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57:是她喜歡的味道!

1457:是她喜歡的味道!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8-04-06 04:35  字數:2348

1457:是她喜歡的味道!

「其實,我真的想將你治好……」李蒔瑜嘆道。他與他哥還做不到冷血無視的地步。

「給我五年的命,我已經很感激了。」不管這個世界是不是真實,但當初的凌蘭的確很珍惜她的生命,不,應該說凌蘭從始至終都珍惜她的生命,只要能活下去,她會千方百計地活下去,就算成為實驗品,她也會努力活下去。

「但最終我有些失敗的治療方案,還是對你的身體產生了不可扭轉的侵害。」李蒔瑜心中是愧疚的。

「可我還活著不是嗎?」凌蘭清楚這就是代價,她凌蘭的心中,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才有資格說其他。

「你對生死看的那麼通透……」李蒔瑜眼中帶著欣賞,一開始他的確當凌蘭是實驗品,但隨著相處時間的增長,或許他已經將凌蘭當成自己的朋友。

「可在親情這裡,你為什麼就不能這樣……」李蒔瑜輕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死角,凌蘭什麼都好,就是太在乎家人,也就解脫不出來。

「……我以為我夠通透了!」凌蘭心中無語,她對這世的父母弟弟已徹底放下,為什麼李蒔瑜還要來這一句,難道她表現的那麼在乎嗎?還是這個世界給她設定的人設是這樣的?

「要是你真的通透,為什麼這段你不問問你父母在哪裡?在幹什麼?為什麼不來看你?」李蒔瑜恨鐵不成鋼道。

「……」對於不在意的人,她需要記在心裡詢問嗎?凌蘭額頭黑線數根,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你一直拒絕接受他們的信息,不就是害怕知道他們再也不愛你不要你了嗎?口中說是你拖累了父母弟弟,他們能放下你過好自己的生活,這樣更好,不就是為了挽尊你被拋棄的事實嗎?」李蒔瑜眼神犀利無比,這一次他不會再讓凌蘭逃避了。

凌蘭眼神冰冷,對上了李蒔瑜:「不要用自己的臆想來判斷別人的想法,這非常可笑。」

「難道不是?凌蘭,你面對死亡的堅強我佩服,但你面對親情的懦弱讓我很看不起。這方面,你真是一個懦夫!」

「啪!」凌蘭猛的床邊的柜子。因為太過用力,原本剛剛癒合的肌體再次崩裂,很快她的病服被鮮血滲透。

洛潮韓續雅兩人見狀忍不住驚呼起來,但見到兩人拔劍弩張的模樣,竟然不敢踏前一步。

凌蘭閉了閉眼,壓下心中的憤怒,這才張開眼,冷冷道:「好吧,我給你機會,我的父母弟弟現在在哪,在幹什麼?為什麼不來看我?說!」

李蒔瑜沒有說話,只是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遞給凌蘭:「一切,都在這裡面,文件夾名凌蘭,你慢慢看。」

凌蘭冷然接過,直接進入文件管理系統,裡面竟然只有一個文件,就是她的。

打開文件夾,裡面有好多視頻,還有圖片,凌蘭順手點開一個視頻。

視頻打開,竟然是這世父母的視頻錄像,應該是這幾年拍的,畢竟以前可沒有那個條件拍視頻。

「蘭蘭,今天是你二十二歲生日,可惜我們不能去醫院陪你過生日,只能在家裡錄視頻祝福你,生日快樂!」

「姐,生日快樂!弟弟我在這裡為你打氣,快點治好病回家哦,我們都等著你。」弟弟的腦袋突然從屏幕外擠了進來,大笑的樣子有點傻。

隨後又說了些其他的話,視頻完結。

凌蘭淡漠地關閉,又點開了下一個視頻。

「東西都準備好了嗎?」這次視頻不是自拍,而是有第三人,自家老爸老媽擠在小小的廚房裡,正在煮著什麼。

「爸媽,你們老是帶這幾樣,姐會不會吃膩了。」畫面外傳來弟弟的聲音,看來負責拍攝的是她弟弟。

「吃膩了也沒辦法,我問過醫生,她只能吃這些清淡的,其他東西對她的身體沒好處。不過沒關係,我會注意火候,味道一定是蘭蘭喜歡的。」老媽小心翼翼地打開一個油皮紙包,挑出幾個參須。放在一個天平秤上秤了秤,又拿出一根,當中插斷,一段放入天平,發現與需要量吻合了,這才將剩餘的那段放入紙包中。

然後才將天平上的參須用剪刀將剪碎,丟入一邊已經煮的白白的魚湯之中。

「量必須正確無誤啊,醫生說了,這東西是好,但量必須控制精準。」老爸在一邊很緊張,「否則就對蘭蘭有害了。」

老媽點頭道:「我反覆確認了,這可是關係蘭蘭的身體,我不會馬虎的。」

「希望這些能對蘭蘭的病有用,也不枉我們跑到東北山嶺老鄉那裡苦求。」老爸看向魚湯的眼神充滿希冀,他想放在手心裡寵著的女兒,希望能早日康復,回到他的身邊。

「一定會有用的!」老媽的眼神很堅定。

「醫生說不用剪碎,直接咀嚼吞下,效果也好。」弟弟有些不解。

「你姐從小懂事顧家,要是知道我們花大價錢買這些,她一定會生氣,生氣對她的身體可不好。」老媽可不想影響到自家女兒的治療效果。

「好吧,等我姐病好了回來,就給她看這些視頻……讓她知道,雖然她常年住在醫院,可我們一直等著她回家。」弟弟突然將畫面轉開,來到家中緊促的小餐廳,餐廳的牆面上都是相框,裡面有各種各樣的照片,有父母弟弟的單人,三人合影,也有在醫院裡留影下來的四人全家福,但更多的是她個人的照片,從小到大。

凌蘭突然記起來,每次生日前後,父母探病,他們總會給她拍一張照片。

「你看,姐,家裡最多的都是你的東西,我都有點吃醋了。」弟弟突然探頭進鏡頭,對著鏡頭做了個鬼臉。

「啪」的一聲,一隻大手直接拍到了弟弟的頭上。

「哎呦!」弟弟慘呼一聲。

「別皮了,快關相機,要是晚了讓你姐等,我就扒你的皮。」老媽一聲河東獅吼。

「好了好了……」隨著這一聲視頻結束。

凌蘭楞楞地看著手機,原來前世的父母,是知道那些食物她吃膩了,只是她吃不了其他的,只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煮這些給她吃,但每次,味道從沒有敷衍,正如媽媽說的那樣,是她喜歡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