。也許那艘飛船上的新生比較少,打開艙門的時間比柒角號早了一些,上面陸陸續續下來了幾十位軍校新生。

如前幾艘飛船那樣,這些新生低著頭不敢吭聲,戰戰兢兢地走到了平台,然後在要塞指示人員的指示下,迅速離開這裡去他們該去的地方。那速度就像在逃離龍潭虎穴的感覺,步伐明顯凌亂的很,

平台上的執勤軍人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些神情低落,且驚懼不定的少年出現,只有眼尖的人才能在他們的眼神中看到一絲不屑,他們並不喜歡這些夾著尾巴逃的少年們,認為這是丟了軍人的臉。

不過,他們也習慣了,幾乎沒有一個新生不是這般表現,難得有幾個人臉帶不屈的,到這裡也會強忍心中屈辱,咬著牙走進要塞之中。要是有個少年一臉趾高氣揚地從飛船上下來,那才叫他們側目震驚。

原本以為這一幕永遠不會出現,可現實卻證明一切皆有可能。

柒角號的艙門終於打開了,已經整理好行李的軍校新生們一臉興奮地走下飛船,眼中充滿了好奇,有些膽大的甚至低聲交流那些執勤人員身上的武器都是什麼,這種異常的行為讓執勤人員面面相視,開始懷疑這飛船上的人真的是這一屆的軍校新生嗎?還是一批過來參觀要塞的旅遊人士?

當然後面一種是不可能的,起源要塞是聯邦的秘密要塞,是不被公開的,當然也就沒有所謂的旅遊參觀人士了,造成執勤戰士有這種錯覺的,完全是因為這些軍校新生,他們眼裡沒有畏懼,沒有害怕,沒有屈辱,更沒有憤怒與不屈,有的只有興奮,好奇,以及那顯而易見的自信與張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