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九十三章:心中復甦的魔鬼!

第九十三章:心中復甦的魔鬼!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2-02 23:54  字數:3427

第九十三章:心中復甦的魔鬼!

凌蘭細細觀察了一番,發現看守這些村民的殺戮者只有十七人,不過,凌蘭估計這伙殺戮者不應該只有這些人,否則這個村莊幾百青壯年,不可能束手就擒。恐怕更多的人就在村莊裡面。

殺掉這十七個人,其實並不難,難就難在如何在對方沒有反應之前全部殺盡,與先前一樣,必須防止發生人質事件。

凌蘭想了想,再次潛伏回到了少年那些人的隱藏之處,將村口的情況告訴了眾人。

在所有人驚慌失措,甚至有人一度提出先一步逃走的時候,少年再次提出了反對意見,他認為必須回去救自己的親人,否則枉為做人一世。

少年的堅持與熱血帶動了其他人,所有人決定去村口救人,當然他們也很清楚,沒有凌蘭的幫助一些都是枉然,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集中到了凌蘭的身上,唯有少年的眼光充滿了歉意,或許他原本只是好意邀請孤身一人的凌蘭落腳他們村莊,成為他們的一員不再流浪,卻沒想到再次讓凌蘭陷入了危機之中。

凌蘭原本就想讓這些人配合,將村口的看守人員吸引出去,於是沒有推拒,直接說出了她的計劃。

或許所有人都有自己想要保護的東西,雖然凌蘭的計劃很可能讓這些人犧牲,可此時竟然沒有一個人退縮,或者提出反對,他們一臉決然地執行凌蘭的計劃。

看到這些精神神態與一開始完全不一樣的人們,凌蘭有了明悟,人儘管有無數的劣根,但為了守護自己無法割捨的某些東西時,他們的選擇就很可能讓人震驚的,就比如現在,再也沒有一開始的自私。

凌蘭帶著他們來到了村口的山坳隱藏處,而她則悄然無息地閃到了村口,悄悄地匍匐在地上,幸虧凌蘭現在人小身小,雖然村口沒有太多的掩飾物,但某塊較大的石頭,還是將凌蘭的身體遮蓋個七七八八。

凌蘭對著山坳出,打出了一個開始的手勢。

就看到那些人猛地站了起來,舉起手中從各個地方找來的木棍,石頭沖了出來。

「混蛋!我要殺了你們!」所有人都齊聲大喊。

這裡的動靜驚醒了村口的那些人,他們看到這些拿著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雜碎,紛紛狂笑起來,甚至有種驚喜,獵物竟然自動送上門來了。

而被綁在那裡的幾個女人老人,則驚恐地大叫:「快跑啊,別過來!」這個時候能逃幾個是幾個。

十七人里有個小頭目,示意身邊出去大約十個人,將那些想找死的人給抓回來。

凌蘭冷靜地看著十個人經過她的身邊,向山坳那邊衝去,而少年那伙人在親人的呼喊聲中退縮了,竟然轉頭就跑,他們的這些動作當然惹得追來的十人狂笑。

剩下的七人並沒有停止他們的殺戮遊戲,頭目讓手下將其中一個喊著讓人逃跑的女人揪了出來,不過他們這次選擇虐殺的不是那個女人,而是她身上正緊緊摟著她的一個年約三四歲的小女娃。

又見兩個手下出來,惡狠狠地將那個女娃從她的母親身上扯了下來,毫不理會小女娃凄慘的哭叫聲,將她雙手牢牢綁住,準備吊到村口的某顆大樹上。而那顆大樹上,早就吊滿了無數被*殺的村民。

女人見狀,徹底瘋狂了,她毫不猶豫地撲了過來,雖然雙手被綁在了身後,卻兇狠地一口咬住其中一個手下的手腕,企圖讓他鬆開自己的女兒。為了讓自己女兒有一線生機,就算豁出了性命也不足惜,女人將一份偉大的母愛演繹的淋漓盡致,讓凌蘭的心臟緊緊抽搐,有些發疼。

可惡的學習空間,為什麼要讓她看到這樣的場面。凌蘭差點沒辦法冷靜下來,差點就想衝出去將這些人渣全部殺乾淨。

但是五號的變態折磨不是白折磨的,凌蘭的心神不會因為這一幕而動搖,可就算如此,凌蘭的雙手,死死地捏住手中的武器,差點要捏碎了一樣。

女人其實知道自己的行動是無用的,她的女兒最後依然難逃一死,可她沒有放棄,死死地咬住那個殺戮者的手腕。

儘管她的頭部被那人的拳頭狠狠砸著,儘管鮮血已經淹沒了她的臉部,儘管她很可能下一秒就會死亡,但可她至始至終沒有鬆口,因為她清楚,一旦鬆口,她的女兒就真的沒命了。而她絕對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兒死在她的面前。

女娃看到母親被揍的滿頭鮮血,幼小的她只會驚恐地哭叫道:「媽媽,媽媽……」

那個殺戮者的窘境讓其他人鬨笑起來,他們可沒有什麼夥伴情義,沒有人想過來幫助他脫離女人的狠咬,就連那個頭目都笑的樂呵呵的,看同伴出醜,也是他們的樂趣所在。

而凌蘭乘機閃到了他們的身後,亮出了她的獠牙。

「殺女人我已經殺膩了,也許這些小兔崽子能讓我興奮一點。」頭目示意另一個人將那個女娃綁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凌蘭猛地撲了上去,同時,腳上踢出了一枚小石頭飛出,直射那正準備吊起女娃的那名殺戮者,而凌蘭本人,則撲向那名正狠揍女娃母親的兇徒。

一聲沉悶的撲聲,綁小女娃的殺戮者腦袋直接被這枚飛石擊破,飛濺出一縷紅白色液體,一部分染在了小女娃的身上。

而凌蘭直接撲去的那位兇徒,只是寒光一閃,那兇徒的喉嚨就已經被劃開,一股溫熱的鮮血直接**而出,直接灑到了那位母親的頭上,與她的血液融合成了一片。

兇徒的表情是驚愕的,他到死都不知道,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