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24:我怎麼知道?

1424:我怎麼知道?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8-09 00:48  字數:2425

1424:我怎麼知道?

機甲拾荒者聯盟,傳說有七個組織者。不過,下面的人,從沒有完整地看見過這七個大人物。

不過,聯盟中心,最高的塔頂,永遠會有一位組織者坐鎮。

中心一樓大廳,裡面的布置設備,讓凌蘭差點以為自己回到了中心地帶,回到了聯邦。

先進的光腦,井然有序地排列兩側,供所有拾荒者成員查閱自己想要的信息,一側整面牆壁,正翻轉著各種機甲材料收購信息,讓拾荒者自由選擇自己可以承接的任務。這種模式,與中心地帶的冒險傭兵工會相差無幾。

「有點意思了。」凌蘭微微挑眉,下一秒已經從人群中悄然消失。

而周圍的人,似乎根本沒有感覺,他們的身邊,剛剛曾有過一個人。

塔頂,空曠的很,除了一套讓人一見就想躺靠的精美沙發外,就再無其他。

四周都是落地玻璃,坐在沙發上,也能將外面的一切盡收眼底。

此時一個成熟俊朗的中年人,正坐在那裡,手中握著一杯紅酒,正慢慢愜意地品著。

突然他的手頓了頓,輕嘆一聲,慢慢放下酒杯,眉宇間有些遺憾,像是惋惜自己一個平靜的下午,就這麼沒了。

「既然來了,就出來吧。」中年人開口說道。

話音剛落,一個人影憑空在他身後浮現,正是凌蘭。

中年人似有所覺,微微回頭,看到凌蘭的模樣,臉上露出一絲愕然。

「沒想到,你這麼年輕。」中年人說道。

到他這個實力,完全能看出凌蘭的那張臉呈現的年齡,是真實有效的。就算眼睛有誤,對方身上散發出來清新的氣息,足夠證明對方旺盛的生命力與青春活力。

「我也沒想到,你會這麼老。」凌蘭淡淡地道,也不管這句話是不是戳傷了人家的命門。

果然,中年人臉上露出薄怒,一股暗勁直接向凌蘭震去。

只是這暗勁剛剛靠近凌蘭一米時,便悄然無聲地風化而去,似乎中年人根本沒有攻擊過一般。

中年人臉色微微一凝:「難怪,你這麼大膽,一個人敢來這裡。」

「能在十三主眼皮底下,建立起這麼大的一個組織,我的確挺好奇的。」凌蘭猶如到了自己的家,漫步到沙發那邊,坐到了中年人對面的那個位置。

中年人笑了起來:「我們只是一些苦哈哈想賺點錢養家糊口的人,底層人士,十三主豈會在乎?」

「要是在外面,的確可以不在乎,但在加墨大,你們可是動了十三主的根本利益……」凌蘭似笑非笑,「你們撿走的東西,可是十三主攢起來的家底。」

中年人笑容不變,但雙目卻微微一眯,一股殺氣悄然閃現。

「你是誰?」中年人笑容終於收了起來,冷冷地道。

「你又是誰?」凌蘭挑眉反問。

中年人冷冷地盯著凌蘭,沒有回答,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撕拉!」突然一把利刃憑空出現,狠狠地劈向凌蘭。

可就在即將擊中的時候,利刃突然飛灰湮滅,而凌蘭依然穩穩地坐在那裡,淡淡地看著他。

「你到底是誰?」第一次,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

「那麼,我該如何稱呼你?是叫你兌主,還是拾荒者聯盟主人?」凌蘭這一句,真是語出驚人。也讓那中年人再也忍耐不住,真正出手了。

就見那中男人突然消失,隨即出現的卻是一把開天大斧,似乎要將這片空間撕破一般,狠狠地向凌蘭劈下。

「嘭~」一聲悶響,就見巨斧直接砍中一道堅固的冰盾。

它攔在了凌蘭的面前,讓巨斧再也無法前進一步。

兩方領域法則對撞,能量震蕩開來,眼看就要摧毀四周的玻璃,突然震蕩的法則能量再次無聲無息地消散在空氣之中,塔頂一切如舊。

巨斧感覺自己無法再進一步,突然回撤,下一秒,原本消失的那個中年人,再次出現,這個時候,他就站在了巨斧的下方。

只見他伸手往上一握,巨斧便自動回到他的手心。

「冰系,我知道你是誰了。」中年人對自己終於識破對方身份,而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現任艮主藍霄。」

「既然大家都知道彼此的身份,那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的人在哪裡。」凌蘭淡淡地問道。

「我怎麼知道。」兌主笑眯眯地道,「你的對手是離主與妖主,並不是我。」

「所謂的對戰遊戲……我看起來就那麼好騙?」凌蘭淡淡道,「拾荒者聯盟,幾位主真的很會謀算啊。」

兌主笑道:「加墨大的原住民比較可憐,既然戰爭是我們開啟的,我們就有責任來解決這個問題。」

「或許,我應該和聖主他們聊一下。」凌蘭似笑非笑地看了兌主一眼,「想必,他們有興趣知道拾荒者聯盟。」

兌主大笑道:「可以啊,不過小心,被滅口了哦,我們有些人啊,脾氣可沒我這麼好。」

言下之意,這聯盟,其實就是十三主搞出來的玩意。

「剛好,我的人在聖主那裡辦事,那我就聽兌主的建議,通知我的人跟聖主說一下這件事……」凌蘭拿出一個通訊器,想按下什麼的時候,兌主再次動了。

「嘭!」凌蘭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中出現了一把冰劍,將兌主突襲而來的巨斧給擋了下來。

「事實上,兌主並不想讓聖主知道。」凌蘭似笑非笑地看著兌主,略帶諷刺的道。

「你,到底想幹什麼。」兌主陰霾地盯著凌蘭,狠狠地道。

凌蘭表情突然一冷,一個字一個字地道:「我的人,在哪?」

「哈哈,誰知道,可能中了埋伏,也可能……都死光了。」兌主嘴角含著諷刺的笑容,「你真以為,我們會讓一個不知道底細的人,成為無序一主?你真TM做夢。」

「唰!」一道冷光閃現,兌主只感覺手上一股大力襲來,整個人無法控制地被震退。

兌主是何等人物,一個千斤墜,便讓自己穩穩落地。

「噹!」還未站穩,兌主便臉色微變,倉促舉起巨斧,以斧為盾,將凌蘭緊接的一擊給擋了下來。

PS:夫人最近一段時間,情緒有些糟糕,正竭力控制中……每日都在創造新紀錄,連續四天吃不下飯,怎麼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