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91:養蠱?

1391:養蠱?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22 00:51  字數:3444

1391:養蠱?

1391:養蠱?

「解釋?」洛浪挑眉,整個人突然笑開了,讓人眼前一亮,有種整個世界都變得燦爛起來的錯覺。

突然,洛浪右手突然暴起,一道白光閃現。

紫袍老人眼明身快,一步便暴退數米。

一片紫色的衣角緩緩從空中飄落,最終落在了地面上。它原來屬於紫袍老人袖袍的一部分,但此時,已經被整整齊齊地切了下來。

此時的洛浪,右手已經握著一把出鞘的劍,正是這把劍,將紫袍老人袖袍的一角給劈了下來。

紫袍老人看著地面那片衣角,緩緩抬頭,眼中一片冷凝:「四大天王……」

他是震主麾下十二執法中的一個,來這裡之前,震主曾關照過,要小心注意艮主旗下新出來的四大天王。

原來的十二護法大家彼此熟悉,也知道對方的底線是什麼,一般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可這新四大天王,他們都沒有見過,雖然也曾聽手下提起過他們長相特色,可在腦海中的形象依然很模糊,更別提知道他們的脾性底線了。震主關照他們,也是怕他們一個疏忽,而與這四人有摩擦,畢竟這場大戰,他們兩方合作,出現矛盾,總歸是不利的。

他們一開始也十分謹慎,可他們再謹慎,也不知道艮主的四大天王里,有人竟然長的如嬌俏少女一般的純在,還好死不死地讓他那不成器的孫子看上了,一個疏忽,便惹出這種麻煩。

為什麼紫袍老人這麼確定,到他們這種境界,這要一招,就能感受到對方大致的實力,紫袍老人很清楚,眼前這個美麗的有些過分的人,實力並不比他弱多少。而能達到這種程度,且容貌陌生的,又結合四天王的外號,俏天王這三個字便清晰地跳了出來。

「這個解釋如何?」洛浪笑著問道。

紫袍老人眼角抽了抽,俏天王的笑讓他心驚肉跳的很,明明笑的很純,可給他的感覺卻是——危險。

「不好意思,是我們冒犯了。」紫袍老人選擇退讓,因為震主的吩咐,也因為眼前這個俏天王讓他沒有把握。

「如此,甚好。」洛浪右手微微一震,就見那把利劍如薄霧一般消散,瞬間不見了影。

紫袍老人雙目冷芒一閃,壓下被洛浪激起的怒火,轉身離開。

不要緊,報仇的時間有的是,他不急。

洛浪看著紫袍老人離開,這才淡淡地轉回遠處,這時候,他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正是趙駿。

「你得罪了他。」趙駿點出這個事實。

「那又如何?」洛浪冷冷瞥了他一眼。

「真不可愛,以前,你可沒這麼暴脾氣。」趙駿聳了聳肩。

「以前?我有機會表現嗎?」洛浪冷哼一聲道,「都讓謝宜都處理了……」

說到這個名字,洛浪就覺得心臟在抽痛。是啊,那個時候,他只要專心修鍊,身邊的瑣事,都由那個人一手包辦了。在軍校被老大救回那次之後,他似乎真沒有因為他的容貌有過什麼麻煩事?有,他還沒出手前,謝宜就幫他解決了。

那個時候,他覺得謝宜夠哥們,知道他最討厭什麼,便幫他先一步解決了,現在想起來……這真的只有兄弟情嗎?

洛浪覺得自己有些混亂,自從謝宜最後時刻那一聲我喜歡你,讓他的世界直接顛覆,現在再回想當初他們的相處,原本以前的理所當然,現在都覺得,好像似乎多了一些什麼。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洛浪搖頭將那些混亂直接拍飛,「待謝宜回來,總能弄個明白出來。」

自從他帶著嘉蘭號回無序,老大便暗示,謝宜或許還沒死的可能。這讓洛浪欣喜若狂,雖然後面凌蘭也說過,一切都無法確定。但對老大百分百信任的洛浪,十分確定,謝宜肯定活著,他一定會回來的。

「你說得倒也是……」趙駿想起那個相伴洛浪左右,與謝宜關係最好的謝宜,瞭然的點頭。

只是他想不到,當初晴日通道,戰況會這麼悲慘,謝宜竟然生死不知。幸虧老大說過,謝宜應該沒事,否則,他都想回聯邦,闖一次軍部,讓他們給個說法了。

趙駿還想扯幾句,突然感覺到前方傳來一陣能量波動。

與洛浪對視了一眼,幾乎同時,兩人在原地消失。與他們一樣的,還有另一邊的唐寧宇穆朝然兩人。

下一秒,四人幾乎同時來到了戰場最前線,呈現扇形站在了紀明等幾位護法的身後。

而對面,也已經出現了十二個人,他們六個一邊,各自有著統一的服裝,可在顏色選擇上,卻是兩個極端。一邊是一身黑的道服,一邊卻是能耀花眼的顏色絢麗的七彩服。

知道他們四人對無序不怎麼熟悉,紀明低聲給他們解釋,黑色服裝的那一撥,是離主的十二御中的六御。而顏色能亮瞎大家眼的是妖主的十二魅中的六魅。

六魅?四人聽了差點沒維持住自己的臉部表情,你想想,六個大老爺們,穿著花枝招展的衣服,還自稱魅……實在有些寒磣人。

「那這次,對方就派出這十二人?」還是唐寧宇情緒控制的最好,第一個詢問紀明戰場情況。

「誰知道。」紀明搖頭,「可能只是明面上的,後面還有壓陣的,也可能真的只有這十二人。」

「其實問題不在這裡,你們看看那十二人的身後。」紀明指了指更遠的地方。

就見那裡站著不少人,儘管距離級遠,可在視覺上,還是那麼清晰,似乎離他們並不遠。

「那是機甲。」趙駿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