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35:不需要。

1435:不需要。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9-23 12:54  字數:2379

1435:不需要。

「呃……」隊長第一時間看向自己的下方,看到一把烏黑,卻閃著金屬光芒的巨劍,直接將他攔腰刺斷,鮮血正慢慢暈淌開來。

「唰。」烏光一閃,巨劍瞬間消失在他的面前,似乎剛才那一幕只是他的幻影,可惜那被刺斷的腰身卻告訴他這不是幻覺。

「啊~!」隊長痛苦地吶喊起來,那架機甲,真的不是幻影,真的是人在操控嗎?

「在無序,你們是最強的機甲師,除非神級師士過來,否則你們是無敵的。」他想起他們妖主對他們說的那句話。

「騙人的,妖主,你騙我……」隊長悲憤地咽下最後一口氣,他至死都無法瞑目。

凌蘭再次抽出蒼穹,機甲手掌那邊傳來的微微鈍感,讓她眉頭微微一皺。這表示蒼穹的磨損率已經破壞它原有的鋒利程度……

「給我殺!」剛剛趕到的又一批隊長機,見到自己的同伴被一架機甲無情殺戮,整個人都爆炸了,憤怒至極。

戰場上無關對錯,他們都是同進退的戰友,夥伴,多次的腥風血雨,彼此扶持才能活下來。彼此的感情,刻骨銘心,看到同伴被殺,這其中的悲憤,不亞於是自己最親的人被殺。凌蘭他們如此,他們亦是如此。

「殺!」凌蘭毫不猶豫地迎了上去,她操控的力量開始加強,來彌補蒼穹鋒利度逐漸的流失。

「唰!」又一個對手死在她的手中,凌蘭不知道這是死在她手裡第幾個隊長機了。可能對方在平日里,是個愛護家人,樂於助人的好人,但在這裡,都是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這種戰爭,真令人厭惡。」明明沒有國難家仇,只不過是上位者的一場遊戲,卻讓無數人獻出生命,凌蘭第一次對無序產生了厭惡感:「我討厭它,很討厭。」

凌蘭憤怒地吶喊聲中,蒼穹再次無情地刺穿了一架機甲的操控艙,

「那你必須成為下棋者,而不是一枚棋子。」突然耳邊傳來一號導師的聲音。

凌蘭雙目變得銳利無比:「從踏入無序開始,我就沒想成為一枚棋子,乾主,乾主……」

這兩聲乾主,前一聲輕聲細語,帶著一點惋惜,後一聲卻咬牙厲聲,帶著無法隱藏的憤怒。

「你下定決心就好。」一號的聲音依然是冷淡的。

在凌蘭看不到的地方,一號導師專屬的空間,他原本沒有一點表情的冰冷臉上,卻罕見地看到一絲心疼,一絲迷茫,最後化為一聲嘆息。

「這不是你想要的嗎?為什麼還要惋惜?」突然,空中出現一雙玉手,硬生生地扒開這空間,婀娜多姿地從裡面走了出來,一臉鄙夷地道。

一號看了她一眼,慢慢地閉上雙眼,不再理睬。

「你這幅表情,真讓人討厭。」四號臉上露出一絲憤怒,走過去一把摟住一號導師的頭頸。

「嘭!」

四號導師被彈了出來。

一號導師慢慢道:「四號,別越界了。」

「越什麼界?我就是喜歡你怎麼樣?沒進入這裡前,我就喜歡了,進入這裡,我還是喜歡,我追求自己喜歡的人,我錯什麼錯?」四號站穩身體,冷笑道。

「別忘記我們的職責,四號。」一號依然冰冷,四號所說的話,根本動搖不了他分毫。

「職責?四殿下?現在都半死不活了,想搞事情都沒那個能力?至於凌蘭?你都不給我上場機會,我還要履行什麼職責?」四號說到這裡,真是一肚子怨氣,哪個導師像她這樣憋屈的?好不容易有個女學生,讓她有機會一展身手吧,可偏偏長到二十多歲了,她竟然連上場的機會都沒有?她有時候都認為凌蘭其實是個男人,而不是什麼女孩子。

而造成這種慘痛後果的,罪魁禍首,無疑就是眼前這個冰冷,沒半點溫度,像個死人一樣的一號。看著就讓人生氣,讓人討厭……不起來,喜歡的要命。好吧,四號知道,她這輩子算是折在一號手裡了,這麼差的男人,偏偏她就喜歡上了,她一定是個M。

「現在的凌蘭,不需要你那些東西。」一號對此十分堅持。

「凌蘭她是個女孩子,你不能將她當成男人培養。」四號衝過去,一把揪住一號的領口,滿臉憤怒地道。

「無論凌蘭是男是女,她註定要成王,而成王,最不需要那些表現軟弱的東西。」一號淡淡地道。

「我這些哪裡軟弱了?我可以讓她充分體現女人的魅力,讓那些男人臣服。」四號根本不接受一號的說辭。

一號握住四號揪住自己領口的口,慢慢地放在她的胸口:「只有不夠強的人才需要這些旁門左道,凌蘭足夠強,她還會更強。四號,你其實很清楚這點,所以才沒有強制出現在凌蘭的面前,只是默默等待你的時機。」

「我只是旁門左道嗎?」四號眼角帶淚,悲切地問道,「我就這麼不入流嗎?」

「適合的便是最好的,只是凌蘭現在還不需要。」一號抬頭看向外面,凌蘭正在浴血奮戰,這是屬於她的戰鬥,他們這些導師,就算有心幫忙,也幫不了,「你明白的,凌蘭現在要的是實力,自身的實力,旗下的實力,而這些,都沒有你發揮的餘地。」

「我果然是個多餘的人。」四號自嘲地笑道,眼角一滴淚水悄然墜落。

「每個人,都有他的價值,只是時候未到。」一號握住四號的手輕輕一堆,便將她推出自己的身前,「待凌蘭走入另一個階段,她會需要你的。」

說罷,一號導師再次閉上雙眼,四號還想說什麼,卻發現自己已經被驅逐出一號導師的空間。

四號頓了頓足,下一秒便回到自己的空間。

「哼,不讓我碰,難道就不能讓你主動碰我了?」四號一掃在一號面前的悲切柔弱,整個人笑的像狐狸吃到肉一般得意。

「還有,小凌蘭啊,千萬要給師傅們爭氣點,我還等著出場呢,可別輸了。」四號收斂笑意,隱隱帶著一絲擔憂。

雖然未曾與凌蘭有過面見交流,可一直看著凌蘭成長的她,與她來說,熟悉的猶如自己的孩子一般,她對凌蘭的感情,並不比其他導師少一分一毫。再說還有一號導師的加成,一號喜歡的,疼愛的,她必然也是喜歡疼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