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38:戰到最後(我回來了!)

1438:戰到最後(我回來了!)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12-02 09:00  字數:2579

1438:戰到最後

洛浪勉強擊退圍攻他的數架機甲,此時他的機甲破壞率已經達到60%以上,機甲各項戰鬥性能已經下降許多,若非邪魅人格的融合補充,讓他的精神力一直保持著超凡的反應力,加上前期將眼前敵人的膽子打掉了一些,心生懼怕,不敢放肆攻擊,恐怕此時,危矣。

洛浪猛地搖了一下頭,剛才他竟然感覺眼前一花,有種暈眩的感覺。

「已經到了極限了嗎……」洛浪輕輕吁了一口氣,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難道他要失約了嗎?

「別泄氣,我們能行的。」永遠鄙視嘲諷他的邪魅人格,破天荒地說出了一句鼓勵的話。

「原來你也怕死。」洛浪開懷大笑起來,總算找到機會鄙視這個不會說人話的壞蛋了。

雖然洛浪平常很傻白甜,但要氣死人的時候,戰鬥力也不弱。

邪魅人格沒有說話,似乎默認,又似乎是不屑這個腦電路永遠不在正常線路上的傻白人士。

「放心,不到最後一刻,我是不會讓你們死的。」洛浪突然收斂笑容,認真地補上了這一句。

他這話不是玩笑,不是調侃,是真心實意的,在洛浪心中,極致冷靜人格,邪魅人格,以及其他各種人格,從來不是他人格的繁衍品,而是將他們當成真正存在的人對待,他對每個人格,都像對待手足一般。

邪魅人格猛地震動了一下,看向洛浪的眼神變得更為深幽。他突然明白極致冷靜為何那麼尊重喜歡主人格了。

「也許,這一次,又是你對了。」邪魅心中暗道。

「好,那我們就一起戰鬥到最後。」邪魅人格淡淡地道,此時的他,神態言語竟然有幾分相似極致冷靜。

這樣的邪魅讓洛浪更感覺舒服,他笑道:「好,就戰鬥到最後。」

他猛地一拉操控桿,同時精神力在邪魅的支持下,再次暴漲開來。

破爛不堪的機甲,再次如炮彈一般,砸向正小心翼翼靠近他的那些機甲……

看到敵人再次衝殺過來,圍攻洛浪的機甲師們咬牙拔劍而上,戰鬥再次拉開。

一架一架機甲倒下,而洛浪機甲上的傷痕再次填上了數道。

「警報,警報,機甲破損達到最大極限,機甲預計十秒之後,失去戰鬥力。警報,警報……」洛浪的機甲光腦突然發出刺耳的警報聲,這表示洛浪的機甲再也不能戰鬥了。

「果然到了最後。」洛浪用力地擊出最後一擊,就算到了最後一刻,他也要在戰鬥中倒下。

「你表現的很好了。」耳邊傳來一個熟悉又不熟悉的聲音,好似極致冷靜,又好似不是。

「可還是失約了。」洛浪遺憾地閉上眼睛,光腦的倒數正好到了零,機甲嘭的一聲,直接爆裂開來。

就見洛浪的機甲整個散落開來,夾在其中的,是洛浪快速飛掠而去的操控艙。

常新源當年設計這款機甲的時候,就考慮過當機甲徹底失去戰鬥力之後,如何提高機甲師的生存機率。

他利用了機甲自爆時產生的巨大破壞力,龐大的能量和熱量,擾亂敵人機甲視線以及各種雷達搜索能力,讓操控艙短時間內快速逃脫視線範圍。更奢侈的是,這些機甲艙還裝有價值連城的變色龍系統,在逃脫之後,第一時間搜集資料,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

「太好了,快找出操控艙。」敵人看到洛浪的機甲終於散架,興奮地大喊起來。

洛浪殺了他們那麼多夥伴,他們怎麼可能輕易放過洛浪,就算死了,也要扒出他的屍體鞭打成肉泥方能泄他們的心頭大恨。

可還未等他們有所行動,就見一架機甲從天而降。

「嘭」機甲重重地砸在地上,巨大的震動,讓一些操控力稍差的機甲有些站立不穩。

凌蘭緩緩站起,看到地面上散成一片,顏色樣式極為熟悉的機甲零件,眼神頓時冷了冷,她猛地一握手中的操控桿。

看到這突然出現的機甲,舉起了它手中充滿血色的冷兵器,周圍所有機甲師竟然不受控制地控制機甲往後退了一退。

「別怕,他已經到了極限。」感覺到己方的士氣被對方所奪,這隊機甲的隊長用力嚎了一嗓子,為同伴打氣的同時,也提升自己的勇氣。

不過他的話並不是亂說,凌蘭機甲外殼此時傷痕纍纍,是戰鬥中留下的痕迹,就連那把滿是血色煞氣的蒼穹,認真看,也已經坑坑窪窪,劍刃早已沒了銳利之感。

但,就算如此,那站的筆直的機身,那冷冷注視他們的機甲雙目,明明與他們的機甲一樣,都是機械物品,卻給他們一種錯覺,似乎在看一群螻蟻一般,充滿了蔑視。

這種感覺真的讓人憋屈,終於,這股憋屈從胸口噴涌而出,化為一聲怒吼:「殺!」

所有機甲不約而同地撲了上去,胸口的憋屈,沉重的壓力,以及深藏內心的那份恐懼與弱懦,讓他們只能用這種方式來拯救,一旦退縮,他們這一輩子,都會失去成為強者的希望。

凌蘭淡漠地看著他們,她猛地一頓足,機甲猛地彈起,一道烏光破空閃現。

」啊!「

」啊!「

」呃!「

……

待機甲光影停歇,凌蘭手中蒼穹一個迴旋,站立收劍。

」砰砰砰……「

周圍的機甲幾乎同時倒下。

」凌蘭,又變強了。「學習空間中,三號看到此時的凌蘭,帶著一絲欣慰。

」可她已經到了極限。「站在三號旁邊的九號憂心忡忡地道,雙目難掩一絲心疼。

五號悄然出現在九號的身邊,似安慰又似在說一個事實,「這是她選擇的路,無論結果是什麼,她必須承受。」

「我知道。」九號出奇地沒有懟五號。

「你知道,那為什麼……「五號笑容中帶著一絲詫異。

「知道歸知道,我想心疼,不行嗎?」九號狠狠地瞪了五號一眼。

「呃……」九號突然爆發,讓五號有些懵,那萬年不變讓所有導師都有些討厭的笑臉都差點維持不住。

九號冷哼一聲,下一秒就消失在原地。

五號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剛才那話他只是想安慰九號,怎麼就得罪她了呢?

「女人么,有時候是不講道理的。」三號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輕輕拍了拍五號的肩膀,沒等五號回應,身影一閃便離開了。

五號拍了拍三號拍他的位置,帶著一些嫌棄,他微微一笑:「不就是擔心么,一個兩個掩飾什麼?」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還在戰鬥中的凌蘭,下一秒也消失了原地。

當局者迷的他,同樣沒發現自己失去了平時的淡定,當年那個從不關心別人死活的人,已經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