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一百三十三章:格鬥切磋!

第一百三十三章:格鬥切磋!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3-13 10:43  字數:3387

第一百三十三章:格鬥切磋!

「雖然少了一個戰場大將,但聯邦卻多了一份威懾力,我可不想凌霄少將的事件再次發生了。」老連說道這裡,臉色變得十分陰鬱。他到現在還是想不明白,那場無關緊要的戰爭,為什麼莫名奇妙地派出聯邦的終極武器IN機甲出戰?更可笑的是,對聯邦如此重要的神級師士,竟然那麼簡單地被敵國設局給暗害了……他們的情報局人員難道都去吃屎了?

每想到這裡,他心頭就是一把怒火,真想操那些設定這計劃的白痴們……當初若不是一號元首直接將那些人擼了下來追究責任,恐怕當初被憤怒佔據的聯邦軍人絕對會衝進軍部將他們抓出來每人喂上一粒花生米方能罷休。

「別提那件傷心事了,凌霄少將事件可是我們聯邦所有人心中的恨啊。」程遠航臉色跟著陰沉下來,就算十年過去了,聯邦的公民依然無法接受這個殘酷事實。

程遠航看向遠處的凌蘭,臉色好了些,他振作精神道:「剛才那兩個孩子,雖然天賦很好,實力也夠,不過,卻不是我班裡最強的那一個……」這個難得一見的天才,或許有機會彌補他們的痛。

程遠航這話讓老連十分驚愕:「啊……剛才還不是最好的?」他猛地一拍程遠航的肩膀,羨慕道,「你這小子,怎麼運氣這麼好?第一次帶個班,竟然有這麼多出類拔萃的天才少年。」

程遠航神情傲然道:「你也不看看我帶的是什麼班……那可以齊聚聯邦所有頂級天才的特級甲班啊。」他眼光異彩閃現,想起當初。院長通知他這個消息時,自己被這份驚喜徹底砸懵了。

「都說了你有狗屎運。」老連沒好氣地道。

程遠航當自己什麼也沒聽到。他指了指此時正不動聲色冷眼觀察星艦布局的凌蘭道,「吶。就是那個,我說的就是他,名叫凌蘭,怎麼樣?不錯吧。」

老連認真地看了幾眼凌蘭,忍不住激動地摸了摸下巴,點頭道:「嗯,不錯,那個警惕的小眼神我喜歡,很冷靜的小傢伙啊。再好奇再興奮,依然將自身的安全放在了首位,很明顯他在記憶我的排兵布陣。」

「不僅如此,這小子的格鬥能力也超人一等,說句不客氣的話,這小子除了力量上還有點欠缺外,其他各方面,你手下那些人……恐怕不是他的對手。」程遠航對凌蘭的實力絕對放心,說這話底氣足的很。

「這怎麼可能?」老連相信凌蘭天賦優秀。但絕對不信程遠航這話,認為程遠航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試想一個十歲不到的小屁孩,就算天賦妖孽。格鬥學的再好,也不可能比得過他手下身經百戰的格鬥老手們。

「不信?有機會讓你的手下試試他好了。」程遠航似笑非笑地提議道,明顯在告訴老連。他們真金不怕火煉。

老連沉默了下來,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凌蘭……

星艦上的房間是六人一間,所以凌蘭小隊就直接申請了住到了一起。不僅凌蘭小隊如此,其他小隊同樣如此選擇。

沒等多久,星艦就脫離了導航架,正式升空。很快就馳離了空港向無盡的星空馳去。這一次星空之旅需要七天的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剛開始的時候,學生們還處於興奮激動的狀態,看看外面的星空美景時間也覺得過的挺快的,但連續兩日過後,這激動興奮慢慢恢復了平淡。星空千篇一律的景色也無法吸引孩子們的注意力了,這讓在童軍學院過的有聲有色的學生們覺得有些無聊了。

似乎感覺到孩子們的無聊,星艦艦長突然宣布進行一次學生與星艦船員的格鬥切磋比賽,這讓學生們再一次興奮起來,要知道除了學生間彼此格鬥以及與導師切磋外,他們還真沒有跟外面的大人格鬥過。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強者夢,他們也很想知道,他們與成人之間的格鬥實力到底相差多少。

齊隆是個格鬥狂,聽到這個消息,馬上興奮地拖著凌蘭幾人一起去格鬥室觀戰,當然他也有意識下場戰一場。

星艦中有一間極為龐大的格鬥室,凌蘭注意到了,這件格鬥室都是用高效耐抗的金屬複合鋼板製成,一噸以下的力量絕對沒辦法在這裡留下痕迹,絕對能讓格鬥者盡興地攻擊……

凌蘭額頭微微冒出冷汗,看來這星艦中的船員都是格鬥狂,否則也不可能特地用這些價格高昂的珍貴金屬來製作一間格鬥室來。

凌蘭到的時候,格鬥室里,學生與星艦船員已經切磋了好幾個了。雖然甲班的孩子在學校同年級里算得上出類拔萃的,但跟這些長年處於腥風血雨生活中的船員們比,真是菜到不能再菜了,沒幾個來回就敗下陣來,表現最好的一個學生也沒能扛過十招。

這種一面倒毫無激情的格鬥,讓觀戰的船員們連連打哈欠:「艦長真的吃飽了撐的,竟然讓我們陪那些小屁孩玩遊戲,小金他們這麼打看著真是憋氣啊?」因為害怕下手太重傷了孩子,每個上去格鬥的船員還得小心翼翼地控制力量,讓他們這些旁觀的人都感覺鬱悶了。

習慣真刀真槍乾的船員們對這種兒戲格鬥真看不上眼,連陪著玩都沒興趣,所以對自家艦長這道強制命令,他們十分的怨念。

這些話讓周圍童軍中心的學生們十分不服,但幾場格鬥下來也知道他們與船員們是實力相差太大,就算他們上去,也是送給船員們虐的。

特級甲班的孩子在學院中一直是特權分子,學院給予灌輸的思想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