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41:又見家訓?

1441:又見家訓?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12-09 06:15  字數:2718

1441:又見家訓?

這個時候,其實敵軍早已經沒了戰意,此時的他們,已經獲知外面的友軍已經撤退,只留下他們這一支在孤軍奮戰,加上源源不斷的凌天機甲湧入,沒有指揮官的指揮,更是讓他們的心理防線崩潰,幾乎沒戰多久,就如潮水般退卻。

凌蘭的一句誅殺百里命令,讓凌天軍狠狠地追殺了數百里,才收手回來。

趙駿打開操控艙,帶著鞠醫生跳了下來。

鞠醫生飛奔到老爹的機甲邊,焦急地喊道:「老爹,老爹,你沒事吧。」老爹的機甲已經癱倒在地,由不得她不擔心。

老爹的操控艙嘭的一聲打開,就見老爹從裡面有些艱難地爬了出來,虛弱地道:「沒事,丫頭。」

休息了一下,總算有了動彈的力氣。

鞠醫生見狀,連忙從醫藥包中掏出她製作的藥劑,遞給老爹。

「用我們的吧。」一個清冷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鞠醫生連忙回頭,就見一個充滿蕭殺之氣的軍人站在她身後,他的手中有一罐藥劑,就算是密封的,但她的直覺告訴她,這藥劑不簡單。

「謝謝。」鞠醫生驚喜地道。

她拿起那罐藥劑想要打開給老爹喝,卻見老爹伸手一攔:「我這點小傷,不要浪費那麼好的東西了。」

凌蘭淡淡道:「這葯,或許對你的舊患有些好處。」

「真的?」鞠醫生雙眼頓時明亮起來,她做醫生,一開始的初衷不就是不想看老爹被舊傷困擾嗎?

「若真如此,這葯就太珍貴了。」老爹動容道,「還是留下給更需要的人吧。」老爹看向凌蘭的人正在搜救那些倒下的機甲師,提醒道。

「夠用了。」凌蘭微微抬頭看向遠方,「這戰爭遊戲也快結束了。」

「按照以前的經驗,的確已經到了收官的時候。」老爹苦笑道。

凌蘭嘴角微微一彎,她所謂的結束可不僅僅指的是這場戰爭。

鞠醫生此時已經打開了藥罐,遞給了老爹,老爹也沒客套,接過便喝下了。

「這一次,謝謝你收留他們。」凌蘭掃了一眼站在她側後方的趙駿,道。

「不用,留與不留都不是我的主意。」老爹回道,他眉頭微微一皺,雖然剛剛喝下藥劑,但已經感覺到一絲反應。

老爹的表情當然瞞不過凌蘭,凌蘭做了一個請,示意老爹專心療傷。

老爹點了點頭,便找了一個空地坐了下來,沒多久,他的表情還是猙獰起來,讓一直關注他的鞠醫生一陣心驚肉跳。

「女媧藥劑都是這樣的,越痛越有效果。」趙駿連忙解釋道。

鞠醫生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便耐心等待起來。

這時候,搜救已經結束,負責搜救的隊長一臉沉重,這次,他們又失去了兩個隊長,還好另外兩個隊長留有一口氣,灌下了女媧藥劑,算是將命給撿回來了。

「戰爭啊!」凌蘭閉了閉眼,斂去一絲傷痛,待睜開眼,又恢復了往常的冷然。

「帶他們回家。」凌蘭低沉地道。

「是,老大。」隊長領命而去,就算他們犧牲在這裡,他們也會帶回去,最終帶回生長他們的地方。

「老大。」跟了上來的洛浪,有些擔心地看著她。

「怎麼了?」凌蘭挑眉。

「蘭楓哥的情況好像有些糟糕。」戰鬥結束,他就去救治李蘭楓去了。

凌蘭心一驚,一個閃身就來到了李蘭楓機甲艙門口。

「怎麼回事?」看到圍在艙門口的醫療兵一臉無措的樣子,凌蘭皺眉問道。

「啊,報告老大,李團長身上全是傷,時間太久,加上操控艙內自動烘乾的功能,內衣跟皮膚都粘合在一起,要想分開,會再次撕裂傷口……」醫療兵滿臉疼痛,似乎已經體會到那活生生被撕裂的痛楚,這痛楚可不是一處兩處,而是全身啊,差不多就是活颳了。

