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一百章:玻璃窗事件!

第一百章:玻璃窗事件!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2-09 23:00  字數:3402

第一百章:玻璃窗事件!

凌蘭沒多久就來到了任務地點,其實要是不仔細看的話,會分辨不出是哪個地方,因為這條機甲街都堵滿了人,兩頭都望不見底。不過凌蘭的眼神還是很銳利的,她看到某個商鋪的門口,孩子們正一個接一個的排隊進入,她就知道找到地方了。

凌蘭沒有選擇下去,她估計這個時候下去插隊,絕對會引起眾怒,到時就算她再厲害,也被全體學生打成過街老鼠。於是她趴在屋檐上,探出頭往下一看,瞧見三樓果然如她想像的那樣,是有窗戶的。

於是,她找准位置,一個倒掛金鐘,就觸碰到了三樓的窗戶。凌蘭現在希望,這玻璃不要那麼變態,是什麼防彈、高抗壓的玻璃就行了。

輕輕地敲了敲,回想十分清脆,應該是普通玻璃。凌蘭果斷握拳,使勁一砸,就聽到呯的一聲清脆響聲,玻璃直接被凌蘭砸成了一個破洞,凌蘭連續再擊出了幾拳,將這個窗戶玻璃全部擊碎。

凌蘭這種野蠻的做法讓下面的學生髮現了,街道上等候的學生一片嘩然,他們沒想到竟然可以這麼暴力地進入商鋪。不少學生心中懊惱,早知如此,他們又何必在下面老老實實地排隊等候呢。

凌蘭可沒管下面學生們的各種羨慕嫉妒恨,她鬆開雙腳的力量,雙手猛地一撐窗框,就靈巧地從從窗外翻進了商鋪內。

不過,凌蘭一看到屋內的情景,頓時鬱悶了,因為她好死不死地正巧在進入考核的傳送門的位置處進來,當場被守在那裡維持秩序的導師們逮了個正著。

一個鬍子發白的老導師顫巍巍地用手指指著她怒道:「你是誰?哪個年級的?怎麼這麼不懂規矩?」凌蘭穿的是甲班特有的紅色制服,不用問就是那些天之驕子,只是不清楚是幾年級的。

凌蘭快速地環視了一周,發現除了老導師一個人很生氣外,其他導師,特別是年輕一輩的沒她想像中那麼生氣,甚至還微露笑意,帶著一絲讚許。

咦?她這種行為明顯是十分破壞規矩秩序的,甚至可能引起混亂的,為什麼導師們不討厭?甚至是贊成的。凌蘭猛然想起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一切以實力說話。是不是智慧也是屬於實力的一種,學院公開這個傳承任務,根本就沒想過讓孩子們按正常途徑進入考核?所以她這種前世看起來離經叛道的做法,在這裡就是聰明的體現?

凌蘭這個念頭一閃而過,也不再深想,因為她得老實交代自己的來歷,因為學院是最重視尊師重道這一點的,凌蘭沒想挑戰傳統。

「導師好,我是二年甲班的凌蘭。」凌蘭淡定的自我介紹讓一些導師笑了起來,這孩子根本就沒半點被抓到幹壞事的慚愧感,神情反而更像個無辜的娃。

「就算你是甲班的孩子,是學院最優秀的學生之一,但你這種惡劣的做法我會向學院提出控訴,讓學院取消你甲班的資格。」凌蘭沒有絲毫認錯的態度終於惹惱了那個生氣的老導師。

老導師這番話卻讓身邊的年輕導師們一臉苦笑,暗暗搖頭。這位老導師是學院出了名的死腦筋,對是對,錯就是錯,容不得半點偏差,是個不講情面的老頑固。學院方面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讓他負責這裡的秩序,想靠他的嚴厲來震懾學院里一幫桀驁不馴的學生。沒想到還沒機會震懾到那些頑劣的學生,竟然先一步讓一個聰慧的、懂得不走尋常路的孩子碰上了。

年輕的導師們鬱悶啊,要不是這位老導師在,他們早就讓凌蘭直接進入測試了,沒辦法,他們就是喜歡這種跳出規定框框,充滿無限可能的學生了。

凌蘭也十分苦惱,她使勁地揉揉眉心,想著該怎麼解決。不是她真的懼怕老導師的投訴,而是覺得真要惹惱了這麼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實在於心不忍呢。

現在沉默了一下,就聽到凌蘭開口問道:「請問這家店鋪的主人是誰?」

一旁正與某個軍裝青年坐在沙發上看著這邊情況,竊竊私語中的年輕人,聽到破窗小孩的詢問聲,趕緊舉手說道:「是我,我在這裡呢。」他笑著一臉趣味地等待凌蘭接下去的表現。

凌蘭看到年輕人的這副表情,心中大定,她微微低頭,誠懇道:「對不起!我破壞了你家店鋪的玻璃。不知道重新安裝一塊新的,要多少錢?我會賠償。」

「沒事沒事,一塊小玻璃而已。」年輕人笑著道,很不在意地拒絕了。

凌蘭卻認真地道:「是我做的,我就會負責,學院教導過,不能逃避自己的責任。」

凌蘭的話讓在場所有的導師暗暗點頭,就連生氣中的老導師,也撫著自己的白鬍子,欣慰無比,臉上的嚴厲頓時和緩了許多。

厲害的小孩!年輕人身邊的青年軍人眼中銳利閃現,只是一句話就瓦解了老導師的怒氣,他可以預料,最後這件事會無疾而終。

「哈哈,要是這塊玻璃很貴呢?我可知道你們這些童軍學院的學生在這裡沒多少錢的。」年輕人似乎故意要搗蛋,一臉壞笑地道,同時隱隱提醒凌蘭,在還沒有確定結果前,別這麼快許下承諾。

凌蘭手腕輕抖,手中一塊小東西突然從中飛出,直射年輕人面前,這動作來的十分突然,可年輕人卻一點也不驚慌,伸出右手,輕鬆自然地接住。

這乾淨利落的表現讓凌蘭的眉毛微微一揚,看來這商鋪的主人也不簡單呢。凌蘭將這份驚訝收入眼底,臉上卻浮現出一抹譏笑:「這是你那玻璃的碎片,隨便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