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54:五年後?

1454:五年後?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8-04-03 08:21  字數:2390

1454:五年後?

沒多久,韓護士便帶著新型的實驗藥劑回來了。

就聽到幾聲清脆的聲音,馬上胳膊上針頭被扎入,一道清冷的液體隨著針頭進入到凌蘭的血管之中。

原本深入骨髓的疼痛開始慢慢減弱,凌蘭輕舒了一口氣,這才有力量睜開自己的雙目。

刺眼的白色,讓凌蘭一時之間誤以為自己還處在那邊雪山之中。

「凌蘭,你醒了,你覺得怎麼樣?」身邊一個驚喜的聲音讓凌蘭回過神來。

凌蘭微微皺了皺眉,她察覺到自己警惕之心與敏感程度竟然大肆消減,就算她晉級神域失敗,也不會直接倒退到比一個初級體術者還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凌蘭,你別嚇我,你看著我,你看著我……」溫柔的手慌張地摩擦著她的臉,對方的聲音氣息開始顫抖起來。

氣息怎麼這麼差?比普通人都還不如,她身邊的夥伴,可從沒有這麼弱過的。

凌蘭的視線終於落到了那人身上。

「落潮?!」熟悉的臉讓凌蘭詫異了一下。

「凌蘭,太好了,你還記的我。」落潮喜極而泣,嗚咽道。

「這是哪裡?」凌蘭看著這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地方。

「凌蘭,這是軍政總院啊。」落潮回道。

「軍政總院?」凌蘭恍惚了一下,「真是熟悉的名字。」

「當然,你在這裡都住了二十年多了。」落潮感嘆道,「可惜,我們還是沒能找出你的病因。」

「二十多年?」凌蘭怔然。

「凌蘭,沒事了,這次你又戰勝了病魔。你真的很棒。」落潮似乎已經習慣凌蘭每次死亡線上回來都會恍惚的樣子,一邊用濕巾溫柔地擦拭凌蘭的額頭,一邊加油鼓勵道。

「現在是什麼時間?年曆。」凌蘭皺了皺眉,直接問道,她已經察覺到異樣的地方。這個軍政總院沒有一個人練過體術,每個經過的醫生護士,氣息都弱的可以。而她也同樣如此,不,她的氣息更是弱到下一秒就可能直接與這個世界道別。

「2018年4月2日啊,愚人節才剛剛過。」落潮老實回道,這種不知道時間日子的凌蘭,發生過很多次,她已經習慣每次幫凌蘭恢復記憶。

「是嗎……2018?五年後了嗎?」凌蘭再次皺了皺眉,她動了動身體,用盡全身的力氣,坐了起來。

落潮見狀,趕緊幫忙扶了她一把。

「你還是躺著比較好,你身體情況並不好,坐著對你肌體以及內臟負擔太大。」一個嚴肅的男聲在另一邊響起。

凌蘭抬頭看去,果然是她腦海中給出的答案——李蒔瑜!

「在我的記憶中,你們應該在這五年里來的吧。」凌蘭平靜地道。

她死之前,這個世界,可沒有李蒔瑜落潮他們的存在,那個去彙報實驗藥劑結果的韓護士,她沒推斷錯的話,應該是韓續雅了。

「是啊,五年前那次你真的太危險了,所有人都認為你活不下了,據說,當時你心臟呼吸都停止了,幸虧那事李醫生正好來總院進行醫術交流,當機立斷出手,最終讓你熬了過來,也是那次,李醫生接手了你的治療,而我們也就跟著李醫生來這裡了。」落潮感嘆道,她們來這裡,都是因為這個女生,這五年她們朝夕相處,早就將凌蘭當成自己的親姐妹。

「為了你,李醫生不知道做了多少研究,你要是想對得起我們,就給我爭氣點,別被這邪病給打倒了。」一個熟悉的女聲突然在門口響起。

凌蘭注目望去,果然是韓續雅。

「其實,我有點奇怪,為什麼你會留在這裡?你應該有更好的前途……」凌蘭轉頭看向李蒔瑜。

信息掌握並不是很夠,凌蘭只能按照未來世界李蒔瑜的相關背景來推理。

李蒔瑜怔了怔,似乎沒想到凌蘭會問這個問題,他低頭想了想,才道:「或許是因緣巧合,或許你的病例太過奇特,又或則……我已經膩了鮮花掌聲,需要一點挫折吧。」

「看來,我給你的挫折挺多的。」凌蘭微微一笑。

「是啊,快要打擊的讓我對以往的成績產生了懷疑。」李蒔瑜苦笑起來。

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婉拒總部的多次召回,一直留在這裡,為這個讓他放不下的女生,滯留了將近五年時間,他的導師曾抱憾道,他浪費了他最寶貴的五年黃金時間。

也有人曾經懷疑,他是不是愛上了這個堅強的女孩,可他知道,憐憫有,愛惜有,喜愛可能也有,但真牽扯不到愛這個字,當然,他也不敢保證,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份喜歡會不會轉化成愛……

「我這病,這個世界上是沒辦法醫治的,其實你明白。」凌蘭認真地看著李蒔瑜,她相信這個世界的李蒔瑜必然也是一位醫術奇才,那麼她身體情況,他應該明白。

「作為一名醫生,我是不會承認絕症這個名詞,不管什麼疑難雜症,我始終認為,有一線生機。」李蒔瑜眼中有著一抹不服輸,就如未來世界,面對李蘭楓的絕症,依然認為他能找到救治的辦法,並為此奮鬥了十幾年。

「果然,你還是你。」凌蘭雖然不確定自己為何回到這個世界,這些原本不應該存在的人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她身邊,但她的這些夥伴們,無論是性格,態度還是行為舉止,都是未來世界的他們,並非改變。

「你累了,好好休息,別說太多話。」看到凌蘭微微閉目,一直關注凌蘭的落潮趕緊勸解道。

果然是落潮,心思細膩敏感,她只要有一點情緒變化,就會感覺到。

這感覺很熟悉,未來有個同樣這樣的人,迅速捕捉她幾乎沒有什麼變化的情緒,只是他比落潮更懂得分寸,無論是關心還是提醒,更加的細雨潤無聲,就算她察覺到了,也會欣然接受。

李蘭楓……她竟然會想起他,是因為李蒔瑜在的原因嗎?

凌蘭微微搖了搖頭,無法解釋也就不再去思考。當然她的搖頭再次引來落潮關切的問候,若非韓續雅看不過去,一把將她拽走,估計她要費點神安撫這個為她擔驚受怕的小姑娘了。

重新回到這個世界,能看到一些熟悉的人,感覺真好呢!

凌蘭疲憊地閉上了眼睛,再次昏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