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一百八十五章:三年後……

第一百八十五章:三年後……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4-29 22:46  字數:3510

第一百八十五章:三年後……

「精神衝擊!」一記強大的精神衝擊,向木水清攻擊而去,當這精神衝擊碰撞到對方的精神體,只是給對方的精神屏障帶來一些漣漪,然後就迅速消失不見了。

就這一擊,凌蘭就知道自己師傅的精神力絕對凝重厚實,普通的精神衝擊根本沒辦法撼動。果然,就聽到木水清搖頭說道:「就這點力量,是沒辦法學習神控終極技能的。」

凌蘭眉頭一皺,知道不全力以赴是沒辦法通過考核的,於是她咬了咬牙,決定運用她最強大的精神攻擊手段——精神爆破!

當然一道精神爆破的能量恐怕也很難撼動木水清,凌蘭直接拿出了她現在能夠達到的能力四段爆破進行攻擊。

四段爆破就是凌蘭將自己的精神力平均分成四股精神力,然後分別爆破,爆破威力一層疊加一層,讓精神爆破的威力呈倍數增強,到第四段精神力爆破的時候,所產生的力量將是她原本精神爆破的八倍力量,可見疊加式精神爆破的威力,這是凌蘭模仿了寸勁的發力方式,也算是凌蘭自創的一招精神攻擊。

凌蘭小心翼翼地將精神力凝結成四道手臂粗細的精神帶,按照前後順序,一層疊一層地向木水清蔓延過去,當將要接觸到木水清的精神防護體時,凌蘭果斷默喊四聲:「爆!爆!爆!爆!」

就在看不到的空氣之中,四道精神力一道接一道地爆炸,兩人所處的空間,無形的氣體出現了劇烈震蕩,一層累加一層,當最後一道精神力爆炸之後,疊加而來的精神爆破能量如海潮一般洶湧地撲向木水清。

當木水清的精神防護罩接觸到這股龐大的精神震蕩力量,他忍不住臉色微微一變,雙手猛地合掌,一聲悶哼。原本防護自身的精神力再次得到加固……

「嘭!」兩股精神力在空中劇烈碰撞,凌蘭雖然聽不到碰撞的聲音,可空氣中傳遞而來的反噬力量就知道這次的碰撞力量絕對超過她任何一次的精神爆破。

強大的力量碰撞直接反彈到了凌蘭的身上,力量來的太快也太強,她根本無法站穩身體,整個人隨著這反彈力量往後倒飛,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而木水清整個身體劇烈搖晃了幾下,臉色一白,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不過,雖然兩人都沒什麼事。但木水清的院子在兩股力量碰撞之中徹底毀了。強大的能量直接將院子里的一切東西。震成了碎末,就連木水清所住的房子牆面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痕,有種搖搖欲墜的感覺,可見這力量的可怕。

凌蘭一個鯉魚打挺。便站立了起來,看起來並沒有被這些反彈力震傷,只是她臉色十分蒼白,看起來四道精神爆破對她有些吃力。

「你這小子,竟然這麼狠……」木水清有些無語地看著凌蘭,這小子真沒有半點尊師重道的念頭,一上來就給他來這麼強的精神攻擊。還有,他更是個狠得下心的傢伙,要知道精神爆破會讓施術者十分痛苦。可不是普通人能忍耐的。

凌蘭臉色蒼白地站在那裡,這個時候她的額頭出現了一陣陣的抽痛,精神爆破讓她的精神力消耗太多,已經有些燈枯油盡了。不過她還是強忍著劇烈的頭疼,以及噁心欲吐的感覺。說道:「不對自己狠點,我早就死在別人的手中了。」

木水清聞言心中一澀,他當然明白凌蘭話中的意思,凌霄成就太高,這也讓不少貪圖凌霄成就的人妄想得到凌霄的傳承與財富,作為凌霄唯一的法定繼承人,凌蘭的存在無疑太招人恨了,貪婪的人都想除掉凌蘭這個眼中釘。沒了凌蘭,他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將凌霄留下的傳承與財富佔據。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們明裡暗裡做了無數手腳,凌蘭成長至今,這一路絕對是伴著腥風血雨而來的。

「對不起,我應該早點來看你……」木水清愧疚了。

「師傅,你在凌家,就是我的護身符。」凌蘭此時已經明白,為什麼凌氏家族謀取她繼承權時,軍部選擇沉默放任,卻不敢擺明車馬支持。很大原因,他們顧忌著坐鎮凌家的木水清,所以他們不敢做的太過分。也因為木水清的存在,她的母親藍洛鳳才有那個勇氣設計凌氏家族,這也是凌氏家族輸了之後乖乖離開多哈的真正原因……

可以說,木水清選擇在凌家老宅閉關,一定程度上是保護了藍洛鳳與凌蘭母女二人,讓其他覬覦凌霄傳承的人不得不選擇暫時退讓。

「好!凌霄有你,後繼有人!現在你好好溫養修鍊你的精神力,三個月之後,我將正式教導你神控終極只術。」木水清滿心歡喜,伸手拍了拍凌蘭的肩膀,說出了他的決定。

「多謝師傅!」凌蘭拜謝。

三年時間彈指而過,當春意再次如約來到多哈之星的時候,這一個春日,太陽還未爬起,晨曦也只是剛剛露出它的尖尖觸角,童軍中心學院的大門口外面,就有五位紅衣少年早早地站在那裡,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其中一個體格強壯健實的少年,一臉緊張,他時不時地深吸了幾口氣,試圖安撫自己激動的情緒。

原本不允許童軍生私自外出的大門警衛,對他們這夥人卻視若無睹,只是安穩地坐在自己的執勤崗亭中,端著一杯熱茶悠然地喝著。

不是他不想抓人,也不是他被對方收買了,而是這一伙人讓他只能幹看著沒轍。他們都是十年生,是童軍學院的最強小隊,他們的隊長更是童軍學院的最強生。

就算他有心想抓他們進來,也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