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一百五十四章:蘇醒!

第一百五十四章:蘇醒!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4-01 15:56  字數:3429

第一百五十四章:蘇醒!

外太空,日暮帝國的星際母艦的指揮室中,一群人已經耐心地等待了數個小時,可始終沒有接到下面的好消息,這讓他們有些急躁,紛紛討論接下去要怎麼安排才好。

「指揮官,現在對方的救援艦隊已經來到了這裡,而我們支援的艦隊在這裡。」參謀長指著大屏幕上的星圖,跟最高指揮官彙報軍情。

「還有三個小時,對方的星艦就會出現在這座星球的外太空中。」參謀長翻閱預測資料後,繼續說道。

「這支艦隊,在來到我們這裡之前,應該會被我們帝國派來支援的艦隊阻擊,我們還有時間。」指揮官不肯就此收手,星球上,現在處於混戰階段,誰也不知道最後的輸贏是誰。

「池田君他們現在在哪裡?」指揮官又問道。

「已經安全降落到了星球,正進行斬首行動。不過,只有兩個小隊成功集合,其他不是失蹤就是英勇玉碎了。」另一邊掌握傷亡人數的參謀開口道。

「聯邦其他艦隊有什麼異動嗎?」指揮官問參謀長道。

參謀長直接點了點離這座星球最近的三個點道:「這三個點上,都有一支艦隊開拔,雖然我們的密探沒有查到他們的目的地,但以現在這種情況,肯定是撲向我們這裡。」

「要是他們趕到,這場戰鬥我們沒有任何勝算。」這座星球與聯邦、凱撒、格蘭三國離的最近,距離日暮實在有些遠,所以。他們的星際艦隊不可能如聯邦這樣,可以快速增派艦隊救援。

指揮官沉思了一下。然後問道:「我們最多還有多少時間?」

「最近的那隊艦隊不考慮的話,最多只有7個小時。」參謀長果斷給出了他們的剩餘時間。

「命令池田君。他們只有七個小時,不,只有六個半小時,要是六個半小時,無法執行斬首行動,他們就會成為棄子。」指揮官冷酷地道。

「哈伊!」所有人畏懼地低頭接令,在日暮,最高指揮官完全可以決定下面戰士的生死。

時間一點點過去,前來救援的聯邦第一支艦隊在尚未進入這座星球的星空範圍。就被日暮帝國趕來的一支艦隊阻擊,雙方展開了激烈的星艦大戰,兩國最起碼數千首星艦,十萬多名星際戰士死在這次的星戰之中。

當時間還剩下最後半個小時的時候,日暮星際母艦指揮室里,已經愁雲密布,所有人的臉色都一片灰色,他們已經感覺到他們這次入侵計劃的失敗。

「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池田君的消息?」眼看對方的救援艦隊就要趕到,外太空中的母艦指揮官開始暴躁起來。

身邊的人只能低頭沉默。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感覺池田隊長恐怕凶多吉少了。

「八嘎,一群廢物!」指揮官其實心中也有了這種不妙的預感,只是一直不肯相信罷了。當然他們不知道。他們僅存的兩個小隊的王牌機甲,其中一個小隊無聲無息地死在凌蘭的手中,只是這個事實永遠無人知曉。除了齊隆四人。

而另一個小隊,好死不死地碰上了營地最高指揮官的機甲戰隊。最高指揮官本就是個王牌巔峰的師士,只差一步就能晉陞王級的存在。而保護他的戰隊,最差的也是特級師士。而且營地的指揮官又是個陰險的,一看到對方這支王牌小分隊,就命令機甲戰隊集體圍殺了。

那支小隊根本沒機會抵抗,就死在無數機甲齊發的光束槍中,斬首行動就這樣被輕而易舉地破除了。

當齊隆等人一路安然趕回大本營的時候,戰爭已經處於尾聲階段,星球上空的星艦開始有計劃地向本國區域撤離。

當然星艦撤離,就代表被投放在星球的這些機甲士成了棄子。星球大本營發出了招降信號,不過日暮的機甲士被日暮帝國洗腦的洗的很徹底,當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了生路,這些日暮機甲士士氣竟然沒有低落,更沒有選擇投降,而是爆發出了驚人的戰鬥力,往往拖著幾個聯邦機甲士一起同歸於盡,這讓聯邦機甲士們驚出了一身冷汗,不敢再對這些棄子心存憐憫,看到一個活的就直接轟死。

這種場面也讓兩國的傷員變得很少,日暮不需要俘虜,所以取得勝利的同時,直接解決了對手的性命,而聯邦則以牙還牙,以血還血,到最後誰也不肯留下這些沾染他們戰友性命的俘虜了,擊殺一直在進行當中。

齊隆他們強行軍整整十五個小時,這才趕回了大營地。當營地的醫療官看到齊隆他們抬著昏迷不醒的凌蘭,趕緊讓齊隆他們將凌蘭放入了其中一架治療艙中進行治療。

「幸虧你們回來及時,要是再晚上一個小時,恐怕治療艙都治療不好了。」治療官看到治療艙中反饋出來的信息,不由地慶幸起來。

齊隆焦急地問:「那他要治療多少小時才能蘇醒?」

「蘇醒的話,也許三天左右就可以了,不過想要徹底治療好他的身體,估計要在治療艙中躺上三個月的時間。」醫療官沒有誇大其詞,事實上,凌蘭的身體已經接近崩潰,只是身體內部還保留著一絲生生之力,而這一絲生生之力恰巧給了凌蘭康復的能量。若這一絲生生之力徹底被毀,凌蘭就算在治療艙中躺上十年也無濟於事。

「三個月,這麼久?」小夥伴們這才感覺到後怕起來,他們知道凌蘭受傷很重,卻沒料到傷的這麼重。

「這麼久?小傢伙們,你們應該慶幸只有三個月,而不是沒有時間。」醫療官搖頭嘆息,也只有孩子會斤斤計較療養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