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55:你是誰?

1455:你是誰?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8-04-04 05:34  字數:2379

1455:你是誰?

「凌蘭,你看看,這些花好看嗎?」落潮滿面笑容地舉著一把鮮花從門口蹦了進來。

「嗯,挺好看的。」凌蘭淡定地抬頭看了一眼。

「落潮,你能不能別這麼大聲,凌蘭的耳朵會受不了的。」韓續雅沒好氣地瞪了落潮一眼。

這次實驗藥劑,雖然救回了凌蘭的命,但並非沒有後遺症,凌蘭的聽力每日正在削弱,按照李蒔瑜的說法,若找不到解決辦法,凌蘭便會徹底失去聽力。

而現在,凌蘭不僅僅聽力受損,聲音響一點也會震痛雙耳,這便十分矛盾了,想要凌蘭聽清楚必須大聲說,可聲音過大,又會對凌蘭的耳朵造成傷害。

落潮聞言,笑容頓時收斂了些,看向凌蘭的目光帶著一絲心疼。

「沒事,能活下來,比什麼都好。」凌蘭笑了起來,燦爛無比。

這個世界,她是普通女生,沒有責任,她自然想笑就笑,沒有負擔。

「你能這麼想,就好。」韓續雅跟著笑了起來,眼中有些釋然。

這五年來,與凌蘭相伴的點點滴滴,讓她清楚凌蘭看似柔弱,性格卻堅強的過分。李醫生曾說過,這病就算落在性格極為堅韌的男人身上,也未必能堅持到現在。可就算知道凌蘭夠堅強,但失去聽力這件事,韓續雅還是害怕會給凌蘭帶來致命打擊,而從崩潰。

「外面的天氣是不是很好?」凌蘭轉頭看向窗外,微風習習,陽光明媚的讓她有些想外出的心動。

「嗯,天氣真好,而且花園裡各種花都開了……」落潮看出凌蘭的意動,衝動道:「我去問問李醫生,你能不能去外面逛一圈。」

「呃……」凌蘭還未來得及開口制止,落潮就如一陣風般地颳走了。

「會不會太麻煩人了。」凌蘭微微皺眉,她清楚,自己這破身體要想外出,要做太多的準備工作,絕對稱得上勞師動眾。就算這些人曾經是她熟悉的夥伴們,可這裡,她們依然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無親無故的,這麼麻煩著實有些過頭了。事實上,骨子裡,凌蘭也不喜歡麻煩別人,這也養成了她習慣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

「不會,也許這對你的病有好處呢。」韓續雅看似大大咧咧,可粗中有細,看出凌蘭擔心什麼。

「……」凌蘭有些無語,這哄小孩的口氣,難道在她們眼裡,她就這麼好哄嗎?

這幾日,她算了解了,她在落潮韓續雅的眼裡,可是個陽光愛笑,內心充滿希望與美好的單純女生……

沒想到,她有一天也會被夥伴們當成傻白甜,這感覺真是陌生又熟悉。

為什麼會熟悉呢?凌蘭仰頭細想,好像未來世界,她曾經演過這樣的角色,當時小夥伴們說他演技超群,演傻白甜演的入木三分,現在想來,應該是這一世帶去的烙印,為了活下去,為了獲得治療資源,她的確讓自己變成醫生護士喜歡的那個人,並持之以恆到連她自己都相信自己是這樣的人了。

「回來,是讓我看清楚自己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嗎?真是血淋林地鞭打。「凌蘭苦笑,重新回來,剝開虛偽的面目,再次審視當初的自己……這真不是個讓人美好的經歷。

經過一番繁複的準備工作,凌蘭終於坐在輪椅上,被落潮韓續雅推出了病房。當然,日理萬機的李蒔瑜,也不得不放下手上的工作,表情嚴肅地跟在她們身後。

這次外出,危險性應該極高,否則李蒔瑜不會這幅表情,但更讓凌蘭好奇的是,萬事講究安全的李蒔瑜,是怎麼被落潮說服的,竟然同意這麼危險的一個建議。

」我以為你會拒絕。「凌蘭看向神情越來越嚴肅,不時過來檢查她身體情況的李蒔瑜。

正在檢查的李蒔瑜,手頓時僵了僵,他深吸一口氣,繼續檢查凌蘭的情況,同時回道:」我也以為我會拒絕。「

」可你還是答應了。「凌蘭笑了起來,這時候的她笑的像只小狐狸。

李蒔瑜臉微微紅了紅,不想自己的小心思被人看破,連忙轉移話題道:「你不想你的父母?還有你的弟弟?」

凌蘭問道:」他們是不是很久沒來了?「

這次鬼門關上走了一圈,這個世界上,原本她最親的三個親人,卻從未露過面,若非李蒔瑜提起,她都忘記這個世界,還有這麼三個人。

凌蘭的問話,卻換來了三人的沉默。

「很久很久了吧,久到他們已經忘記還有我這個女兒了。」凌蘭神情平淡地道。晉級帝王級的時候,她已經斷了前世的親情羈絆,此時,這三個人,就如那陌生人,再也不能給她半點觸動。

這樣的表情,這樣的凌蘭,卻讓三人誤會凌蘭被親情所傷,韓續雅用力握了握輪椅背後的把手,認真道:「凌蘭,你還有我們這些朋友。」

「嗯,凌蘭,我們會陪你一起戰勝病魔的。」落潮也蹲了下來,抬頭認真地看著凌蘭,用眼神告訴凌蘭,就算全世界都不要凌蘭,他們也會在她的身邊。

「這麼煽情好嗎?」凌蘭摸了摸落潮的頭頂,無聲笑道,「還有,你們真的認清我了嗎?」

落潮不解地看著凌蘭,不知道凌蘭為何要這麼說。

「你……自從醒過來,就再也沒提起你父母與弟弟了。」李蒔瑜突然開口道。

凌蘭轉頭笑著看著他,示意他繼續說。

「事實上,在你昏迷之前,你最起碼每個月會問一次,儘管問的方式不同。」李蒔瑜眼神變得深邃起來。

說到這裡,韓續雅落潮眼中露出一絲不忍,還帶著一絲憤怒,為眼前這個被親人隱隱放棄的女生心疼與委屈。

「那時候的你,再怎麼掩飾,也掩飾不住你想他們的眼神,可現在,提起他們,你已經沒有任何情緒。」李蒔瑜察覺到的東西,要比兩個女孩多的多。

「受傷累計到一定程度,會死的。」凌蘭淡淡地道,「作為醫生,你比我更了解。」

落潮韓續雅聽到這話,眼中的疼惜更甚。

「可,這個時間太短……而且,你似乎遺忘的東西很多……特別是這五年的時間。」李蒔瑜緊緊盯住凌蘭,「所以,你是誰?」

這句問話震到了落潮韓續雅兩人,她們齊齊看向李蒔瑜,一臉的驚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