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410:真相?

1410:真相?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7-19 10:36  字數:2392

1410:真相?

李蒔瑜臉上露出驚喜之色:「哥,你怎麼來了?」

「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李蘭楓挑眉道。

「你那麼忙,要是沒事,你就不會來找我了。」李蒔瑜太了解他哥了。

李蘭楓有些尷尬地撓撓眉心,有個了解他的弟弟,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好事,想要掩飾都不行。

「韓續雅說你最近情緒有些不對,有些擔心,便說於老大聽,老大就讓我找你談談。」既然被識破,李蘭楓也就不再隱瞞,直接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聽到這話,李蒔瑜極為哀怨地看了李蘭楓一眼,他這幾天的愁緒,不就是因為眼前這個人嗎?現在這個人還一臉無辜地過來詢問李蒔瑜頓時有胸口憋著一口老血,想噴卻噴不出來的憋屈感。

李蘭楓是何等敏感的人,李蒔瑜的這一眼,瞬間讓他領悟到了:「我的原因?」

回答李蘭楓的是李蒔瑜那算你還識相的眼神。

「我最近,身體情況很好,也沒惹什麼事情。」李蘭楓馬上擺出事實與態度,表示自己沒啥事惹自家弟弟不開心。

「沒惹什麼事?」李蒔瑜這句話是從牙後槽里擠出來的。

李蘭楓表情很是無辜,大有你肯定弄錯的意思,配合那張絕世無雙清麗絕俗的臉,讓李蒔瑜有那麼一瞬間,真以為是不是自己搞錯了,誤會了他哥?

咦?什麼時候他哥面具摘下了?李蒔瑜馬上看到了拿在李蘭楓右手上的那半截面具

靠啊,他哥還能再無恥些嗎?竟然企圖用美色來逃避他的追問?

李蒔瑜可能是這張臉也看多了,總算有了些抵抗能力,雖然有被迷惑了,但還是勉強振作了起來:「哥,你別想敷衍我。」

李蘭楓見這次沒辦法逃避了,只能無奈道:「好吧,你到底要說什麼?既然要給我定罪,也得給我個理由吧。」

李蒔瑜斟酌了一下,然後才小心翼翼地問道:「那個,洛潮說前兩日,看到你留宿老大的寢宮,這是怎麼回事?」

李蘭楓聞言便笑了起來,輕描淡寫地道:「這有什麼?與老大不過商討事情太晚,便索性留在那裡睡了一晚。」

「老大寢宮客房挺多的,這個同宿一床老大以前從未有過。」李蒔瑜不好意思直接說。

「以前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李蘭楓似笑非笑道,「怎麼?你覺得有什麼不對嗎?」

「老大,老大,知道你的樣子哥,你這樣做,會不會讓人誤會?」李蒔瑜憋紅了臉,最終還是說出了他的擔心。

「誤會什麼?」李蘭楓微微一挑眉,原本淡淡的笑意慢慢消失,神情竟然變得冰冷。

這表情變化讓李蒔瑜感覺他的哥哥一下子離他很遠很遠,有種即將失去的錯覺,讓李蒔瑜一陣心驚膽戰,連忙搖頭道:「沒有沒有,我只是怕你會被流言所傷。」

「流言?我怎麼沒聽到?究竟是什麼流言?」李蘭楓淡淡地問道。

「其實沒什麼,可能也是我誤會。」李蒔瑜不敢看李蘭楓的雙眼,這個時候,他感覺自己一定是誤會了他哥,洛潮可能是領會錯了老大的意思。

「那到底是什麼誤會?」李蘭楓繼續問道,「你不說,我便不知道怎麼回答,有些事,你我之間不需要隱瞞,開誠布公,更好。誤會最怕就是你不說我也不說,讓誤會越累積越多,最終變成一個破壞力極強的大問題。你我都是聰明人,知道怎麼解決,更好。」

李蘭楓的話讓李蒔瑜的愧疚少了一些,覺得他哥說的極對,雖然他相信自家哥哥,但他也必須用事實去說服洛潮,他也不想洛潮繼續誤會下去,不斷地受傷。

「洛潮以為你與老大是那種關係。」李蒔瑜終於說了出來。

李蘭楓捏著面具的手指微微一緊,他眼神陰暗難明,口中卻緩緩地問道:「你,信與不信?」

李蒔瑜連忙搖頭道:「我,不信。」

「為何?」李蘭楓嘆道。

「因為,哥你不是一個這樣的人,就算是老大,也不會是」李蒔瑜有些激動地道,也許之前有過動搖,他更想彌補表現自己對李蘭楓的信任。

「啪!」李蒔瑜只覺得額頭輕疼,李蘭楓伸手一個彈指,嘴裡輕笑道,「果然是我愚蠢的弟弟啊」

李蒔瑜愕然扶額,不知道李蘭楓為何要說這句話。

「你總會主動摒除那些不好的東西,留下你認為美好的東西,但現實,就是那麼殘酷。」李蘭楓淡淡地道,「那個充滿算計,市儈的李家何其有幸,竟然出現你這樣一個單純的人」

李蒔瑜迷茫的雙眼,隨著李蘭楓的話一點點反應過來,他最後睜大了雙眼,裡面全是震驚與打擊。

洛潮說的都是真的!他腦海中,充數的都是這一句。

「受打擊了?」李蘭楓冷冷一笑,「內心潔身自好,自強不息的哥哥竟然會是那種角色?」

「哥,你在說什麼?你現在清醒著嗎?」李蒔瑜此時已經清醒過來,頓時激動地喊道。

「你在激動什麼?」李蘭楓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笑意,一個箭步逼視李蒔瑜,「其實,你內心心疼的只是你的洛潮妹妹,竟然還未嫁於老大,就有了我這個第三者?哦,其實是第四者,畢竟還有個韓續雅。」

「你,你說什麼?」李蘭楓的話,讓李蒔瑜頓時結巴起來,不知所措。

「難道不是嗎?只要洛潮在場,你的視線會不由自主地去尋找她的位置,對方有事的時候,你哪次不盡心儘力?」李蘭楓說到這裡,輕輕一笑,「更甚至,你因為洛潮,對老大有了不滿,雖然你儘力隱瞞,但是,我愚蠢的弟弟啊,我實在太了解你了,只要一個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

「沒有,我沒有。」李蒔瑜激動地否決道,他絕對不會對洛潮妹妹起這種齷齪的心思。

「情之所鍾,卻不自知真是可悲可嘆。」李蘭楓冷笑搖頭。

「不是的,我對洛潮妹妹只是兄妹之情,兄妹之情。」李蒔瑜用力重複著,似乎要說服李蘭楓,也像是在說服自己。

「是嗎?既然如此,我就無須對洛潮有所顧慮了。」李蘭楓淡淡道。

ps:明天會有雙更,終於能將兩個娃送到她們奶奶家去玩兩天,我喜極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