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65:死間計劃!

1365:死間計劃!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275

1365:死間計劃!

「這麼說,你留在華夏聯邦,前途不可限量。為何最終你會選擇來這裡?」凌蘭挑眉問道。

「人心不足蛇吞象,當我知道與我有矛盾的那位權勢後代,比我爬的更快更高,在我軍銜中校的時候,他憑著家中的權勢,已經是一團之長,大校軍銜。」紀明嘲諷一笑,「是不是很好笑,我以前驕傲的東西,在權勢面前,什麼都不是……特別是在對方以軍銜高低相壓時,我的信仰動搖了。」

「以你的理智,不可能做出叛國,或者罪大惡極的事情。只要不是很過分,你所在的派系不會輕易放棄你。」凌蘭推測道,「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你想立軍功,還是大軍功,讓自己快速飛升,可以與對方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或者更高,然後將當初他對你的折辱,全部還給對方。」

紀明聞言,雙目眯了眯,斂去那一抹震驚,他想不到只是與這位艮主大人見了四五次面,對方就將他的脾性摸的七七八八,這讓他心中有些膽寒,眼前這人,不僅實力超強,連智商,心機手段都屬於逆天的存在,這種可怕的人,誰還能剋制?

「我猜錯了?」感覺到紀明的沉默,凌蘭挑眉相問,可眼中全是自信。

這一聲,讓紀明驚醒過來,連忙回道:「艮主大人,推測的一點沒錯。」

他接著苦笑一聲:「當初年輕氣盛,自視奇高,總以為只要自己敢想,就能收穫成功……正好,我派系要爭一些利益,需要拿得出手的成績,便制定了一個針對無序地帶的侵入計劃名為死間。」

「死間?」凌蘭眉頭一皺,這個名字透著血煞之氣,可不是什麼好事。

「是啊,死間。選擇忠誠聯邦一批軍人,放棄自己原來的身份,化身為罪大惡極的罪人,進入無序地帶。以各自的方法,進入各大陣營,挑起各種戰爭,消耗無序地帶的戰力。一旦發現,就算死也不得暴露真實身份。」紀明神情冷然地道。當年那一腔熱誠,在無序地帶度過自己最好年華的三十年,又因為環境問題,身體迅速衰敗,看到了生命的盡頭,早已經消耗殆盡,紀明能冷靜看淡,已屬不易。

「看起來,你們失敗了。」凌蘭說道。

「我不知道,在無序地帶還有沒有其他死間存在,我們從不認識,也不會聯絡,自己就是一條線,從線頭到線尾,我也不知道,在彼此征戰廝殺的時候,會不會染上同樣是死間的同胞鮮血……」紀明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這雙手,找已經沾滿罪惡,就算僥倖成功,他也回不去當初那個單純的他了。

「十三主……可不是你們能對付的。」凌蘭心中嘆息,成不了十三主,又何來成功?死間計劃註定是失敗的計劃,唯一可惜的是,這一次計劃,折損了多少聯邦優秀的人才。

凌蘭相信,那些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死間們,他們的實力絕對不會弱於紀明多少,否則就爬不上各大勢力的高位,完成不了當初制定的計劃。但是就她見到的那些主,各個都是老奸巨猾的人物,提拔一個人,肯定祖宗八代都要摸個透,紀明成功瞞過了,其他人會有紀明這種幸運嗎?

更何況,紀明原本就是個善於偽裝的人,還聰明地選擇偽裝一個讓人討厭,不怎麼討喜,不怎麼受重視,但也不會讓人輕易懷疑的人物。紀明無疑是十分聰明的,他把握了一個極好的點,將自己隱藏在眾位護法之間,不出挑也不落後,讓人不喜可也不會讓人提防。

「我做到護法,才清楚這一點。若非艮主大人您的出現,我甚至覺得我這一生就這麼過了,在華夏聯邦所經歷的一切,只是我臆想出來的……」紀明表情痛苦,早知今日,他絕對不會爭那一口氣。

「嗯,你的回答我很滿意。」凌蘭抱著小白站了起來,「命是你自己的,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能不能活著走進醫部。」

說完這一句,凌蘭便在大殿之中消失了。

紀明看到空蕩蕩的大殿,苦澀一笑,當年拚命隱藏的秘密,最終為了活命,他還是說出來了。這種行為,是背叛,照理,他應該羞愧,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內心竟然輕鬆起來,就好像一直壓在他心中的包袱,在他剛才的陳述中,徹底拋卻。

又靜坐了數秒,紀明這才猛地吸一口氣,忍著全身叫囂的劇痛,硬是爬了起來。

艮主大人說過,要想活命,必須靠自己爭取。紀明已經感覺自己的傷勢在惡化,三倍帝王級法則力量的爆發,就算只有那麼一下,就足夠要他們的命,慶幸的是,艮主大人及時擋住了最強悍的那一波,加上自己及時開啟防護,救下了自己一條殘命。但也僅限如此,唯有希望醫部的療傷藥劑給力一些,止住這惡化的趨勢,那麼他才有活命的可能。

紀明痛苦地挪動第一步,慢慢地向醫部移動,第一次他這麼痛恨醫部離大殿太遠,若他能活下來,他一定要將醫部挪到大殿的旁邊!

而此時,遠在華夏聯邦的徹宇星,在那裡休整恢復元氣的凌天獨立軍,卻迎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齊隆綳著一張臉,假裝沒看到這兩個拿著了軍令的龍翔「貴客」坐在了他辦公室的軟皮沙發上。

「齊少將,我們也算是老相識了,不要擺出這幅面孔好不?」穆朝然一臉笑意,對齊隆的臭臉,沒半點尷尬的意思。

「哈哈,穆大校,我們只不過場面上見了幾次而已,這老相識的說話可真算不上。」齊隆擠出一抹假笑,心中十分不待見這兩人。

這兩人每次來都不是什麼好事,以前還有老大坐鎮,有麻煩也不怕,但現在……按照韓繼軍的說話,能離他們多遠就多遠,免得牽扯到他們。

「不要這麼無情吧,想當初,我們也跟你家老大同甘共苦過,算得上兄弟了。」穆朝然套近乎起來。

他也沒辦法啊,誰讓凌蘭的行蹤很是詭秘,最後更是讓他們失去了方向,沒辦法,只好找凌蘭的小弟要線索了。

:雙更結束,休息睡覺,么么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