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53:她的選擇(愚人節快樂)

1453:她的選擇(愚人節快樂)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8-04-02 05:33  字數:2609

1453:她的選擇

凌蘭站立在雪山之巔,遙望眼前一望無際的雪白之色。

若非盡頭一輪紅日正慢慢西沉,凌蘭或許以為自己已經眼盲。

她不知道看了多少個日出日落,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的山崩地裂。

大自然的力量之大,讓已經進入半步神域的凌蘭,都以為自己會死在那些天災之中,但僥倖,都活了下來。

微微吐了一口氣:「還是不行嗎?」

凌蘭原本冷冽清明的雙目暗淡了一下,生死存亡原本是最容易突破自我的時刻,可這一次又一次瀕臨死亡的危機,卻並沒有給凌蘭帶來她需要的東西。

「是沉澱不夠嗎?就算機緣在眼前,我也觸摸不到?」凌蘭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笑容。

隨著時間的推移,凌蘭知道自己進入神域的機會已經越來越渺茫。

「我不甘心啊!」凌蘭目光頓時冰冷,她很清楚,不進入神域的結果是什麼。

「我說過,我不允許悲劇再次重演!」凌蘭猛地握緊自己的雙拳,「師傅,對不起,神控門的禁忌之術,我必須要使用了。」

隨著這一聲,凌蘭整個人沉入雪地之中,最終無影無蹤。

閉目修鍊的一號,猛然張眼。

「你不制止?」一號的影子突然發出陰冷的聲音,是二號。

一號眼神閃了閃,最終緩緩閉上:「這是她的選擇。」

「晉級神域,對此時的凌蘭來說,實在太勉強了。」二號並不看好。

「不勉強,也只是多活幾日,早死晚死,都是死,還不如就此一搏。」一個魅惑的聲音在另一邊響起,就見虛空之中裂開一個口子,四號婀娜多姿地從裡面走了出來。

「連你也坐不住了?」二號嘲諷道。

「我們與凌蘭原本就是一個整體。她出事,難道我們能好?」四號淺笑道。

「……」二號無語,不想跟這些已經有了私心的智慧體對話,下一秒便從一號的影子里消失了。

「跑的倒是很快。」四號冷哼一聲。

「那是你說話太缺乏事實依據,他不想跟你說話。」五號的聲音在四號背後響起。

「我怎麼沒事實依據了?」四號狠狠瞪了五號一眼。

「凌蘭死亡,我們最多回歸零點,待四殿下蘇醒找到新宿主又能重新開始。」五號點出他們學習機的特點。

「是啊,要是四殿下沒有進化,與凌蘭產生牽絆,你說的能成立,但現在,四殿下要是醒來知道凌蘭死亡,絕壁會來個自我毀滅,那我們就會全部玩完。」四號不甘示弱地反駁道。

「你又忘了,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五號無奈回道。

四號窒了窒,一時找不到反駁的話,只得看向一號怒道:「一號,你說,你會動用你最終的許可權嗎?」

一號緩緩張開眼,只見空間中,所有導師不知不覺中都來了,凌蘭的動靜看來讓導師們都淡定不起來了。

一號冷哼一聲,冷然道:」回去!「

」好好好,我回去就是了,反正呆在這裡也沒啥用處。「五號笑了起來,滿臉的無所謂。

九號直接就是一腳踢了過去,沒看結果,便一個閃身消失了。

五號呲牙咧嘴地摸了摸自己被踢中的膝蓋,一拐一拐地往前走了幾步,同樣也消失在空間之中。

」既然沒好戲看,那我也走了。「三號打了大哈欠,一臉的沒心沒肺,話音一落就沒了蹤影。

」你們男人,真是嘴硬,真是太沒趣了。「四號摸了摸自己波浪般的長髮,婀娜多姿地踏入那道裂開的口子,口子慢慢合攏,又恢復了原本的樣貌。

其他幾個導師,在一號說回去之後,便逐一消失,最後一號的影子也慢慢變淡,終於再無一點痕迹。

整個空間再次恢復平靜,一號這才緩緩閉上眼睛。

」不會……「一號嘴唇微動,似乎說了這兩個字,又似乎這只是幻覺,從未出現。

」好疼,好疼,好疼……「劇烈的疼痛讓凌蘭顫抖起來,這疼痛似乎來自身體深處,又似乎來自肉體表面。

」快,快,快,N27床突然病發,快打止痛針。「耳邊傳來一個女聲的呼喚聲,帶著一絲驚恐與慌張。

」凌蘭,別怕,凌蘭,你不要怕,你很勇敢,你要相信自己,這一次,也會闖過去的。「另一邊一個女聲溫柔地用一個冰冷的濕巾擦拭著她的額頭,也因為這個,凌蘭以為自己會痛暈過去,可還是能繼續清醒著。

」凌蘭,你是我見過最堅強的女孩子,你一定能堅持下去的。「更遠的地方,有個女孩子帶著一絲哭腔,在為她加油打氣。

凌蘭感覺自己的手臂被扎了一下,然後清冷的液體被打了進來。

可這一切並沒有什麼效果,凌蘭依然覺得自己會疼死過去,這疼,竟然讓她無法忍耐,

「啊……」凌蘭終於喊了出來。

「情況怎麼樣了?」一個有些熟悉的男聲突然響起。

「李醫生,我們剛剛打了止痛針,但效果好像並不好。」女聲急切地回道。

一隻溫暖的手正在給她檢查:」情況惡化的怎麼這麼快……不儘快控制住,凌蘭會熬不過今晚。「男聲帶著一絲凝重還是不忍。

」嗚嗚……那怎麼辦?「一個女聲竟然哭了起來。

」凌蘭那麼好,我不想看她有事。「另一個也帶著一絲哽咽。

「都給我振作起來,你們都是護士,連你們都慌了,病人還指望誰?「男聲突然厲聲喝道。

」可,可,我們要怎麼做?「女聲聲音有力了許多,似乎被喝醒了。

」繼續,止痛劑輸入,記得不可超過最高限制。「男聲有條不紊地吩咐道,」韓護士,你馬上去申請這次最新的實驗藥劑。「

」可那個不是說可能有不可挽回的後遺症嗎?上面吩咐不能妄動。」韓護士有些遲疑。

「現在這種情況,還考慮什麼後遺症。」男聲很是堅定。

「可出事的話,李醫生,你責任就大了。」韓護士不確定地道。

「事有所為而有所不為,不管結果如何,一切有我承擔。」男聲鎮定地回道,看來動用這個,不是他慌亂中的決定,而是冷靜思考的抉擇。

「好的,李醫生。「韓護士看到李醫生考慮清楚了,便不再勸阻,轉身便去申請那個實驗藥劑。

」凌蘭,堅持一下,很快,新藥劑就來了,你就能好了,所以,你一定要堅持住。「耳邊,那個輕柔的女聲一直在給她打氣,這聲音也熟悉的很,似乎每次她疼痛難忍的時候,這個聲音始終陪伴著她。

只是,她從來不會放棄,為什麼這裡的人都怕她放棄,而拚命鼓勵她堅持下去呢?

凌蘭雖然疼的昏昏沉沉,可腦子依然靈活,對此有些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