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七十二章:超出期望的回應。

第七十二章:超出期望的回應。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4-01-04 01:26  字數:3326

第七十二章:超出期望的回應。

凌蘭動了,身後三個小弟跟著前進,很快凌蘭四人就來到了李英傑的面前。

「林中卿,怎麼還沒買到套餐?」凌蘭的語氣是不客氣的。

既然想借勢,就得讓林中卿明白,這個勢不是那麼好借的,該付出的必須得付出,凌蘭沒準備出白工。

凌蘭的話讓林中卿的神情一定,他回道:「凌蘭同學,對不起,讓你等太久了。」他目光掃向李英傑一眾,似乎在告訴凌蘭,阻擋他買東西的罪魁禍首是他們。

凌蘭很配合地隨著林中卿的視線投注到了李英傑一夥的身上,眉頭一挑訝然道:「咦?原來是李同學啊,怎麼?你也有事找林中卿?」

凌蘭那驚訝的表情實在太假了,氣的李英傑漲紅了臉,剛才明明已經看到了他,竟然睜眼說瞎話,他咬牙切齒地道:「原來是凌蘭同學啊,的確是有點事。」想裝就一起裝,他就不信裝不過凌蘭。

凌蘭點頭,似乎很不在意地道:「那就按先來後到排吧,李同學,你不如等林同學完成我的事情之後再來找他……」凌蘭突然想到了什麼,補充道,「時間就在一個月之後吧。」

她不好意思地道:「林同學輸給了我,怎麼的都得給我服務一個月才行,真對不住你了。」

凌蘭的話差點將李英傑氣的吐血,這擺明就是告訴他,林中卿他凌蘭罩定了。

李英傑再也維持不住表面的友好,冷下了臉陰陰地道:「凌蘭,你真想和我作對了?」

凌蘭表情很無辜,問林中卿道:「林同學是不是不想履行挑戰失敗後的賭約了?」

林中卿果斷搖頭:「沒有。」

凌蘭一臉無奈地對著李英傑聳肩:「李同學,不是我和你作對,而是林同學沒準備違約。」凌蘭的表情似乎在告訴李英傑,他對他生氣,完全是找錯了對象。

凌蘭的這番作為讓李英傑更是生氣,可又一時間找不出反駁的話,讓他臉色一下子漲的通紅。

凌蘭可不管那個快要氣炸的李英傑,他轉頭對林中卿說道,「你怎麼還站在這裡不動?我們可要餓壞了。」

「好的,凌蘭同學,我馬上就將午餐買回來。」凌蘭的回應已經超過林中卿的期望,他有些暈沉沉的,不清楚為什麼對他一直沒好臉色看的凌蘭為什麼會這麼幫他,原本他只要凌蘭出面確定他在為他服務罷了,讓他有借口拒絕李英傑。

凌蘭滿意了,她不好意思地對李英傑笑了笑,就帶著齊隆三人往回走。

幾乎無視的態度,讓李英傑快要氣瘋了,他想喝住凌蘭,好好地教訓他一頓,可是他該死的竟然沒有借口。此時的他十分痛恨為什麼身處童軍中心學院,要是在外面,他一定要用自己的勢力狠狠地修理一頓眼前這個可惡的、趾高氣揚的混蛋。

老大生氣,小弟當然要為老大出氣了。一個身穿白衣校服的狗腿男猛地跳了出來,還好他知道凌蘭這一夥不是好惹的,不敢對他們怎麼樣,於是,他將目標找上了看起來比較好欺負的林中卿:「林中卿,你別走,要是敢離開,我會讓你在這裡混不下去。」

或許這小子從小囂張慣了,一上來就是威脅。只是他這個威脅讓在場其他旁觀的學生笑出了聲,當然這些笑聲充滿了嘲諷之意。

這些嘲笑聲讓白衣狗腿男臉色青紅不已,他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為什麼他會被嘲笑。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剛剛進入童軍中心學院的新生,很難一下子擺正自己的地位。特別是那些從小就囂張慣了的二世祖們,更是容易出紕漏,一定要嘗到苦果之後,才能明白,童軍中心學院的世界與他們以前生活的世界截然不同了。

在這個以實力說話,強者為尊的世界中,區分尊榮卑賤的是校服顏色,掌握自己命運的是自己的實力,每半年的校內大排名就是他們重新掌握人生的機會。

所以,一個白色校服的學生怎麼可以威脅一個紅色學生呢,學校的執法隊會讓他們明白,觸犯顏色尊嚴者的結果不是他能承受的。

李英傑恨恨地瞪了一眼那個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觸犯校規的跟班,林中卿在特級甲班再怎麼被無視,他依然是紅衣學生,一個白衣學生怎麼能這麼大膽地威脅一個紅衣學生呢,要是被學院知道了,他這個跟班絕對沒好果子吃的。

林中卿回過頭,嘲諷地看向那個白衣學生:「我倒,你怎麼讓我混不下去。」他在特級甲班舉步維艱,但不表示他能任意讓其他班級的學生欺負,身上的紅衣代表了他的地位,他的尊嚴。

白衣狗腿男還想說什麼,李英傑怒道:「何飛。」

感覺到李英傑的怒氣,白衣狗腿男也就是何飛再也不敢說話了。

李英傑看向林中卿,冷冷地問道:「林中卿,你真的決定了?」林中卿家世普通,實力在特級甲班也很不出眾,他原本想將林中卿作為第一個收服的目標,讓他做他手下跟班,然後逐漸蠶食特級甲班其他人,最後達到他控制甲班的目的。可惜這個林中卿,是個不識好歹的傢伙,竟然一開始就無視他的招攬,最後更是直言拒絕了他。不僅如此,他還投靠了他最厭惡的那幫人。

「是的,我林中卿說到做到。」林中卿態度強硬,並沒給自己留下後路,一點小挫折就讓他退縮,他就熬不過實驗室中的那幾年。在其他孩子在父母的關懷下長大時,他已經學會了思考,學會了必須靠自己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人生。

「好,既然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