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一百六十六章:對手是誰?

第一百六十六章:對手是誰?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4-08 22:20  字數:3390

第一百六十六章:對手是誰?

「好啊,你要是站著不動,任我打上幾招,就行了!」袁晨話音剛落,就衝過去,準備狠狠教訓這個喜歡油腔滑舌的小子。

「那可不行,被打到了,會疼的……」謝宜驚叫起來,嚇得轉身就跑。就在袁晨要打到他的時候,他突然回頭猛地跳了起來,原本空無一物的右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握住了一根橡膠棍,他一個有力地力劈華山,狠狠地向袁晨當頭劈去。

謝宜的反擊動作太快也太突然,這出乎意料的動作讓袁晨心中大驚,他根本不敢繼續攻擊謝宜,急忙一個停步,手舉短棍橫在自己的頭頂上,硬生生地將謝宜這一招給架了下來。幸虧他反應快速,否則就被謝宜偷襲到了。

不過就算如此,袁晨還是吃了大虧。謝宜是有心打無心,袁晨卻是應招倉促,這一擊直接讓他連退了三四步,胸口一陣悶痛翻湧,忍不住張口,鮮血直接噴射而出……

「卑鄙!」袁晨按住胸口,怒喝道。

「這打法,太猥瑣卑鄙了!」張京安臉上怒氣一涌,他們小隊還沒吃過這種虧呢。

謝宜似乎聽不明白,他一臉困惑地道:「哎呀呀,學長怎麼吐血了?難道是要告訴我們,只要努力了,就會有收穫?」謝宜的臉一下子光彩起來,感動道,「嗚嗚嗚,學長真是太好了,關鍵時候還不忘教導我們,甚至不惜以受傷的代價……」

「閉嘴!我一定要殺了你!」袁晨的雙眼赤紅。他覺得自己被眼中的螻蟻戲耍了,他感覺到了屈辱,感覺自己的自尊被人狠狠地踩在腳底踐踏。他要報復,要讓對方的鮮血來洗刷他的恥辱,第一次他心中有了強烈的殺人*……

不遠處的凌蘭蹙了蹙眉,十年級那個人的殺意她清晰感受到了,因為沒辦法接受意識中認為比自己弱的人強大,而選擇摧毀嗎?這算是人性的一種醜陋嗎?

凌蘭看向那個依然笑嘻嘻。似乎對袁晨的殺意無感的謝宜,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我一直以為我隱藏的夠深,沒想到有人比我還會隱藏……這個世界果然沒那麼簡單……」

「袁晨,別違反了規定……」張京安同樣察覺到了袁晨的殺意,便出口警告道。

「隊長,放心,我會完美解決這件事的。」只要不給對方認輸求救的機會。就算錯手殺了對方,學院方也沒辦法懲罰他。「隊長,你們可以暫時離開一下。」他不想殺人的時候,有人唧唧歪歪,就算隊長也一樣。

張京安深深地看了一眼袁晨,便道:「也好……」說完,他便一個閃身。便離開了現場,石岐等人看了一眼下面的袁晨,沒有說什麼便跟著張京安離開了。

張京安等人一離開,原本笑容滿面的謝宜頓時嚴肅起來,他對身後的白衣曉明說道:「你快離開這裡……」

「不行,不能留你一個人對付他,我們一起上。」白衣曉明一臉堅持,他認為兩個人一起總比一個人有勝算。

「拜託,你都受重傷了,還怎麼打?再說了。你不在了,我也好逃走啊。逃跑我是最拿手的,別拖我後腿啊。」謝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時候,太講義氣也是件麻煩事。

「真的?」白衣曉明將信將疑。

「當然是真的……快走快走……」謝宜滿臉嫌棄,像趕走蒼蠅一樣,向身後的白衣曉明不耐煩地揮手。

白衣曉明不放心地瞅了謝宜一眼,發現謝宜真有這種想法。便一咬牙,離開了現場。

知道白衣曉明遠離了現場,謝宜原本緊張的臉頓時放鬆了下來:「哎呀,麻煩的人都走了。現在就讓我們好好玩玩吧……」沒人盯著,他才好拿出絕招來,否則隱藏了那麼多年幹嘛呢……而且,他也不願意放過想殺他的人,他可不是好人來著。

袁晨陰森地道:「是啊,的確好好地玩一玩了……」說完他猛地撲了過去!

那一邊,張京安帶著五名隊員向前行了五六百米之後,石岐就提醒道:「那些人就在前面,馬上就要到了。」他說的是一開始他們追逐的那一隊七年乙班的學生。

「朱琪,青冥,那些人就由你們對付了!」像這種對手,張京安根本沒想自己動手。

「石岐,你去壓陣!」張京安派石岐過去倒不是怕朱琪青冥失手,而是怕那隊人又跑掉一二個,張京安喜歡一鍋端,並不喜歡有漏網之魚。

「是,隊長!」三人齊齊領命,很快便向前飛奔而去。

「隊長,那我呢?」唯一留下的隊員鬱悶了,所有人都有事情干,就剩下他一個人無所事事。

「羅瓊,你有沒有察覺到有些不對勁?我總覺得有人在觀察我們,可我卻找不到對方。」張京安面對唯一的隊員,說出了他心中的擔憂。

「隊長,會不會是導師們關注著我們?」羅瓊第一個想到的是這個,某些導師的實力很恐怖,他們學的越深,對那些導師的驚懼就越嚴重。

「這也有可能,所以我才帶領你們離開袁晨那裡,要是導師的注意力放在那裡,我們這裡就會沒感覺……不過這個感覺一直跟著我,就算我派出朱琪青冥之後,還滯留在此地……」張京安說著說著,突然咦了一聲,「感覺消失了……」

然後他很快臉色大變:「不好,石岐出事了。」石岐的氣息已經毫無掩飾,這種可能就是他失去了意識。

「被攻擊了?是我們的對手嗎?」羅瓊驚道。

「當然是對手了,那些導師可不會對石岐下手。」張京安臉色十分難看,他竟然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