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59:何事?

1359:何事?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386

1359:何事?

「欲速而不達,過於逼迫自己,反而會壞事。」一號導師提醒道。

「我知道,我現在的每個決定,不只對自己負責,我不會魯莽。」凌蘭回頭,眼神銳利卻清明,並未因關心則亂而失了分寸。

一號導師垂下眼帘,斂去眼中那抹讚許與滿意,只是說道:「去吧。」

凌蘭果斷踏步上前,眨眼就離開了學習空間。

「凌蘭,欲戴皇冠,必承其重,這是你選擇的路,無論如何也要堅定地走下去。」一號導師幽幽地說了這句話,下一秒便劃破空間,回到了自己的區域,再次靜坐修鍊起來。

凌蘭回到意識海,意識海依然乾枯一片,滿目瘡痍。

「不能這麼下去,必須想辦法讓精神力恢復起來。」凌蘭深吸一口氣,靜坐下來,就算知道運用精神力修鍊會給她帶來巨大的疼痛,此時,她也要堅持下去。

果然,一運轉精神力,凌蘭的頭就像被無形的榔頭敲擊,抽痛無比,那來自腦域伸出的抽痛,讓她真想直接將自己砸暈。

但,這是不可能的。凌蘭咬緊牙關,頂著這種非人的疼痛,硬是凝結出來一縷細到不能再細的精神力。

這多虧凌蘭兩輩子自虐才得到的超強悍忍耐力,換一個人,絕壁直接被痛暈,失敗告終。

凌蘭指揮這幾乎就要斷裂消散的精神力,用神控門修鍊精神力的方法慢慢溫養修鍊。一遍又一遍,每運轉一遍,凌蘭的痛苦便加深一重,銀牙用力到似乎要將牙齒咬斷一般,或許因為咬的太用力,牙齦崩裂,口中瞬間都是血腥味。

這些都凌蘭都已經顧不上了,她拚命讓自己的意識保持清醒,不要輸給那衝擊靈魂的疼痛。就這樣,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凌蘭的堅持終於有了成功,意識海乾枯的海岸開始冒出精神泉水,慢慢地滋潤這片乾枯的地面,隨著泉水越來越多,凌蘭原本因劇痛而露出痛苦猙獰表情的臉也慢慢恢復平靜。

最大的難關度過了!

凌蘭慢慢張開眼,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若不是父親謝宜小四小花等著她來救,或許她就做不到對自己這般的狠。人果然都是逼出來的。

不過凌蘭記得一號導師的告誡,欲速則不達,精神力修鍊同樣如此,張弛有道,凌蘭決定暫時停止修鍊,回七彩宮看看,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看到凌蘭張開雙眼,一直守著的小白頓時嘰嘰嘰歡喜地叫了起來。

雖然它知道自家主人是修鍊去了,但前幾天給它的陰影還是在的,害怕主人又是幾天沒反應。

凌蘭笑著抱住小白,也不嫌棄小白毛毛的髒亂,用臉狠狠地蹭了兩把。

然後沼澤地面被重新打開,凌蘭緩緩冒了出來。

沼澤還是那個全是「蘆葦」的沼澤,看起來,的確沒發生什麼大事。凌蘭懸在半空,下一秒便消失了聲音。

回到七彩宮,就見守在寢宮中的侍從,看到她之後,一臉狂喜:「艮主大人,紀護法於護法有要事稟報。」

「哦?」凌蘭挑眉,這兩人被她派出去主持艮主地盤的事情,兜一圈下來,沒有半月也要有十天,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嗯,讓他們到大殿等我。」凌蘭吩咐道。不管怎麼樣,先見了再說。

「是,艮主大人。」侍從恭敬地離開,去召見紀明於尚飛入殿。

凌蘭隨意梳洗了一下,便披上侍女新做送到的紅袍。

剛想去大殿,凌蘭想到了什麼,問也同樣將自己洗的白白嫩嫩的小白道:「小白,我進入沼澤修鍊多少天了?」

小白扳了扳自己的小觸手,嘰嘰嘰地回答道:「七天了,主人。」

原來不知不覺時間過去了七天,這樣看來,紀明於尚飛回來也不算太早。

凌蘭一個閃身,來到大殿,她紅袍微微一甩,從天而降坐到了她的冰椅上。

清冷俊美的臉龐配上鮮艷奪目的紅袍,就算是平常黑色短髮模樣的凌蘭,也美的驚心動魄,讓等候在大殿的紀明於尚飛心中大震。

這是他們第一次看清楚凌蘭的臉,但也只有這一眼的機會,下一秒,他們再看凌蘭,卻怎麼也看不清楚了。

但那一眼的絕代風華,卻記憶深刻,永生難忘。

兩人按下心中震驚,恭敬行禮道:「恭迎艮主大人。」

「何事?」凌蘭坐下,小白輕巧地跳到凌蘭的懷裡。只要是七彩宮的人都知道,新艮主有一隻很可愛的萌寵,很得艮主的喜愛。當然,七彩宮裡的人,都很喜歡,時不時對拿東西餵給小白,而小白也是來者不拒。凌蘭也不管它,就小白那張百無禁忌的鐵胃,有人想用食物害它也是白費心機。

新艮主向來言簡意賅,紀明於尚飛雖然與凌蘭只面見過三四次,卻也有些明白他們新主人的作風。

「我地盤下的積木、飛蛾蝗、天平原三大勢力負責人,想面見艮主大人。」紀明連忙回道。

「為何?」凌蘭挑眉。

紀明於尚飛對視了一眼,於尚飛一個箭步上前,低頭跪下道:「都是屬下的錯,在積木負責人招待的酒席上喝多了,不小心說了些艮主大人的事,請艮主責罰。」

凌蘭撫摸小白的手頓時停了下來,紀明於尚飛兩人只覺得一道冷芒正在凌遲他們,紀明心中一個哆嗦,撲通一聲便跪了下來,而於尚飛更是雙手伏地,不敢抬起身來看凌蘭的雙目。

「說了什麼?」在兩人感覺承受不住來自凌蘭身上的威壓時,凌蘭終於發話了。

「我只說了,艮主大人比以前更厲害,僅此而已。」於尚飛額頭冷汗滴落到地面的大理石,很快就暈出了一灘。這還只是艮主大人一次輕描淡寫的氣勢壓迫,若艮主大人真的怒了,於尚飛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死。

「紀明,怎麼處罰你知道,不用我多說了吧。」凌蘭冷冽的目光淡淡地掃向紀明,紀明連忙點頭道:「是,艮主大人。」

「另外,三日後,讓他們這裡面見。」凌蘭說罷,整個人便消失了。

ps:晚上有事,今天就這樣了。明天要喝喜酒去,可能會斷更,先提醒一下。不過,只要不累,有時間,我還是會更新的,只是目前還不能確定。