「趙駿。」凌蘭喝道。

「到。」趙駿一個閃身就來到凌蘭身邊。

「馬上搭建一個臨時醫療帳篷。」凌蘭命令道,「就地治療包紮。」

凌蘭很清楚,這拖得越久,對李蘭楓的傷害越大,很明顯李蘭楓喝下了女媧藥劑,女媧藥劑強勁的自愈能力,會讓身上的傷快速癒合,若不及時與內衣分離,一旦癒合處混入異物……那就不單單是剝皮,還要挖肉了。

「是。」趙駿也知道不能耽誤,連忙帶著人就地開闢一個臨時治療手術間。

「咳咳……」李蘭楓突然咳嗽了幾下,嘴角又流出了一些鮮血,他身體崩潰,可不僅僅只是外部,內在也傷的不輕,若非有李蒔瑜的救命藥劑,恐怕他這一次就真的沒救了。

「軍團長,我們李家也是有家訓的。」李蘭楓虛弱地對凌蘭笑著。

」嗯?「凌蘭皺眉,」別說話,留著力氣治療。「

」不能不說,等下,我自己包紮。「李蘭楓神情突然嚴肅起來。

」什麼意思?「凌蘭眼中有些薄怒。

」不能讓別人看到……「李蘭楓苦笑起來。

凌蘭想起了李蘭楓那張妖孽臉,有些明白了。

」只是包紮身體。「凌蘭解釋道,」我會盯著。「

」不僅僅是那裡,都不能……「李蘭楓強撐著道,「雖然沒凌家家訓那麼變態,但也好,好不……了多,少。」他一把抓住凌蘭的手,「關係到我未來,不要,隨便……讓人,讓人……回大本營,找,找……蒔……」

還未說完,李蘭楓再也支持不住,整個人昏厥了過去。

凌蘭眉頭皺的更緊了,很明顯,李蘭楓的傷根本不容許他回到大本營再治療。

「老大,我們這裡好了。」那邊趙駿已經搭好臨時帳篷。

「老大?」醫療兵一臉的不確定,這到底要不要治療呢?

「準備好清理藥物與繃帶。」凌蘭當機立斷,未來的事情未來說,現在,必須先救李蘭楓。

「是老大。「醫療兵連忙跑去準備藥物與繃帶。

凌蘭將李蘭楓抱起,一個閃身,便來到了趙駿搭建起來的臨時治療室。

凌蘭小心將李蘭楓放在擔架上,沒多久,醫療兵便將需要的藥物繃帶都帶了過來,擺放在一邊。

他剛剛拿起剪刀,想要剪開衣服,就聽到凌蘭說道:」我來,你出去吧。「

」啊?「醫療兵愕然。

」嗯?「凌蘭一眼掃了過去,明明不帶一絲冷意,但醫療兵還是覺得自己好像被凍到了一般。

」哦。哦。好,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等醫療兵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已經跑到了外面。

他輕輕拍了拍胸口,軍團長這氣勢,恐怕也只有團長他們能扛得住了,真是一眼就能讓你嚇到跪啊。

」雖然不知道你家訓是什麼,但讓你這麼忌憚,應該也不簡單。或許我來,就算有什麼問題,解決起來也容易一些。「凌蘭輕嘆一聲,然後拿起剪刀,開始剪開已經被沾染住的內衣。

等等……我的凌蘭啊,你這是忘記你是大閨女了嗎?怎麼可以看男人的赤身肉體?儘管是血肉模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