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四十一章:野外特訓?

第四十一章:野外特訓?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3-11-27 06:47  字數:78

第四十一章:野外特訓?

凌蘭醉酒很可愛,沒有胡言亂語,也沒有發酒瘋撒潑,只是安靜地睡著了,時不時嘴角還會吹起一個水泡。

這可愛的場景讓藍洛鳳好氣又好笑,沒想到一個不注意,這孩子竟然偷喝紅酒。不過,也只是這個時候,凌蘭才像一個真正的六歲孩子,睡的很沒心沒肺。

藍洛鳳知道凌蘭這些年過的其實很累,每天都有訓練任務,每次她都是流著淚偷看她訓練到昏厥。

藍洛鳳不能制止這些訓練,因為她很清楚,這麼做對凌蘭的未來有大好處的,聯邦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多一份實力就多一份生命的安全。為了凌蘭的將來,她再不忍心也得狠心。

藍洛鳳很快抱著凌蘭送,將她送到了她的房間里。自從凌蘭能口齒清楚與人溝通後,她就強烈要求單獨的房間,而藍洛鳳本就是一個沒有底線的二十四孝母,也沒堅持就安排凌蘭單獨住一個房間了。

小心將凌蘭放在床上,藍洛鳳親了親凌蘭可愛的包子臉,這才關上房門安心地離開了。她並不知道,看起來熟睡的凌蘭,其實她的意識很悲催地被一號導師給抓了過去。

凌蘭恍惚的很,她幾乎站不穩自己的身體,看東西總覺得有些搖動。

她感覺有些噁心,連忙蹲了下來,抱著頭。凌蘭不得不蹲,否則她下一秒很可能沒有重心就摔倒了。

「哼,竟然敢給我喝酒。」凌蘭對面的一號臉色更難看了,一個彈指,學習空間的上空直接潑下一盆冰水,將凌蘭凍的直打哆嗦,原本還有些昏昏沉沉的意識,一下子清醒過來了。

「一號導師,你好啊!」凌蘭尷尬地抬頭笑著,神情甚至可以說得上諂媚一詞。

「我很不好。」一號導師並沒有因為凌蘭的討好而給凌蘭留點面子,他很直白地告訴凌蘭他很生氣。

一號導師的話讓凌蘭冷汗直冒,不用問,她也知道一號導師說的不好肯定與自己相關,難道她無意識中惹到這個可怕的魔鬼導師了?

看見凌蘭一臉茫然,一號導師怒道:「今天的戰鬥,你打的是什麼?難道九號交給你的東西是那樣用的嗎?」

凌蘭有些不服氣:「我揍到了考官。」

「明明可以光明正大地打到,卻偏偏喜歡弄小花樣,以後再犯,休怪我無情做出處罰。」一號導師認為自身強大才算是正道,陰謀詭計都是邪門歪道,絕不能依賴。

凌蘭沒管一號導師最後說的處罰,她一臉驚訝地道:「導師的意思,其實我現在就能靠自己的實力揍到那個考官?」為什麼她當時感覺自己被對方壓制住了呢?感覺對方的實力要比自己強大數倍?難道是錯覺?

可事實上,他們三人施展了全部的能力才與考官苦鬥許久,最後還是力不從心了,才使用了計策成功揍到考官。當然凌蘭不認為用了計策就勝之不武了,在戰場上,只有活下來才是真理。

「沒錯,今天的打鬥,你錯了三個機會。」一號說完,再次彈指,凌蘭的面前就出現了今天她與齊隆、洛浪三人與考官打鬥的場面。

「第一次出手偷襲,前部分做的很好,你是記住了九號考官跟你的說的,隱藏了你的殺氣,但是你卻在即將成功的時候,心不穩了。」一號指著畫面中,凌蘭一拳就在擊中考官時,她的氣息瞬間出現了波動,也因為這一下,讓考官察覺到了她的攻擊,才在最後剎那變招擋住了她的攻擊。

「第二次偷襲,同樣犯了相同的錯誤,在最後關頭你鬆懈了。」一號的聲音越來越冷厲,那樣子恨不得將凌蘭抓過來狠揍一頓,明明學的很好,為什麼實戰就出現紕漏呢,否則早在凌蘭出手時就將考官揍到了。

「最讓我生氣的是,你竟然不知道改變自己的打法,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同一種攻擊手段,連續偷襲兩次沒成功,白痴都知道要防你偷襲了,你竟然還想著靠偷襲建功,你的腦袋是不是豬長的?」一號導師看到第三次凌蘭想偷襲的行為,更是怒不可歇。

「被發現了,就與對方明著干也沒問題,你這一套搏擊招招用儘力氣想幹嘛?招式都用老了,用什麼防守?還有,你不懂得什麼叫虛虛實實嗎?這裡,右肘擊被攔住,接著用左肘擊時,對方被你吸引雙手防守,身邊更有夥伴攻擊了對方的腰部,吸引了對方的唯一能動的那隻腳。你那個時候為什麼不乘機進行下盤攻擊?難道沒學蠍子擺尾嗎?明顯就是一個很好的必殺機會。最讓我失望的是,你竟然完全沒發現自己在打鬥中發生的錯誤,以及錯漏的機會,你簡直就是一個格鬥白痴。」

很多天才都會在打鬥中發現自己的缺點,可惜凌蘭打到最後都沒發現自己的錯誤,到現在還得意自己的小花招,這讓一號導師十分的生氣:「要不是對方只想知道你們究竟能做到哪一步,你早就在這裡被對方殺死了。」一號導師指著她大開大合與考官打鬥的時候,考官很多必殺格鬥技是半途而廢,臨時改招才讓凌蘭有驚無險。

凌蘭在一號導師的分析之下,越聽越慚愧,她原本以為自己在那場打鬥中表現的很不錯,沒想到卻是表現的這麼糟糕,更是錯誤連連,她覺得今天成功揍到考官的得意消失殆盡,留下的只有羞愧以及那被冷汗布滿的後背

「看起來,得進行野外特訓了,先讓你學會如何捕獵再說!」一號導師冷冷宣布凌蘭的下場。

沒等凌蘭開口詢問求饒,一號導師一個彈指,凌蘭就感覺自己眼前的畫面變了,她與一號竟然處於一個原始森林,耳邊還傳來遠處溪水的流淌聲,以及不知道是什麼野獸的恐怖吼聲。

凌蘭的小心臟亂跳,她雖然沒在原始森林裡呆過,但也知道這種地方危險重重,不僅僅是野獸,還有大自然的可怕,以及無數不可知的恐怖存在。

凌蘭迅速垮下了臉,不過她知道這場捕獵任務肯定是逃不過的,這一年來的教訓讓她明白一號導師要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但她還是想哀求一下一號導師,讓他再給她一點時間準備準備,回去問問小四原始森林生存法則也是好的。可惜凌蘭這個小心思被一號導師看破了,他沒給凌蘭開口的機會,直接丟下一句好好享受,就在這個充滿綠色的世界裡,化成一道光消失了。

靠!一號,算你狠!

凌蘭惡狠狠地對著原來一號站的地方比了一下自己的中指,表達自己憤怒的心情。

PS:多謝唐霓倪的多次打賞,感謝晚了,不好意思。昨天開始就感冒了,腦子有些昏昏沉沉,寫出來的東西可能差強人意,見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