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九十四章:道的考驗。

第九十四章:道的考驗。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2-04 00:28  字數:3325

第九十四章:道的考驗。

凌蘭悄悄潛入村莊內,村內此時早已經一片血海,整一副人間地獄,不少村民死在了路上或者家門口,每個人都睜大了眼睛,死不瞑目,他們面部表情各異,有恐懼,有絕望,更有一種無言的悲憤,或許他們很痛恨,為什麼他們安靜地住在這裡,無妄之災卻要降臨在他們身上。

凌蘭蹲下身,悄悄地掩上路過的某個慘死村民的眼睛。此時,凌蘭的眼神已經沒有半點情緒,平靜如水,一股可怖的寒氣從她身上瀰漫開來。

一路行去,看到小股殺戮者,凌蘭果斷地下手清理乾淨,然後又悄然地離開。看到大群的兇徒,她選擇遁走。或許這些殺戮者殺的性起,根本沒注意到他們周圍的同伴正一點一點減少。

當凌蘭再次幹掉一批兇徒的時候,卻意外地錯漏了一個正在死角方便的同夥。

凌蘭第一時間發現了她的失誤,手中的匕首直接飛出,刺穿了對方的喉嚨,可還是晚了一步,一聲尖銳的哨聲在這片充滿血腥味道的村莊內響起。

凌蘭忍不住叫了一聲可惜,正如她顧慮的那樣,這些兇徒之間的確擁有瞬間傳遞信息的手段,毫無疑問,其他兇徒因此謹慎防備起來,對凌蘭的獵殺會造成一些困難。

不過,只是困難而已……凌蘭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獵殺遊戲並不會因此終結。

凌蘭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這個地方,當其他殺戮者撲過來的時候,只看到同伴的屍首倒在地上,卻沒發現兇手的痕迹。

這件事很快就被帶來這次大屠殺的大首領獲知,他關照手下集中起來,當然不忘讓他們將人質帶來,他懷疑這個高手很可能與村莊的人有關。

集中的途中,凌蘭再次消滅了幾伙兇徒,也解救了不少村民,但凌蘭沒有與他們招呼,而是殺掉兇徒之後,再次快速遁走。

村民不清楚凌蘭的來歷,但並不阻止他們感激凌蘭的幫忙。凌蘭甚至不知道,這些被解救的村民並沒有就此離開,一些青壯人士拿起了武器組成了自救團,悄然向其他方向趕去,企圖救出更多的親人與村民。

而村口外面,找了一個還算安全的地方安頓好一些幼小的孩子、虛弱的老人以及柔弱的女人,還有不少受傷暫時失去戰鬥能力的男人,少年帶著尚能一戰的村民,拿起那些被凌蘭殺死的殺戮者的武器,也趕了過來。

這一路,血戰已經開啟,村民與小隊殺戮者直接對上,他們付出了血的代價留下了這些染上他們親人鮮血的惡徒,救回了自己的親人。

當所有殺戮者集中到大首領面前的時候,大首領這才發現,這個在他眼裡,任由他們屠殺,享受樂趣的地方,竟然讓他失去了三分之二的手下,只留下大約百人左右。

「MD,是誰?給我出來……」痛失手下的大首領憤怒了,他示意手下將一個人質拉出來,然後大聲喊道,「要是不出來,我就殺了他。」

既然為了這個村莊而來,那麼一定會珍惜這些螻蟻的性命,只要對方出現,大首領相信憑他們一定能將那個千刀萬剮。

等了一分鐘,四周依然平靜一片,大首領一臉陰狠地喊道:「殺了。」

一個村民被其手下直接砍死,血流滿地,引得其他村民驚恐的尖叫聲。

「我不是聖母,也不是仁者,我只知道,只有冷靜,才有機會完成我想做的事情。」凌蘭緊緊握住手中的武器,雙目冰冷地看著眼前血腥的一幕。

是的,她想殺光這些禽獸人渣,儘可能地解救這些村民,所以,熱血並不屬於她。

大首領看到沒有效果,示意讓手下再推出三個村民,這一次,還有一個幼小,尚在襁褓的嬰兒。

凌蘭的眼瞳猛地一縮,她痛苦地閉上眼睛,必須忍耐下去嗎?真的要等待他們殺的疲倦了,分神了,有機會了,我才要出手嗎?該死的,我的心告訴我,不想,我不想這樣。

五號導師,你那些所謂的變態訓練根本沒有太大的作用,否則,我為何做不到真正得冷血?為何看不得無辜的孩子死在我的面前?難道這是我的禁區?

這算是人類內心的弱點嗎?按導師的話應該去克制,才能讓自己的變得更強,而我不能被這份心軟與不忍打敗,我應該要剋制住它……

凌蘭第一次內心出現了糾結,原本堅定的心隱隱有些動搖……

一號的空間中,五號與九號不告自來。

獨自站立在虛空中沉思的一號看到不速之客到來,有些不喜,他冷冷地道:「你們來幹什麼?」

「我想知道,凌蘭到底是會選擇什麼道。」九號一臉擔憂,要是選擇不適合她的道進化,凌蘭很可能事半功倍。

五號卻一臉邪笑道:「我希望她走無情道,或者殺道。」這是一種捷徑,雖然後期屏障會比其他道困難一點,但那畢竟是未來的事情,五號認為總能解決的,而且段時間能將自己提高到頂階高手,還是很值得。

為此,他前一段時間的訓練,有意識地將凌蘭的性格,行為處事往這兩個方向引導,若凌蘭緊記這些,走這兩條道很有可能。

「我不同意!」九號怒道,「凌蘭的心看起來很堅硬,做起事來也很果斷,忍耐力超強,但我知道,凌蘭的內心是火熱的,溫柔的……她是有情的,適合她走的應該是情義道或者仁道。」

「我只知道,她進入的是王道的考驗。」一號將凌蘭目前的情況告訴了他們。

「什麼?」五號與九號同時震驚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