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一百零五章:真正的信物!

第一百零五章:真正的信物!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2-15 04:04  字數:3266

第一百零五章:真正的信物!

凌霄相信,藍洛鳳一定會告訴凌蘭他們相識相戀的過程,會說起他的機甲。

還好藍洛鳳曾透露過最想去的地方是Belief世界,讓小四給記錄了下來,所以才讓小四找到了正確的答案。不得不說,凌蘭這一關過的很兇險。不過就算凌蘭失敗了,回去詢問藍洛鳳之後也能得到正確的答案,再進入考核也是可以的。

凌霄可沒設置每個人只有一次機會的限制,凌霄也害怕自己的問題太偏門了,就連藍洛鳳都忘記了。

凌霄也怕有人誤打誤撞,說出了他的機甲名,所以又設置了一個障礙,若在大廳中,隨意進入外面的任意一個房間,凌霄會將凌氏家族的修鍊方法告訴來者,要是認真苦練,也可以達到王牌等階,當年他父親學的就是這一套,也是不錯的修鍊方法。

這樣他就能瞞天過海,繼續等待他的孩子進來考核,因為只有他的孩子,才會知道凌家老宅有前後院之分,才能找到真正的房間。

後院的卧室書房之類,就沒凌蘭想的那麼複雜了,凌霄只存在書房。也就是說,凌蘭先去其他房間,也是沒有什麼人的,只能進入書房才能見到凌霄預留的影像。

可最後,凌霄還是不放心,畢竟軍方的實力太強大,他無法確定凌家老宅的那些死士會不會背叛他,將凌家老宅的秘密泄露給軍方。於是他決定最後再設一道考驗,這個考驗真正只屬於他與藍洛鳳之間的秘密。

要知道,凌霄與藍洛鳳兩人之間獨有的多摩密碼是從沒有對外使用過的,也就是說,這套密碼一直在兩人之間流轉,所以能回答這道考核的人,只能是藍洛鳳,還有一個,當然就是得到藍洛鳳親自傳授多摩密碼的人了,毫無疑問,這個人只可能是他的孩子。

凌蘭如凌霄所預料的那樣,用多摩密碼破解出了凌霄的最後一個考驗。

有了答案的凌蘭果斷轉身離開書房,來到了主卧室中,她先走到梳妝台前,找到了老媽的首飾盒。

首飾盒裡都是一些精緻華貴的首飾,凌蘭隨意撥了撥,沒有發現目標物,便丟下了它,轉移了方向。她走到卧室唯一那張大床旁邊,這張床凌蘭很熟悉,從出生開始,她就睡在上面,直到她能開口要求獨居一室後才與它告別。

那段時間,她很清楚藍洛鳳放置重要物品的地方,這在這張床上,凌蘭摸了摸床沿,就看到床頭平滑的面板上,突然出現了一個液晶小窗口,有十個數字的選擇鍵,凌蘭沒多想,直接輸了她瞭然於胸的密碼數字,只要藍洛鳳從沒更改過,就不會有錯。

輸入密碼後,不到五秒鐘的時間,面板突然彈了出來,一個約寬三十公分,長五十公分的抽屜就這樣出現在了凌蘭的面前。

果然這個暗櫃早就存在了!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了,只放了一隻十分精緻的小盒子。凌蘭拿出盒子打開一看,一枚碩大,晶瑩剔透,在燈光下閃耀出無數光線的鑽戒出現在了凌蘭面前,正是老媽一直珍藏的結婚鑽戒。

凌蘭嘴角微微一笑,知道自己找到了目標物,她合上盒子,將其捏在手中,然後回到了凌霄的書房。

凌霄看到她再次回來,似笑非笑地問道:「找到我要的東西了?」

凌蘭直接攤開右手,將盒子展現在了凌霄的眼前,沒有說話,卻一臉認真地看著凌霄。

凌霄嘴角笑意更濃:「這就是我要的東西了?」

凌蘭還是沒有回答,只是打開了盒子,露出了藏於裡面的大鑽戒。

「這是你的答案?」凌霄挑眉,等待凌蘭的回答。

「藍洛鳳的結婚鑽戒,是你送的。」凌蘭淡淡地回道。

凌霄哈哈大笑起來,臉露讚賞地道:「不錯,竟然被你找到了答案。能不能說說,你是怎麼判斷這枚鑽戒就是我要的任務答案?」

「我只說這是結婚鑽戒,沒說這是任務答案。」凌蘭的話讓凌霄的笑聲截然而止,整個人一下子僵住了,他沒料到凌蘭會這麼說。

這一次,輪到凌蘭笑了。丫的,她總算回敬了自家無良老爸一次,要知道她一直被老爸耍著玩呢。

凌霄的尷尬只在一瞬之間,很快恢復如常,他好笑地問道:「既然如此,為什麼你要帶它過來給我看?」

「因為,你需要的東西,得靠它去開門。」凌蘭拿出那枚鑽戒,對凌霄揮了揮。

「哦?我竟然不知道除了這枚鑽戒,我還有其他需要的東西?很抱歉,你的任務失敗了。」凌霄笑意轉淡了,冷酷地宣布凌蘭考核失敗。失望的神情明顯在告訴凌蘭,她真的弄錯了。

「這只是求婚鑽戒,卻不是求婚信物。雖然只是相差了兩個字,但不是就是不是。對不對?我的老爸?」凌蘭無情戳破凌霄的謊言,「您也別再作戲了,真要選擇這枚鑽戒做最後的答案,任務才會真正失敗吧。」

凌霄根本不為所動,只是低聲嘆道:「你都走到了這一步,就這樣讓你失敗而回,你肯定也不服,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機會,希望你能說服我。」

凌蘭知道這恐怕也是自家老爸的一種考核,於是也沒有客氣,直接走到自己父親身後,用手指戳了戳他道:「老爸,麻煩你讓一下。」

凌霄一臉無奈地站起,配合地將書桌讓了出來。既然都願意給機會了,隨他怎麼搗鼓。

凌蘭大馬金刀地坐在凌霄剛才做過的椅子上,直接拉開中間的那個抽屜,手心攤開,伸入抽屜之中,卻是掌心上前,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