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64:說服我!

1364:說服我!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249

1364說服我!

處理了那三個人,凌蘭淡漠的視線投注到了重傷的紀明那裡。

「你很聰明,可又很愚蠢。」凌蘭走到紀明的身邊,居高臨下地道。

紀明忍住劇痛,開始掙扎著抬頭,滿臉都是冤枉,痛苦地擠出一句話:「艮主大人,前艮主並不信任我,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有這個東西。」

凌蘭嘴角微微一翹,似笑非笑地道:「我看起來很好騙?」

「於尚飛所謂的酒後失言……我早知道是故意的,而且還是你的安排。」凌蘭伸出右手,一把三棱冰刺就在她手中凝結出來,「你覺得我幹掉了艮主,又讓十三主認了我這個新艮主,就以為你的機會來了真是異想天開。」

凌蘭的話,讓紀明原本蒼白的臉變得更為灰敗,他想不到他的小心思,凌蘭早就知曉,卻不知道為何沒有及時出手,反而放任任他謀劃。

凌蘭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正好,我也需要一些雞來儆一儆地盤上那些活蹦亂跳的猴子,既然你能主動找來,也就省了我一些功夫。」

紀明這才知道,對方只是借著他的手,好震懾七彩宮的上上下下。

「現在,你,於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作用。」凌蘭輕輕地提起三棱冰刺,對準紀明的額頭慢慢刺去。

這一刺,來的極慢極慢,紀明眼睜睜地看著冰刺離他雙目越來越近,他想避,可身體卻被封印了一般,無法動彈。

不,他不能死!紀明驚恐地喊道:「不要殺我,我也是華夏聯邦的。」

冰刺懸停下來,正巧抵在了紀明的額頭上,紀明完全感受到來自冰刺上的寒氣,從眉心直接滲透進來,幾乎將他的思維都冰封住了一般。

「哦?」凌蘭挑眉。

這一聲似乎來的很遠,又似乎很近。紀明無法判斷,他只知道他的意識因冰刺上的寒意變得有些遲鈍,但懸停未刺的冰刺也讓他明白,他還活著。

「艮主大人想必也是來自華夏聯邦吧,不見黃河心不死……就算不是,也與華夏聯邦有很大的淵源。艮主大人,看在同出一源的份上,請饒我這一次。」紀明激動地道。

凌蘭皺了皺眉,微微想了想,她握冰刺的手突然一松,冰刺直接掉落。

紀明絕望地閉眼,卻沒有感覺到痛楚,待睜開眼,便看到那把冰刺在他眼前慢慢分解,最終化為粒子消散在空氣之中。

沒了生命的威脅,紀明心頭一松,整個人癱倒下來,這才驚覺,在如此冰寒的地方,他的內襯竟然被自己的冷汗浸濕。

「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來說服我留下你的命……」還未等紀明緩過神來,耳邊就傳來凌蘭冰冷的聲音。

紀明趕緊收斂心神,掙扎著坐起,他明白,自己能不能活下來,就在這三分鐘之內,找到一個能讓凌蘭接受的理由。

紀明想了想,便道:「艮主大人,我是華夏聯邦的人,因為天賦不錯,從小就被重點培養,從童軍一路風光到了軍校。」紀明說到這裡,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可誰料到,在軍校,我不小心得罪了一位超有權勢的後代,不僅前程盡毀,還被對方陷害,最終成為罪人,被放逐到了無序地帶。」

凌蘭坐在冰椅上,淡淡地掃了他一眼:「你還有兩分鐘,可以想一個更好的理由。」

言下之意,這個故事,她不相信。

紀明悲憤喊道:「艮主大人,我說的都是真話,若非如此,我又如何會來這裡?」

「這就是你要給我的答案。」凌蘭靠著扶手,右手半扶著頭,似笑非笑地看著紀明,那眼中的瞭然,讓紀明臉上悲憤情緒瞬間凝結,幾秒過後,才慢慢暈開,直至消失。

「那艮主大人,你要聽什麼?我好適當地編一個。」紀明突然變得不亢不卑,與以前表現的膽小怕死喜歡躲在別人身後暗暗算計人的形象截然不同。

「這才是你的本來面目。」凌蘭說道,「一個敢謀劃艮主寶座的人,怎麼可能會是膽小怕死的?過猶不及。」

「多謝指教。」紀明跪坐下來,儘管身受重傷,卻依然忍著劇痛,將自己的腰板挺得直直的,風度極佳,一掃以前低頭哈腰吹捧拍馬的猥瑣形象。

「你要是想死,我很樂意成全你,若你還不想死,就應該明白,要付出些什麼?」凌蘭左手摸了摸又跳到她膝蓋上求撫摸的小白,一臉的不在意,「想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我並不是慈善家。」

紀明握了握自己的雙拳,雙目閃過一抹掙扎。可已經走到這一步,讓他放棄選擇赴死,他也不願意。

「我來自華夏聯邦。」終於,紀明做出了選擇,他抬起頭,炯炯有神地盯著凌蘭,「這是真話。」

「嗯。」凌蘭敷衍地應了聲,沒有抬頭,依然認真地摸著小白的軟毛,這摸毛是要上癮的,小白的軟毛真是越摸越舒服……嚶嚶嚶,她真想埋首蹭一蹭那一身軟毛。不行,她一定要保持高冷的形象,蹭毛什麼鬼,將這種可怕的念頭直接抹掉。

「前面的話也不假,的確一路風光地進入軍校,再一路風光地進入軍隊……」紀明眼神複雜,若再次讓他選擇,他還會選擇當年選擇的路嗎?恐怕不會了。

「這才對。」凌蘭淡淡地道,「你進入領域的時間,應該沒過35歲,在華夏聯邦,這個年紀,算得上是天之驕子,就算你在軍校得罪了某派系的權勢後代,以你的資質,也會有其他派系願意出手護你。」

紀明眼神閃了閃,原本還有的最後一點猶豫直接消失,他點頭道:「是的,雖然與其他派系權勢後代有了點小糾紛,但有其他派系的高層出手護我,進入軍隊之後,發展很是順利,成了某王牌機甲團的一名王牌師士,領域強者,以及一隊隊長。」

紀明說到這裡,眼神是驕傲的,這是他自己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成績,是實打實靠自己能力坐上的軍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