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六十九章:凌蘭的麻煩。

第六十九章:凌蘭的麻煩。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3-12-31 23:34  字數:3172

第六十九章:凌蘭的麻煩。

林中卿臉色難看地翻身躍起,他神情低落地道:「是我輸了。」但很快他昂起頭,瞪大自己的雙眼一臉不服地道,「但下一次,我不會再輸你了。」眼中的戰意還在,並不因為這次的失敗而喪失信心。

凌蘭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緩緩道:「我等著。」這小子可不簡單呢,這一番表現,恐怕引起了主任導師的注意了吧。

果然,程遠航在台下鼓起了手掌,臉上充滿了讚賞,他含笑道:「不錯,凌蘭,你果然不愧為是我們班級排名較高的學生。」他轉頭看向林中卿,一臉的愛才狀,就知道程遠航真正欣賞的人是誰了,「林中卿,你表現的很好,失敗乃是成功之母,堅持下去,總有一天你會成功的。」

凌蘭聽到這話,一頭黑線,程導師啊程導師,說這句話的時候,能不能不要在他面前?這不是在咒他終有一天會輸在林中卿嗎?凌蘭此刻真是滿腹怨念啊。

面對程遠航的讚揚,林中卿強忍心中的激動道:「知道了,導師,我會好好努力的。」

太棒了,成功地在主任導師心中留下了好印象!林中卿心中給自己打氣,他轉頭看向對面正負手站立一臉淡然的凌蘭,心中有些猶豫。

他無意間掃向台下,看到了李英傑因為凌蘭大出風頭一臉毫不掩飾的怒意,他的心頓時堅定了。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這時候的小四已經察覺到了林中卿的用心,他在意識空間中憤怒跳腳,要凌蘭好好教訓那個可惡的小子,最好打的他連他**都不認識他。丫的,竟然將主意打到了他家老大身上,他家老大的主意能是那麼好打得嗎?

凌蘭此刻正翻閱著小四傳給他關於林中卿的檔案,知道林中卿是個平民孩子,追蹤其祖宗N代的資料,都是極其普通的平民子弟,林中卿能達到身體S-級,精神一級,絕對屬於基因突變的一種。這個小孩也挺可憐的,父母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將他送給了軍部,成為軍部的研究材料。

只不過,六年的研究下來,林中卿只是屬於絕對幸運式的基因錯變,對激發基因突變是沒什麼研究價值的,而對於沒有研究價值的材料,軍部是不介意他的去處。於是,林中卿就成了今年童軍中心學院的一員。

對於這樣一個三無人員,是什麼刺激他向他挑戰呢?要知道只要林中卿保持低調,不讓人注意,就能順順利利地完成童軍中心學院的十年課程,然後就能自由選擇自己所需要的未來。

可他卻偏偏這麼高調,的確他吸引了主任導師的注意,但很明顯弊大於利,而林中卿看起來不像是一個衝動的人。

凌蘭想到這裡,便說道:「小四,再看看,我總覺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小四猛拍自己的小胸脯道:「老大,放心,我會全方位監控林中卿的,一定要挖出他的秘密。」小四屁顛屁顛地去寫他的監視策劃書,大有不將林中卿研究個徹底不罷休。凌蘭這個時候,為林中卿默哀了一下,被小四盯上了,基本證明這人沒啥秘密了。

凌蘭與林中卿的決鬥就這樣結束了,不過這個事情的餘韻尚未結束,高年級的特級生中,知道了一年特級甲班有個很厲害的孩子,同為五十強的甲班同學,竟然一招都無法抵擋。

眾人都期待半年之後的排名戰,要知道每年甲班的榜首都有越級挑戰的權利,不知道這位一年級甲班的孩子能挑戰到第幾個年級,一想到這裡,一年級的孩子激動了,高年級的孩子也躍躍欲試,準備要好好教訓這個狂妄的小子。

四年特級甲班,一個陽光的小少年笑嘻嘻地對身邊的同伴說道:「蒔瑜,一年有這麼厲害的小子,你堂弟的榜首位置很危險了。」

「英傑這小子,不吃點虧,還真以為他天下第一。」李蒔瑜一臉地鄙夷,似乎對自己的堂弟很不屑。

「你們李家也真是的,既然你大堂哥沒天賦,怎麼還讓他成為第一繼承人,弄的你們家裡一群兄弟窩裡反,忒麻煩。」陽光少年倒慶幸起自己生於雲家,雖然也有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比起李家來,那些事情就真的不算什麼事情了,簡直能說的上乾淨了。

「雲修,你看不起我堂哥?」李蒔瑜神情有些怪異地看了他一眼。

雲修丟了一個白眼給他:「不是嗎?他比你大幾個月呢,連童軍中心學院都上不了,聽說他被你家老爺子送到你們李家發源星蔚藍星就讀童軍學院了?看來,你家老爺子也不看好你們家的這位第一繼承人啊。」

蔚藍星是三極星球,屬於資源比較落後的星球,跟特級首都星的多哈根本不能比,一般有點天賦的孩子,都不會被發配到那裡去。

「誰知道呢……」李蒔瑜神情有些茫然,他與堂哥見面機會不多,自從堂哥出生之後,就被爺爺帶去親自培養。從小到大,他們見面的次數少之又少,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可就算如此,他卻對自己這位堂哥印象十分深刻,這份深刻不是因為繼承人的身份,而是堂哥本身給予他的感覺。

堂哥身上有股讓人很想靠近的溫暖氣息,莫名地吸引著身邊人向他靠近。就算李家所有人都說堂哥不配作為第一繼承人,可他從不曾在堂哥身上看到過一絲怨尤與不滿。那從不曾變化過的和煦笑臉讓人不由自主地心情愉快。

雖然他也是繼承權的有力爭奪者,但每次見過堂哥之後,他這種慾望就會減弱一分。有時候,他甚至認為,讓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