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25:極為合理。

1425:極為合理。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8-12 22:45  字數:2657

1425:極為合理。

「兌主,別逼我聯手聖主他們。」凌蘭冰冷著一張俏臉,「你們很清楚,誰才是你們最忌憚的敵人。」

兌主冷笑:「那就先解決了你,就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話音一落,兌主手中巨斧再次揮出。

凌蘭雙目冷光一閃:「冰封世界。」

一瞬間,整個塔頂,便變成了一片冰雪世界。

「嘭!」巨斧狠狠砍中地面,濺起無數冰屑。

凌蘭在施展冰封世界領域技能之後,便徹底消失,兌主掃了一圈周圍,他知道,凌蘭必然已經化身冰元素,藏身於這片冰雪世界之中。要破,只能先破掉這個冰雪領域,將對方逼出來。

「開天闢地。」兌主果斷扔出手中的巨斧,巨斧脫離兌主的手掌,便無限龐大起來,瞬間沾滿整個塔頂空間,似乎要將這個空間撐破一般。

隨即,狠狠地砍落下來,試圖劈開這片冰雪領域。

「轟!」的一聲。

明明這力量很可怕,可整座樓,卻絲毫不受影響,更別提崩塌之類的事情。

顯然,凌蘭與兌主之間的戰鬥,看似兇狠,其實是極為克制的。

這一斧,並非撼動到凌蘭的冰雪領域。整個塔頂,依然被冰雪覆蓋。

兌主見狀微微皺眉,心念流轉中便明白,這是什麼原因了。

冰雪領域著重在防,巧妙與塔頂融合起來,對方釋放的領域法則,並非如他這般克制,估計沒用百分百,也用上八成了。不像他,為防止這裡被損壞,只敢使出一半的法則。此消彼長,他又如何能攻破對方這道防禦呢。

很明顯,困難在他這裡,除非他毫無顧忌,無所謂這棟中心大樓。但可能嗎?先不說下面有無數人,單單裡面的設備,也容不得他這般做。

說到底,還是資源太虐,在中心地帶,只要有錢,再搞一套那樣的設備並不難。可無序地帶卻不,被各國封禁的它,要想再來這麼一套,所花的代價,實在太高,就算這些十三主,看了那數字,都忍不住一陣牙酸。

正當兌主猶豫的時候,耳邊聽到了凌蘭的聲音。

「防禦,冰系不敢說最強,那也是名列前三甲的,雖然你的開天斧擁有超強的破壞力,但想要破我的領域,你現在無法做到,除非你捨得這裡。」

「我也早就說過,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落腳點,無意牽扯到你們當中的勢力爭端。但若你們只想著獲益,卻不想履行承諾,我們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是敵是友,並不在我,而在於你們。」凌蘭冷然道,「我再問一遍,我的人在哪?」

「這個問題,不如你來問我。」突然一個聲音在凌蘭耳邊響起。

凌蘭臉色一變,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擊中了她。

「嘭!」凌蘭從某處冰雪處突然飛了出來,即將砸落地面的時候,一個扭身,便雙腳落地。可那一擊的力量太過強大,無法控制的凌蘭連退數步,才堪堪穩住了身體。

只是一擊,就將她從自己的領域中驅逐出來,毫無疑問,這新出現的人物,絕對是神域級別。

凌蘭咽下即將噴出的鮮血,雙目冷然地看向某處:「想必來人是乾主吧。」

坤主她見過,而這人給他的感覺,比坤主更強,那唯有是那個傳說已經進入神域,十三主最強的乾主了。

「你果然是個聰明人。」隨著這一聲,凌蘭落眼之處,憑空出現一個身穿灰色長袍的人,年約四十幾許,周身氣息一派文雅祥和,好似無半點武力。

凌蘭淡淡道:「果然不愧為無序最強的主,神域至尊,中心地帶也不過是二人之數,想不到在無序這裡,竟然還有一個。」

「那又如何?」乾主微微嘆息,「無序還不是被中心地帶的當權者牢牢地封鎖在這裡,無序的子民,依然過著最悲慘的生活?」

「看來是我誤會了,我以為,這是你們決定的結果。」凌蘭似笑非笑起來,「還是小看了眾位主的一片愛國憂民之心。」

乾主訝然:「哦?小友的說法倒是有些有趣,不如跟我說說。」

說罷,他伸出右手微微揮了揮,就見原本陷入冰雪世界的塔頂,頓時冰雪消融,眨眼便恢復了原樣。

「來,坐下聊聊。」乾主隨意選了一個沙發坐了下來,然後向凌蘭招了招手。

儘管面對的是一位神域至尊,但凌蘭從小被一號教導,13歲那年又師從木水清,在兩位最強者時不時的氣勢壓迫下,心理身體都有了極強的抗力,怎會心生畏懼。聽到乾主招呼,便施施然地走過去,選擇在乾主的對面,穩穩地坐了下來。

凌蘭這不亢不卑的態度,讓乾主眼中閃過一抹讚賞。

雖然同為十三主,但艮主是誰,他並不在乎。所以,凌蘭殺了原艮主,這點並不會讓乾主討厭。事實上,他也挺願意看到更強的人來代替。

當然,前提是,不能壞了他的計劃。

「乾主大人。」兌主已經來到乾主的身邊,低聲道。

「這裡就交給我了,似乎還有兩個客人,你去請他們一起進來吧。」乾主笑著掃了一眼外面李蘭楓洛浪的躲藏點,這般跟兌主說道。

兌主剛才與凌蘭對決,並未注意到外面,此時在乾主的提醒下,哪裡會察覺不到那裡的不妥,聞言,連忙應道:「是,乾主大人。」下一秒,他便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自己的人被發現了,凌蘭卻並非露出驚慌之色,依然一臉冷靜地看著乾主。

「不錯,心態極穩,未來可期。」乾主注意到了,免不了開口贊道。

凌蘭平靜如舊,並不因為乾主的讚揚認可而動容,似乎眼前的乾主只是一位普通人說的一句普通話。

見到自己連續出了兩招,沒能動搖對方心神,乾主眼中頓時閃過一抹異彩。

「我對你剛才的話很有興趣,你是現在說,還是等你的人到了再說?」乾主開口轉回剛才讓他有興趣坐下談的話題。

凌蘭伸出右手,優雅地扯了扯自己左手的袖口邊緣,淡淡地道:「既然兌主邀請他們來了,就不如等他們一起好了。」

乾主聞言頓時笑了起來:「哈哈,你不擔心你那兩個朋友?」

「有什麼好擔心的?」凌蘭挑眉反問。

「你們三人,你實力最強,勉強與兌主一戰,而你那兩個朋友,就算聯手,也不是兌主的對手……」乾主看向入口處,「來了,生死,就不是他們能做主的了。」

「那又如何?」凌蘭嘴角微微一翹。

乾主愣了愣,轉眼便笑了起來:「你這小娃娃,心未免也太狠了些吧。」

以他的實力,一眼就看穿了凌蘭的真實年齡,以他的年齡,這一聲小娃娃,叫的極為合理。

ps:前些日子身心俱疲,再次病倒了,總算是調整過來,爭取每日一更吧。發現,我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低,真是愧對大家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