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六章:無恥的人

第六章:無恥的人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3-11-26 08:57  字數:2348

第六章:無恥的人

很快時間過去了一個月,很快就到了聯邦正式下發繼承通知的時間。

這一個月的時間,凌m沒幹其他什麼事,除了吃就是睡。當然這個睡,其實是凌m修鍊入定的時刻。

不過凌m也學乖了,關照小四到了飯點就用魔音叫醒她,她可不想因為入定時間過長,被抓到醫院檢查,然後暴露了她和小四的秘密,最後淪為白老鼠一隻。

你說小四是誰?不就是那個自稱機甲學習機的小傢伙嘛。

在半個月前,凌m在它的指導下,經過十來天的研究與練習,終於成功凝聚成一條精神網路帶,探索自己的腦域,在腦海深處,找到了學習機本體,成功連接並開啟了學習機的虛擬學習空間,下一次與學習機聯繫就不必這麼麻煩了,只要心念,連接學習虛擬空間,意識就能進入。

凌m還記得她第一次看到了小四的虛擬形象時,差點血噴。

其實小四的外形很討巧,只有三四歲的樣子,盪著純真可愛的笑臉,感覺甚萌。凌m見了也不由得心生歡喜。

但壞就壞在,這小子太興奮了,竟然光著屁股蹦到了她的面前,狂扭屁股來表達他愉悅的心情。

於是小四就杯具了,直接被她抓到手裡,在那個光潔有彈性的小PP上,噼里啪啦地留下了凌m的無數五指掌印。

丫的,為嘛要露JJ給她看?雖然那JJ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但再小也是JJ不是嗎?她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呢。

當然,凌m爽了,小屁孩就生氣了,他閃到空間深處,直接避見以示抗議。

一開始,凌m還沒放在心上,不過兩天之後,情況不見好轉,凌m沒轍了。

這不是辦法啊,她得靠這小傢伙幫忙叫醒呢。沒轍的凌m只能好言好語地將小傢伙哄了出來,然後與小傢伙談判,承諾從此以後不再發生類似的家庭暴力,這才哄的那小屁孩喜開顏笑。

兩人又交流了一番,凌m好心詢問要怎麼稱呼他的時候,小傢伙無知的話再次惹惱了凌m。

這小子,竟敢自稱自己是四爺……連毛都沒長一根就敢在姐面前稱爺?

儘管承諾不用家庭暴力,凌m還有其他辦法制服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小屁孩,在她有理無理正理歪理齊上陣的道理轟炸下,小傢伙一臉佩服地承認他叫小四了。

勝利!凌m難得傲嬌一次。

後來好奇問小四為什麼想要叫四爺時,小四的回答讓她很無語。

小四說,在地球的時候,那邊的網路、電視、書籍很流行四爺的叫法,而他編號有那麼多四,不叫四爺還能叫什麼?

凌m感覺是她錯了,竟然與一個機器斤斤計較,太降低她的格調了。

凌m與小四成功建立了聯繫,可以自由地進入意識學習空間,不僅如此,她還在這個月中,在母親與管家凌秦的零星言語之中,知道自己這個身體的父親已經犧牲在戰場,而她必須以男人的身份繼承自己父親犧牲所帶來的榮譽軍功勛爵。

這讓凌m感嘆,性別歧視無處不在,在大談男女平等的地球,萬年之後,進入星際時代的時候,依然沒能制止這種歧視的存在。

這個時候的凌m還不知道軍功勛爵指的是什麼,當然她可以讓小四去網路幫她查,不過在她還沒了解這個時代,本著安全為上的想法,她制止了蠢蠢欲動的小四,耐心等待成長,等待了解世界的機會。

凌m是個忍得住的人,否則前世也不可能在那種非人的劇痛中忍過二十多個念頭。這份忍耐要比普通人多的多。

原本她還會焦急小四一開始說的那個兩年時限,不過,在小四研究下,知道自己修鍊的養身氣訣,是一種極好的提升身體素質的方法。小四告訴她,就算她什麼都不做,單靠每日十小時的修鍊,就能很穩當地解決二年後的危機。

於是,有了大把時間的她就不再焦急了。她還小,她也不想做一個天才,按部就班地成長才是最安全的做法。凌m很清楚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

自由地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聯邦正式下達繼承文書的時間到了,這一日,凌m明顯感覺到了母親悲傷難忍的心情,她明白,一旦拿到正式文書,就正式對外宣布,她的父親凌霄犧牲了。母親沒辦法繼續自欺欺人下去。

這一日清晨,凌m感覺到了平靜的家有了一點喧鬧,不過凌m從早上開始就待在房間里,她不知道外面發生些什麼事。

不過,沒多久,她便被僕人抱了出去,一路延樓梯下來,凌m看到了房頂華麗的燈具,掃到了幾個高聳的樓柱。

嗯,簽定完畢,是個大氣華麗的大堂,自家條件果然杠杠的。

沒等凌m多看,她就被轉移到了母親懷裡。原本一臉悲傷生氣的藍洛鳳,看到眼神骨溜溜亂轉的凌m,心情頓時大好起來。幸好凌霄留給她這個可愛的寶貝,讓她有了力氣與這些貪婪的小人戰鬥。

她捏了捏女兒的小手,這才淡淡地宣佈道:「這是凌霄的兒子凌m!只有他才能繼承凌霄的一切。」

這時候,一個老辣的聲音響起:「我們必須要讓凌霄少將犧牲的有價值,我們沒有否認m少爺繼承的資格,只是希望凌家選出最優秀的孩子來繼承凌霄少將的榮譽軍功,替凌霄少將擔起未盡的責任。」

藍洛鳳銳利的視線掃向那個說話的老人,年約七旬,依然身姿挺拔。他是凌家支系的大長輩凌肅仁,就算凌霄在世,也得禮貌地稱他一聲叔。他也是支系那裡推出來反對凌m繼承凌霄榮譽軍功勛爵的。

凌m察覺到藍洛鳳因為凌肅仁的話,胸口劇烈震動著,似乎在強忍心中的怒氣。

是啊,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人,瞧這話說的,連自己的親兒子都不能繼承父親的軍功,那軍人拼死拼活保護國家又有什麼意思呢?死了,就是讓旁人欺負這些孤兒寡母嗎?

凌m拉拉母親的手指,口中依依啊啊了叫了起來。

丫的,自己還是小了點,否則一定會將唾沫吐在那人身上,讓他無恥。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