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58:真實的自己。

1458:真實的自己。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8-04-08 04:11  字數:2382

1458:真實的自己。

良久,凌蘭才繼續點開視頻,連續看了幾個,都是弟弟拍下來的一些生活瑣事,有關於她的,也沒有她的。

但不管怎樣,視頻里,爸爸媽媽弟弟一旦說到凌蘭,都是充滿期待,他們是真心真意希望凌蘭能康復回家。

凌蘭快速又劃拉下去,突然一個視頻的文件名,吸引到了她。

我終於也有用了。

前面視頻的名字都是隨拍+數字,突然出現這個名字,讓凌蘭好奇地點開它。

視頻首先入眼的是一張大學入學通知書,視頻畫外音傳來了弟弟的聲音:」姐,看到了沒,我考上大學了。「

修長的手指拿起那張通知書,下一秒,畫面換了過來,露出弟弟笑得極為憨實的臉以及放在臉頰上的通知書。

」B大醫學部,全國排名第一的學院,弟弟我是不是很棒?姐姐你記得要誇我哦。「

凌蘭突然想起,她那年離開的時候,恰恰是她弟弟奮戰高考的那一年。

她似乎從未問過弟弟想考什麼學校,每次見面,弟弟總是憨憨地叫聲姐,然後就安靜地坐在一邊,聽她與父母的對話,沉默寡言是凌蘭對弟弟的印象,可視頻里,他卻很活潑……

凌蘭以為這個一年見不了兩次面的弟弟,與她之間的感情,應該是極淡極淡的。他們從未有過深入的交流,弟弟能不嫌棄她這個拖累全家的累贅,凌蘭相當知足,不敢奢望太多,可現在,凌蘭似乎有些不確定了。

弟弟原本笑得很燦爛的臉,慢慢有些僵,他猛地低頭,手掌狠狠地揉了揉雙目,再次抬頭,表情又恢復燦爛的樣子,但眼眶卻紅紅的,眼角還殘留沒有拭乾凈的淚花。

「所以,姐,你一定要堅持住,等我七年,我會治好你的。」弟弟眼神認真且慎重,似乎凌蘭就坐在視頻的另一頭。

凌蘭恍惚了一下,前世的弟弟,竟然如李蒔瑜一樣,為了她,走上了醫學的道路。

「這段時間,他們到底在哪裡?」凌蘭抬頭,冷然地雙目看向一旁的李蒔瑜。

「哦?你終於想知道了?」李蒔瑜靠在牆邊,雙手抱胸,淡淡道。

凌蘭閉了閉眼,讓自己冷靜下來,情緒波動太大,往往會做出錯誤的判斷。

再次睜開,凌蘭的雙目再次恢復平淡如水,她低頭看向手機,這次她選擇看的不是視頻而是圖片。

李蒔瑜神情微微一動,沒想到這個在死亡線上掙扎的堅強女生,洞察力是這般的好,一下子就選對了可能找到答案的方向。

圖片大部分都是以日期註明的文件名,凌蘭日期類挑選幾張,大部分都是全家的照片,她快速掃了下去,看到合同1三字,手迅速點開。

這是一份工作合同,是一份去國外勘察地質的合同書,不出意外,這應該是關於爸爸的,凌蘭記得自己父親是地質勘察技術員,果然在合同6看到了父親的簽名。

「我父母是不是都出去了,而我弟弟在B大就學?」凌蘭問道。

「國外薪水比較高,他們詢問過我你的病情,我說,就算能治好,後期修養也要花巨資,是個無底洞。他們也是考慮很久,才決定出去。」李蒔瑜淡淡道,「至於你弟弟,前三年的確在B大,但現在不是了……他學的太好,就送M國深造了。」

「那就好。」凌蘭知道他們一家都好就行,至於見不見面……她不是前世的凌蘭,沒有前世凌蘭的羈絆,已經無所謂了。

「所以,他們才沒能來看你,再等幾年,就能見面了,你莫要再誤會他們了。「李蒔瑜的聲音緩緩傳來,帶著一聲輕嘆。

凌蘭眼瞳猛地一縮,手指猛地用力,幾乎要將手中的手機直接捏碎一般。

她緩緩低頭,視線重新投到手機屏幕上,選擇用時間排列文件模式,最新的視頻照片,都是三年前。

凌蘭手指微顫,點開最後一個視頻。

」姐,暑假結束,又是我去B大的時候了,再過不久,媽媽爸爸也要去國外工作,我們都在努力,所以,你也要努力。姐,爸爸媽媽說你是我家最懂事最堅強的孩子,說我能學到你三分,就會是這個時代的領軍者……我不知道現在能學到你幾分,但我一定會拿到去M國的深造名額,那時候,我一定會拍視頻告訴你。「弟弟握著拳頭,對著視頻,為她加油鼓勁,也許下自己的承諾。

「蘭蘭,送你弟弟到火車站,我們也要準備去FZ了,以後可能只有在你生日的時候回來跟你見面,你弟弟教我們怎麼視頻聊天了,以後就算在國外,也能與你視頻聊天,蘭蘭,不管距離多遠,你永遠是我們最愛的女兒。」視頻出現了媽媽溫柔的笑臉,父親坐在旁邊,看到鏡頭過來,有些抗拒地別了別頭,但在母親用力一肘子之下,父親只好正過臉,嚴肅的臉露出他自認的溫柔笑容,點了點頭。

還是像以前一樣,前世她的父親不喜歡將感情直接表露,不像她的凌霄爸爸,總會清晰地表達自己對女兒的愛,容不得凌蘭忽視。甚至還會吃她與媽媽太好的醋,雖然不清楚是為媽媽吃醋,還是為女兒。

雖然愛的表達方式不同,但兩個爸爸,對她的愛,都很純粹。

凌蘭眼眶泛起水光,慢慢凝結滑落。

從無聲落淚,最終嚎啕大哭。

「凌蘭,怎麼了,凌蘭,別哭,別哭,這對你身體不好……」凌蘭的痛哭,驚到了洛潮韓續雅。

李蒔瑜眼神暗淡了下來,他知道,終究還是沒瞞過凌蘭。

」讓她哭吧,哭出來對她會更好。「李蒔瑜制止洛潮韓續雅勸慰的舉動。

韓續雅洛潮不明白地看著李蒔瑜,不明白解開誤會,高興的事,為什麼會讓凌蘭這麼傷心。

李蒔瑜嘆息,差不多年紀的三個女生,對比聰慧無比的凌蘭,他兩個護士就未免太傻白甜了。

「重新回到這個世界,是為了讓我看清楚,誰才是真正冷酷無情的人,是你,凌蘭!至始至終,最自私的是你,最愛自己的也是你,逃避可能的傷害,永遠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方式去愛,從來都是你自己,不是別人。不管前世,不管今生,都是如此。所謂的霸道,所謂的自由,一切都不過是為你的自私服務,凌蘭,這才是最真實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