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一百三十六章:凌蘭的憤怒!

第一百三十六章:凌蘭的憤怒!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3-16 00:22  字數:3423

第一百三十六章:凌蘭的憤怒!

洛浪因為緊記凌蘭的告誡,一開始無論對方怎麼搶攻,怎麼誘導,怎麼漏洞,他都能心守如一,無視一切誘惑,運用練習的極為純熟的基礎格鬥術,見招拆招,嚴防死守,卻不肯主動攻擊。

不過,這種情況很快被打破了,在洛浪不知道第幾次發現相同的漏洞時,洛浪有些心動了。開始思索這個漏洞是不是真的……不能怪洛浪沉不住氣,因為這個漏洞與以往發現的漏洞很不一樣,甚至很多次都被他忽略過去了,可見隱藏的十分隱蔽。

相比其他漏洞無視一二次之後,就消失的情況,這個漏洞他已經漠視了無數次,可依然會隱秘地出現,甚至會讓有忽視,可再怎麼忽視,漏洞就是漏洞,它還是被洛浪發現了。

當然洛浪並沒有衝動地選擇攻擊,而是小心翼翼地觀察那個漏洞出現的原因,凌蘭老大的話他沒有忘記,所以決定再看看,只要確定這真是一個真實的漏洞,他絕對不會手軟……

洛浪小心地觀看對方的動作,以及體會雙臂格擋傳遞過來的力量,終於讓他找到了有所感悟。

對方是一個左撇子!所以左手的力量要比右邊來的強大許多。但眾所周知,一般的格鬥絕殺技是偏向右手攻擊的,而左手大部分都是格擋技。也許因為這個原因,對方將他所學的格鬥術進行了轉化,變成了右手格擋。而左手是殺招,當然這種轉化有利有弊,有利的是讓對手的格擋落空,直接面臨自己的重擊,而弊端同樣如此。防守的彼方同樣很容易出現格擋失誤。

面對這個問題,對方倒是想了一個辦法解決,他是個聰明人,也並不希望自己轉化出來的東西不能使用,於是,他選擇了一條極難的進化道路,那就是格擋必殺技要進行無間隙轉化,也就是說左右手同時具有格鬥與必殺技的功能。要是練成了。在格鬥上雖不能說同階無敵,但同等階級要破他這一招也是很難的。

不過,幸好地方此時尚沒有完全融合,反而因為這個原因,讓他總會在切換的時候出現瞬間停滯的情況,而這個停滯就是他攻擊的最好時機。

洛浪確定之後,為防意外。再次與對方再次格鬥了幾招,發現果然如此。於是他決定不再等了,選擇加力攻擊。既然這是一個機會,他絕對不會錯過。

當他揮拳擊向對方那處瞬間停滯的地方時,旁觀的凌蘭心中暗嘆一聲,這個漏洞太美好,洛浪還是沒辦法抵擋住誘惑,中計了!

果然,洛浪一拳打去,明明是瞬間停滯的弱點。卻發現轉換的弱點不見了,似乎那個弱點只是他的一個幻覺,根本沒有存在過。

洛浪只覺得自己攻擊出去的右手被一隻有力的大手牢牢憋住,然後乘他尚沒有收力,就順勢往前一帶。

洛浪只覺得整個人失去了重心,猛地向前撲了過去,與此同時。他只覺得自己的腹部受到一記重擊,然後整個人倒飛了回來,一口鮮血衝口而出……

不僅如此,洛浪的視線中,對方再一次地舉起拳頭,狠狠地砸了過來。

洛浪此刻心中十分無奈與懊惱,自己竟然沒能堅守住老大的警告,中了對方的誘招,而結果是悲催的,恐怕要被對方海扁一頓了,唯有希望別受傷太重,他還要進行狩獵課程呢。

正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格鬥台,將對方跟進的一拳直接接住。

凌蘭冰冷地道:「這一場,我們認輸!不過……」身上血色煞氣猛地湧現,只是剎那間,卻讓在場所有人感覺渾身一寒。

凌蘭雙眼如寒芒一般直射對方眼內,讓對方心中升起一股寒意:「這跟進的一拳,容我收下了!」

說完,凌蘭握住對方手腕的右手猛地一擰,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咔嚓」,對方的手直接被凌蘭給擰斷了。

「住手!」斷裂的聲音與這一聲同時響起,就聽到教官氣急敗壞地道:「你太過分了。」

凌蘭冷眼望去,冷然道:「過分?剛才的一擊已經讓我的夥伴受了重傷,這不罷休的一拳難道就不過分?」

教官臉紅耳赤:「你又怎麼知道他這一拳會給你的夥伴帶來重傷呢?金鱗小隊對力量的控制上絕對收發自如的。」

「收發自如?好一個收發自如……」凌蘭冷笑數聲。

是的,凌蘭怒了,原本洛浪已經被對方擊傷,可對方不罷休跟進的一拳明顯帶了一點惡意,凌蘭握上的瞬間,能夠感覺到一拳的力量,雖然不會讓洛浪

綜漫尋找魔王之旅吧

死,絕對會讓洛浪在療養艙中呆上三五個月,那麼這次的狩獵課程,洛浪就會缺席。要知道第一次的狩獵課程是十分重要的,甚至影響到培養物資的分配,而這些洛浪是缺不得的。

這也是凌蘭無法原諒的原因之一,所以才會在惱怒之下,直接擰斷了對方的手腕以示警告。

凌蘭這意有所指的話以及嘲諷的冷笑聲讓教官有些難堪,他手下的這個兵雖然實力天賦都極好,就是心眼小了點,連續兩場失利讓他十分惱怒,認為丟了他們金鱗的臉,所以才會在得勝的情況下不罷休想要給這些童軍生一個好看,卻沒想到踢到了一塊硬鐵板。

「l15,治療好傷勢之後,也給我去禁閉關上三日,好好反省一下。」感到十分沒面子的教官向l15怒吼。

l15雖然被凌蘭擰斷了手腕,卻面不改色,似乎被擰斷手的不是他自己,只是額頭上冒出的細汗證明他此刻正忍著傷痛。他聽到教官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