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27:爭鋒相對。

1427:爭鋒相對。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8-22 06:43  字數:2514

1427:爭鋒相對。

凌蘭沒有出言反駁,但也沒有接受乾主這個說法,只是微笑地看著乾主。

乾主對此也不在意,他伸手接過兌主遞過來的茶水,茗了一口,然後輕輕放在旁邊的茶几上,再淡漠地看著凌蘭。

整個空間頓時冷凝起來,洛浪的站姿瞬間改變,原本收斂的蕭殺之氣再次閃現。

凌蘭似乎毫無所覺,依然坐的安穩,就連笑容也不曾有過一絲改變。

李蘭楓與凌蘭好似差不多,但乾主怎會漏過他低垂的右手,那輕撰的拳頭。

果然,還是這位新艮主最值得注意。

乾主幾眼,就判斷出來,眼前這三個年輕人的強弱了。

這新艮主明顯是最強的一個,一直笑的那個第二。而年紀應該最小,也最單純的那個最弱。

不過,乾主最喜歡那個最弱,卻最單純的小子。最不喜歡那個一直笑不停,可偏藏不住心思,喜歡算計的人。

至於那位新艮主……乾主心中微微嘆了一口氣,要是可以,真不想讓他成為敵人。

對於這個有些掌控不住的人,乾主還是有些介意的。

終於,乾主主動開口了:「好吧,假設我們真如你所說的,開啟大戰,有私心,那麼開啟大戰,我們究竟能得到什麼好處?」

「戰爭之財。」凌蘭環視塔頂,笑道,「比如,機甲拾荒者聯盟。」

「不開啟,我們不是更沒損失?」乾主笑問,「大戰,總有消耗,消耗的不也是我們自己嗎?」

「要是只有十三主自己玩,當然是得不償失,但大戰,真的只有十三主玩嗎?」凌蘭上身突然前傾,雙目冷冷地盯著乾主,帶著一絲威迫之意。

乾主訝然,想不到一個帝王級領域級別的小子,竟然敢用這種威迫姿勢對待一個神域至尊,真不知道要笑對方的不自量力,還是要贊對方膽大包天?

「難道還有其他人嗎?我記得無序只有十三主,沒有十四主。」乾主否道。

「是啊,無序沒有十四主,只有十三主,但這十三主後面,卻有著他們不同的主人,不是嗎?」凌蘭微笑道。

乾主聞言,眼中冷光爆閃,直射凌蘭。

「嘭!」

李蘭楓洛浪只覺得雙耳巨震一聲,頭猛地一暈。

乾主與凌蘭依然端坐在一邊的沙發上,冷冷地對視著。唯一的區別是,凌蘭嘴角慢慢流下一縷血絲。

剛才,毫無疑問,兩人暗中再次鬥上了一招,神域至尊的攻擊,硬是讓一個帝王級的給硬抗下了。

乾主眼中快速閃過一抹詫異,他清楚,剛才那一招,他並未留手,原以為,肯定能重傷對方,卻想不到,對方實打實的抗了下來,而對方嘴角那一縷鮮血,乾主知道並不是受了什麼內傷,而是瞬間的血氣翻湧,沒能及時壓下而已,只要給對方几息的時間,就能恢復如初。

「不錯,看來,你不僅僅只是帝王級別了,恐怕半隻腳已經踏進神域了。」乾主第一次雙目中,露出了謹慎之色,同時也暗藏著一縷殺機。

當年,他還是這把年紀的時候,也只不過剛剛進入封號領域,帝王級更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存在,若非因緣巧合,恐怕他今生也只能止步帝王級。可這少年,到底是怎樣的天賦,竟然能輕而易舉地進入這個神鬼難測的世界?

「既然走上了這條路,哪個人不嚮往那個世界?」凌蘭淡淡道。

「你真的來自魂域?」乾主對原本認為的事實,產生了懷疑。

「那你呢?乾主大人。」凌蘭不回反問。

「我?」乾主哈哈大笑起來:「你說,這世界上誰能讓我聽命?」

「以乾主的實力,除非同等級的神域至尊,或者神級師士出現,否則的確難以讓你低頭。但,能讓人聽命的,不僅僅只有實力,還有感情。」凌蘭笑了笑,「乾主大人,恐怕難忘故國吧。」

「故國?」乾主突然冷笑起來,「你以為,我還有故國嗎?」

「為什麼沒有?」凌蘭視線投向了乾主的袖口處,「要是你真的忘了,你為何還有執意帶上那個圖騰手環?」

乾主挑眉,抬起右手,露出那帶著龍頭的手環,笑問:「難道不應該是巧合嗎?」

凌蘭點頭道:「嗯,巧合也是一種說法,不過,你若不是乾主的話,倒是可以一用。」

「這倒奇怪了,為什麼偏偏我就不能巧合呢?」乾主不解道。

凌蘭嘴角微微一翹:「神域至尊,自成結界,這個世界的巧合定律,是影響不了你的,除非是你有意為之。」

乾主眼神冷了冷:「看來,你對神域了解的很多啊。」

「沒辦法,家裡有三個神級級別的人物在,就算再不想了解,也避免不了。」凌蘭眼角的笑意更濃。

乾主眼神閃了閃,似乎在考慮什麼。

「你不是魂域的人。」乾主這話說的很緩慢,卻無比的確定。

「是也不是。」凌蘭回答的有些含糊。

乾主聽明白了:「你在魂域中有一個身份,但真實身份卻是其他……也不是冒險界的人,三王實力我試過,不可能是他們。你對外公布為藍霄,但並非是五光十色中的藍色系,既然這些都不是,那麼,你究竟來自何方?進入無序所為何事?」

「雖然身份是假,但想要一個落腳的地盤卻絲毫不假。」凌蘭淡然回道。

「看來,你在中心世界是混不下去了。」乾主是似笑非笑,帶著一絲嘲諷道。

「你們不也是,大家彼此彼此。」凌蘭不落下風,爭鋒相對。

乾主目光淡漠地掃向凌蘭:「你這娃娃,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難道真不要命了?」

「不挑釁,也未必能活,既然如此,何不率性一點,最起碼活著不用憋屈。」凌蘭回答的同樣淡漠。

乾主盯住凌蘭的目光越來越冷冽,正當所有人都認為乾主會出手的時候,乾主突然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哈……」

「有意思,有意思,果然不愧為凌霄之子,神域至尊木水清的徒孫。」乾主突然叫破了凌蘭的身份。

果然,瞞不過這隻老狐狸。

凌蘭在見到乾主的一瞬間,就有個奇妙的感覺,那就是,乾主應該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接下去的連番試探,讓凌蘭越發肯定了這個直覺。

「那我應該怎麼稱呼你,聯邦派遣潛入無序的第一戰線負責人?」凌蘭沒有被揭穿身份而慌神,反而冷靜地將她的推測說了出來。

PS:我們一起熬到9月1日吧,我無比懷念孩子上學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