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九十一章:考驗OR選擇?

第九十一章:考驗OR選擇?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1-29 23:26  字數:3435

第九十一章:考驗r選擇?

隨著系統的這一聲公告,凌蘭的面前再次出現了一個黑色大漩渦,直接將她吸入其中。

靠,又來!凌蘭無語了,難道學習空間就不能溫柔點嗎?不過有了前面的一次經驗,這次,凌蘭沒那麼狼狽了。

依然無法確定時間感,凌蘭只覺得眼前突然一亮,就知道她被丟出去了。

果然如第一次那樣,直接被甩在了當空,不過,這次凌蘭已經做好了準備,以絕對優美的姿勢落地,凌蘭果斷給自己的出色表現喝彩。

當然,落地之前必要的檢查還是需要的,凌蘭可沒忘記學習空間的陰險……嗯,絕對陰險到了極點,開始經常中招的凌蘭已經學會了任何時刻都必須保持謹慎的本能。

凌蘭落地的地點是一個荒蕪的山坡,完全暴露在外面的黃土,沒有了山谷中那些欣欣向榮、美麗且旺盛得生命力,到底都是枯黃乾裂的大地,代表生命的綠色幾乎不可見,一眼望去,只有蕭條與落寞,甚至有種絕望的窒息感。

更加可怕的是,穿梭其中的一條滄桑古道,此刻已經被染上了一片血紅,屍橫遍野。

而在凌蘭的不遠處,一些驚恐的人正拚命向前跑著,而後面卻緊跟著舉著刀劍一臉瘋狂追逐的人。

凌蘭明白了這絕對是第二格中的那個場景,只是沒有了畫面中的主人公,卻多了她凌蘭這個人。

這是一道考驗嗎?看自己做出什麼選擇,正義的使者又或者是冷酷的旁觀者?

樂於助人是件好事,凌蘭認為這是做人的根本,不過,這必須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她有沒有這個能力去幫助對方,又或者這個人值不值得她的幫助。

就如下面這一些人,被逃亡的人究竟值不值得她出手呢?還有那些帶著武器的人實力如何?是好是壞?

高高站在山坡頂的凌蘭,一臉冷然地看著下面充滿血腥的一幕,似乎沒有看到生命的流逝。

為什麼,那些人只想到要逃,而不去反抗嗎?凌蘭神情有些複雜,似憐憫似痛恨又似失有些望,其實那些人的人數並不比對方少多少,真的想反抗,並不是一定沒有機會。

凌蘭看到了逃在最前頭,那個人眼中全是生的**,甚至有一種為此不惜一切代價的瘋狂,凌蘭突然間感覺自己有些悟了。

面對生死關頭,人類下意識選擇他們認為最安全可靠的那條路走,就比如現在這種讓人絕望的場面,只要他比別人跑的更快一點,他就能脫離利刃砍殺的範圍,然後他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這是人類的本能,是深藏在內心的劣性,它是一個魔鬼,在這種絕望時刻,被釋放了出來。

凌蘭忍不住笑了,帶著嘲諷,這也是一種優勝劣汰吧?

可惜……凌蘭的視線投向了那些殺戮者,他們眼神中的戲謔,嘲諷是那麼明顯。這都證明,再努力的逃亡都是白費的,所有人都逃不過他們的手中利刃,只是他們在享受殺戮之前,先玩一場貓抓老鼠的遊戲,以及看一場螻蟻們人性卑劣的表現。

凌蘭竟然想起了她前世的日軍侵華戰爭,那少少的兩萬關東軍,竟然可以侵佔了整個東三省,這結果無疑是很可笑的,要知道單單東三省的人口就能壓死這些關東軍幾個來回,為什麼他們就能侵佔的那麼容易輕鬆?是不是其中也有人性卑劣的成分存在?

凌蘭失笑搖頭,將心中的雜念丟棄,現在的凌蘭只是今生的凌蘭,與前世沒有任何關係了。

正在這個時候,落在最後,一個年紀偏大的老漢終於沒有躲過這次的刀劍,他慘呼一聲倒地,與此同時,他將一直拉著他跑的少年推了出去……

「小龍,快跑啊!」已經知道沒有生存希望的老漢,臨時之前將越過他身邊的某個追逐的兇手死死抱住,臉上有種解脫的瘋狂。

被推開的少年,不敢停下,只能淚流滿面地拚命向前跑,他不能浪費親人給予的生機。

老漢很快被亂刀砍死,其中一個兇手收手時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鄙夷道:「想從我們手上活下來?的真是做夢。」

做夢嗎?凌蘭的右手悄然從自己的小腿側抽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倒握刃柄,貼於虎口處,而左手從自己的腰後背抽出一把極短的三棱軍刺,她決定要幫助這些逃亡的人,那個老漢臨死前的瘋狂證明他們並不是懦夫,而是沒有人去點燃他們的怒火與勇氣。

或許,凌蘭的殺氣太濃,原本正在享受殺戮快感的某個兇手竟然轉頭朝凌蘭這邊看來,當然凌蘭沒有選擇躲避,她就這樣高高地看著對方,等待他們的行動。

那人看到是一個幼兒,滿臉興奮,殺了很多的成年人,他有些膩了,或許這個可憐的小兔子可以帶來更大的樂趣。他對著身邊的人指了指凌蘭,示意去將那個孩子帶來。

其中一個人越眾而出,朝凌蘭這邊跑來,凌蘭見狀,突然轉身就跑,這個動作太正常了,孩子看到害怕的人或東西,都會這樣表現。

凌蘭這邊的動靜讓那些逃亡中的人也注意到了,凌蘭清晰地聽到裡面傳來的驚恐聲,甚至還有數聲凄厲至極的快跑!

就算人性在崩潰的邊緣,這些人還殘留了一點愛幼的美德嗎?人果然是極其複雜的,明明自身都難保了,見到比自己更加弱小的存在,就會不由自主地付出自己的關心。

不過,此刻已經不容凌蘭多想了,因為那個分出來的兇手追了過來,跑到了高坡之上。

「小兔崽子,別跑,乖乖地跟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