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98:逆天的外掛!

1398:逆天的外掛!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29 18:24  字數:2168

1398:逆天的外掛!

終於在大部分都進入之後,最前面的那個隊長,咬牙喊道:「殺!」

就見所有隊員,向早就瞄準的對象,狠狠地刺了過去。

為了不讓對方及時發現,這次伏殺,被禁止用熱武器,全部以冷兵器來解決。

一場殺戮就此拉開序幕,所有人清楚,一旦開啟這場伏殺戰,不站到最後一刻,將不會停止。

「團長有令,用完女媧藥劑的,馬上撤出第一線。」隨著戰爭的深入,白熱化,趙駿機甲團的機甲師們在戰鬥中不可避免地遭受重傷,救命用的女媧藥劑開始消耗,為了避免死亡,趙駿又下達了一條命令。

雖然趙駿機甲團的人數要少於他們伏殺的機甲部隊,但因為埋伏起來,攻其不備,一開始,便被他們得手,隨後,又因為戰鬥力超強,又有女媧藥劑給予機甲師的第二條生命,多番條件之下,將人數的劣勢徹底彌補,局勢開始向趙駿這方傾斜。

也許被趙駿這批機甲師的兇悍,以及殺不死給驚到了,對方人數減少的越多,鬥志便越少,在沒有指揮官下達撤退命令前,一部分機甲師心理防線先一步崩潰,竟然自發逃亡。

一個機甲開始逃亡,原本就已經搖搖欲墜的其他機甲師,再也扛不住了,紛紛跟著撤退,最終,全線崩潰敗退。

趙駿帶領機甲師追殺了一陣,待發現對方逃出了叢林區,進入平原地帶,便果斷收兵,再次隱入叢林區。

雖然趙駿此戰贏得了勝利,但藥劑消耗的極其嚴重,同時,不可避免出現了犧牲人數,儘管很少,只有三位,可依然讓戰友們傷心不已。

女媧藥劑雖然能在生命垂危之際救得一命,但若運氣不好,直接被人命中要害,當場陣亡,就算有再多的女媧藥劑,也是救不回來。犧牲的三位,就是這種情況。

不過,這群機甲師都是戰火中成長出來的,看慣了生死,很快就從悲痛中恢復過來,開始打掃戰場,為自己補給所需武器,以及搜索倖存的俘虜。

按照無序地帶的規則,這些俘虜,若沒有被後續援軍救出,一旦混戰結束,便會成為勝利方的奴隸。

趙駿以及手下團員們,都很清楚,老大現在那是什麼都缺,像這種有能力的奴隸,絕對是多多益善的。

當然,為保證安全,這些俘虜被趙駿的人趕出他們的機甲,被圈在了某個被臨時安置的點,有專門的機甲戰隊負責看管。

「團長,接下去我們怎麼行動。」嘗到勝利果實的各大隊長,摩拳擦掌地準備再干一場。

趙駿沉思了一下,說道:「先控制這片叢林,讓敵人有進無出。」

「啊?不打了啊。」隊長們有些泄氣。

「我仔細想過了,老大讓我們2000人進加墨大,不是讓我們衝鋒陷陣的。」趙駿說道,「這些是艮主震主旗下機甲團的任務」

「那我們做什麼?作壁上觀?」一位隊長不解地道。

「不,打落水狗。」趙駿微笑道。

「原來如此。」能成為隊長的都不是什麼笨蛋,馬上領會了過來。

「待他們拼的兩敗俱傷的時候,便是我們出手的時候了。」趙駿眼中露出一抹激動,幸虧他領悟的及時,否則,真的要以死謝天下了。

「老大,趙駿那邊的消息終於來了。」一直等待戰鬥結果的韓續雅,在收到趙駿發來的消息後,頓時激動地跳了起來。

一向淡定的李蘭楓,竟然也忍不住站起身來,喊道:「快說。」

「我們大獲全勝了,戰績:徹底擊毀敵方機甲約四千二百架,俘虜人數4577人,逃離約2800架機甲。我方犧牲三人。」韓續雅念叨最後激動的聲音稍微低落了一些,但很快就恢復過來,畢竟戰績與犧牲對比,真的可以忽略不計了。

原本擔憂的洛潮,隨著韓續雅念出的戰果,也忍不住燦爛地笑了起來。

「看來,趙駿沒有選擇直接對抗,而是用了戰術的。」李蘭楓笑道,以他的智慧,馬上就推斷出,能有這般好戰績,絕對不是靠蠻幹得到的。

唯一保持淡定的,只有凌蘭,她聽到這個戰果,什麼變化都沒有,只是冷靜地道:「問,趙駿,接下去如何行動?」

韓續雅馬上將凌蘭的詢問傳達給了趙駿,不到一秒,趙駿那邊的答案就過來了:「靜觀其變,做漁翁之利。」

聽到趙駿的回答,凌蘭嘴角微微一翹,看來,趙駿已經明白,如何成為一個優秀的團長了。

「很好,李蘭楓。」凌蘭冷冽的視線投注在了李蘭楓身上,這是上位者的目光,李蘭楓直接一個立正:「是。」

「你立即帶領兩支醫療戰隊,增援趙駿。」凌蘭很清楚,此時趙駿那裡,最缺的就是各種醫療藥劑,特別是女媧藥劑。能將犧牲人數控制的這麼少,第一功臣必然就是那女媧藥劑了。若沒那女媧藥劑,趙駿機甲團想要吃掉一支萬級的機甲部隊,犧牲人數最起碼要一半的數字。

戰爭很殘酷,特別是想啃下一個人數遠超自己數倍的硬骨頭,付出的代價必然也是昂貴慘烈的。讓凌蘭暗自慶幸的是,當初她慧眼識珠果斷拿下了李蒔瑜,讓她與凌天軍擁有了一個最逆天的外掛——多了好多的命。這個外掛,凌蘭認為比小四不差到哪裡去,甚至更有用。真正是女媧藥劑在手,天下我有。

「是。」李蘭楓話音剛落,便消失在了原地。

醫療站隊他們早就準備好了,一切就等凌蘭的命令了。

洛潮與韓續雅也離開了會議室,開始忙碌她們的事情,只留下凌蘭一人的時候,凌蘭才微微攤開自己的手掌心,那裡,已經有些濕漉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